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推开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纽扣曲奇 2004 2019.08.08 07:53

  今天先练到这里,你看天都快亮了。”顾舒华坐在石头上,把夜明珠收在怀里,闭目养神。

  太阳渐渐从地平线上显露,带来一丝曙光。

  沈云浅将手里的剑放在顾舒华旁边,捏了捏脖子后颈,感觉身体很疲惫,便随他一起坐在了石头上。

  “顾师兄,今天真的辛苦你了,你肯定很累了吧,赶了几天马车,又没好好休息。”沈云浅带着愧疚的神情看着顾舒华。

  顾舒华突然之间睁开眼,眼睛里确实充斥着红血丝,定定地看着她,“确实挺累的。”

  沈云浅被他这样一看,愧疚更深了,开口却没有话要说,眼神中带着一丝心疼。

  顾舒华见她眼眶有些泛红,一定是又在责怪自己了,他动了,倾身圈住沈云浅,把下巴放在她的肩膀上。

  “既然这么心疼我,要不要做点什么犒劳一下我?”他的语气有些慵懒,呼出的气息喷洒在沈云浅的耳后。

  沈云浅没想到他突然的靠近,动也不敢动,耳根子热热的,不用看,肯定红了。

  “做什么?”沈云浅愣愣地问道。

  顾舒华嘴角微微勾起,满目含情,可惜沈云浅没瞧见。

  “你这么问我,是不是太没诚意?不过既然要我说,那云浅师妹你亲我一下。”那语气有点漫不经心,可说出的话却让沈云浅脸红心跳。

  沈云浅用力推开顾舒华,“顾师兄,你自重。”她轻咬唇角,脸颊泛红,说到底沈云浅面子薄,也实在没经历过被调戏的场面。

  顾舒华稳了稳被推开的身子,好像早就预料到了似的,神色不变。

  “好了,逗逗你嘛,省的你总要感谢我的样子,难道我们这么生分吗?”他站起身,一手捡起一旁的长剑,一手拿起雪白大氅。

  沈云浅没有答话,她挪开一步,远离顾舒华。

  顾舒华本来还想好好宽慰一番,但见沈云浅眼里的防备,心倏地一下,微微刺痛。

  “怎么,难道你就怎么讨厌我吗?”顾舒华心里有些难受,忍不住想一吐为快。

  沈云浅见他神色有些受伤,其实她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回答。

  “哎,算了,我们回去吧。”他接受不了如此沉闷的气氛,也不想听到沈云浅万一讲出的是自己不想听到的,便率先开了口。

  沈云浅总算有了反应,她点了点头。

  顾舒华揽着沈云浅的腰,运起轻功,原路返回,直到回到客栈房间,两人没再说过一句话。

  沈云浅和顾舒华靠的很近,他的手还搭在她的腰间,她的呼吸放的很轻,因为在这个安静的房间里,一切都显得很突兀。

  她听见了叹气声,但她不敢抬头看,只是默默地盯着脚底,似乎要把整个地板盯出花来。

  顾舒华只能看见她的头顶,完全猜不透她的心思,是不是自己太急了?

  揽着腰的手放松了,渐渐离开了。

  “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他的声音轻哑,大概真是累了。

  “嗯。”

  顾舒华拉开房门,回身的时候看了一眼立在原地的沈云浅,然后走了出去。

  沈云浅听见开关门的声音,才敢抬眼看,没了他的身影,心里一直紧绷着的弦终于放松下来。她走了几步,坐在椅子上,为自己倒了一杯水。

  腰间揽过的地方,总觉得隐隐在发烫。

  “咦,顾师兄,你怎么从云浅房里出来?”沐小云本想找云浅下来吃早饭,没想到看见顾舒华从沈云浅房间走出来,神色有些抑郁。

  顾舒华像没听见沐小云的问话,径直从她身边走过,回了自己的房间。

  沐小云很疑惑,看了一眼沈云浅的房间,又看了一眼顾舒华的房间,“怎么回事?大早上的。”她心想。

  想想就无法自拔了。

  “沐师妹,你愣在这干嘛呢?不是叫你喊他们两人吃饭吗?”任天霖左等右等,不见任何人下来吃饭,便亲自上来寻了,这就看见沐小云站在楼梯口,一动不动。

  “嘘,别吵,我正在想事情呢。”沐小云纠结在刚刚那个问题里,一只手托着腮,一只手撑在楼梯扶手上。

  任天霖没有再叫她,他知道沐小云总有些稀奇古怪的想法,不管场合时间,突然冒出来,也劝不动她,只好自己去喊人吃饭了。

  他走近沈云浅的房间,敲了敲门:“师妹,醒了吗?该吃早饭了。”

  房间里传来声响:“任师兄,我现在不饿,就不吃了。”

  任天霖不疑有它,回了句“那你饿了,就自己下来吃饭”,转身朝顾舒华房里走去。

  他在门口敲了半天,没人回应,眉头皱了一下,去哪里了?

  走到楼梯口,见沐小云还站在那里,“走了,先吃饭。”

  一手拉着她的胳膊,将她往楼下带。

  沐小云甩着胳膊,挣脱不开,只好慢吞吞跟着下了楼。

  沈云浅拿起桌上的茶杯,放到嘴边,抿了一口水,思考着她与顾舒华两人之间的关系。

  自问讨厌吗?她心里其实有答案。每次顾舒华的接近,她不会觉得难受,反而相处的很舒服。

  自从来到这里,他对待她一个陌生女子,很认真,很温柔,处处周到体贴,她都记在心里。

  看着他受伤的神情,有彷徨有不忍,她的心很乱。

  “我在想什么啊!”她有些懊恼地拍了拍脑门。大会在即,危险无处不在,还有空想着情情爱爱?

  她站起身,朝床走去,好好睡个觉,想把这些都忘了。

  刚盖好被子,脑海里又出现他教自己练武的样子,耳畔仿佛听到了“亲我一下”这样的话

  “啊啊!”她一把拉过被子,把自己蒙在里面,真是疯了。

  另一边,顾舒华在房间里,只是没有回应任天霖的敲门声,心里有些烦,想着今晚确实自己有些冲动了,只怕是吓到她了。

  “来日方长,浅浅,我等了这么久,不在乎这一时半刻。”他躺在床上,眼底满是柔情,手心里握着那根玉簪,紧紧地,喃喃自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