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谜团渐深,危险而至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纽扣曲奇 2026 2019.09.17 14:29

  虽然没声音,但从小兰的唇形中,沈云浅还是能依稀辨认一些词汇。“小...心...小姐...不...真的...死了……”

  不能辨认出全部的话语,这些词前言不搭后语,完全弄不明白她的意思。

  “要不你再说一次?”沈云浅伸出一根食指在她眼前晃了晃。

  可是小兰完全听不进去,心情好像异常激动。

  沈云浅只好断断续续地听着,刚想再听,仔细整理一番时。

  “云浅,你在这里啊!”沈云浅本能地回头,也就没有发现小兰眼底出现的惊恐眼神。

  她的手被大力甩开,等她回过神来,小兰已经跑远了。

  洛依依快步走了过来,她刚刚只是远远看见了沈云浅,并不知道她在与谁交谈。

  “在这里做什么?”她问。

  她犹豫了一下,也不知道该不该和她说明情况。

  但转念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沈云浅笑了笑,随口说道:“看你种的花呀,种的这般好,你是如何做到的?我还想和你讨教讨教呢!”

  洛依依望了望四周的花,不自觉地皱了下眉头,等沈云浅在看时,已经恢复成了原本的表情。

  她伸出手摘下了一朵,递给沈云浅。“种花其实说简单也不简单,最重要的就是要用心。”

  花的鲜艳与少女手腕的白皙形成了鲜明的反差,有种别样的美丽。

  不过沈云浅的目光却落在她的手上,干净又娇嫩,似乎不像是种过花的手。

  “不过现在我没有其它心力来照料这些了,这片地方让花农帮忙照料了。”

  她的口气很淡,带着些许遗憾,却显得很不真实。

  沈云浅摆弄着手上的花,鲜艳美丽,宛如争奇斗艳的少女,不过在阳光的直射下,没了根的花朵总显得那么脆弱不堪。

  她不知道摘下它是不是对的,也不知道爱花之人会不会在意这些,但她知道自己不会那样做。

  罢了,最近沈云浅觉得自己很是多愁善感,一大堆事情放在一起,还不够自己忧心吗?

  “花还你,我还是喜欢就这样远远地看着。”

  今日之事还得尽快告诉顾师兄。

  “明日就要出发了,我有些准备工作要去问问顾师兄,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洛依依点了点头,“去吧,我也去准备准备。”

  两人一起离开了庭院,不过走向了不同的去处。

  在她们二人都离开花园时,一双脚从亭子边的大石旁露了出来。

  是小兰。

  仔细看的话,她的目光不似之前那般浑噩,她反复看着她们离去的方向。

  而她的手则是握成了一个拳,发狠地用劲。

  随后,她又茫然地看了看周围,眼神变回了原来涣散的模样。

  “唉,小兰,原来你在这儿,让我好找?”

  不远处赶过来与她相仿年龄的丫头,她嘴里还止不停地念叨,别乱跑,不然找不到之类的话。

  她也没期望小兰会搭话,所以只是拉着她的手往回走。

  小兰痴痴呆呆地跟着,一步一步都走的极其缓慢。

  突然间,她挣开了丫头牵着她的手,心情激动起来,在丫头眼里,可不就是又犯疯病了。

  于是正当她想柔柔安慰一番时,小兰一下子推开了她,奔跑起来。

  跑起来时,头发往各处飞,看上去更像个小疯子。

  丫头嘴里喊着“别跑啦~”,但一面还是奋力去追赶。

  可就是那么一会儿的功夫,小兰就消失在了她的眼前。

  “这可又去哪里了?”

  ***

  沈云浅刚走到他们门口,门从里面打开了,“刚想去找你。”顾舒华让开一步,让沈云浅方便进门。

  沈云浅进门后,转身看了看门外,然后将两扇门关上了。

  “我今天找了哑女小兰。”她看着面前的顾舒华和南庭筠说道。

  “怎么样?问出什么了?”南庭筠问道。

  “等等……”沈云浅刚想回答,被顾舒华制止了。

  他的眼神凌厉地看向了窗角,“什么人?”两指夹着桌上的茶杯,一用力,顷刻打在了那个地方。

  与此同时,南庭筠也快速地将房门打开,可惜的是,敌方动作太快,没能捕捉到一丝痕迹。

  重新关好门,沈云浅声音也放低了,将今日之事复述给他们听。

  两人听了都沉默不语。

  “是不是很杂乱?其实我自己也没弄明白。”沈云浅有些懊恼,都怪自己没能准确明白小兰的意思。

  “你们觉得她是真的疯了吗?”顾舒华提出这样的疑问。

  “照现在的情形,装疯也不一定。”南庭筠分析着这些话语。

  沈云浅也是觉得如此,“她若真疯,肯定不会听懂我的话,对了,我想起来上次我们留宿洛府的时候,她好像暗地里找过我。”

  “怎么没见你提过?”顾舒华沉吟道。

  “当时也没看清,以为是有人在恶作剧,所以没说。现在想想,还真是有这么一回事儿。”

  沈云浅越来越觉得此事不一般,只怪当初没太把它放在心上。

  南庭筠踱步在房间里走动,脚步一顿,回身朝他们说道:“刚刚有人想偷听我们说话,会不会是洛府中人?”

  “洛府戒备很松懈,不排除有外人闯入,但如果是一直关注着我们的人,大概就是想知道龙凤镯的事情。”

  顾舒华想了一下洛府里基本上只有几个人把守,想要进入这里易如反掌。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我们在明他们在暗,很不利。”沈云浅有些担心,之前的行踪会不会已经被他们掌握了。

  顾舒华眼神一暗,考虑了一下,才说道:“现在来说,还太早,龙凤镯没有到手,估计他们不会对我们下手。”

  “刚刚被我们一发现,我猜测这段时间他们应该不会再跟着我们。”

  沈云浅道理是懂得,但还是隐隐有些担忧。

  “我们现在没精力放在哑女这件事上,暂且不去管它,明天就要启程了,一切小心。”顾舒华坐直身体,对着两人叮嘱道。

  南庭筠在顾舒华另一侧坐下,略带犹豫地询问:“明天就要离开了,算了一下,苏梅她们也该从那赶过来了,要不要留个消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