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谈心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纽扣曲奇 2034 2019.08.23 09:32

  “顾师兄…”她一面喊着,一面寻找。一连好几个房间,都没有他的踪影,她心里有些失落。

  她走近最后一扇紧闭着的房门,推开的时候暗自祈祷,一定要在啊。房间里光线很暗,但沈云浅还是一眼看到了顾舒华,他定定地站在那破旧的窗前,不知道在看什么。

  她慢慢走近,喊了一声“顾师兄。”他没回答。

  以为他没有听见,她还是重新喊了一声。但他依旧没回答。

  他听到了,只是不想理,对于这样的认知,她心里还是很难受的。

  “顾师兄,你别这样,你谁都没告诉地走开了,任师兄很担心你。”我也很担心。她自顾自地说着,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有些生气。

  顾舒华还是没有说话,连头都没有回一下。无形的尴尬气氛在房间内蔓延开来。

  沈云浅觉得顾舒华不理她是因为她两次三番拂了他的好意,“我知道你还生着我的气,我也不是故意的。”她知道刚刚的事只是导火索。

  本想开口道歉的话,到了嘴边却变了。“你转过来,看着我?”说着说着,眼眶都有些泛红。

  她真的不太会去处理感情上面的事情,太费脑,简直比自己读书的时候还累,心累。

  等了大概三秒左右,顾舒华转过了身,他其实很心软,因为她的嗓音都变了。

  他慢慢靠近,直到两人靠的很近,才停下脚步,“你永远不必对我说抱歉,我从未怪过你什么。”温柔的嗓音一下下撞击着沈云浅的心房。

  顾舒华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面对面地看着她,她眼眶泛红的模样,让他很心疼。

  两个人都没有动作,只是静静地看着对方。

  “我不是不想理你,只是我想冷静一下,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再对你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你,千万别哭,好吗?”他的指尖触碰着她的脸颊,很轻,带着一丝颤抖。

  沈云浅闭了闭眼睛,本来想憋回去的泪水却在此刻一滴滴落了下来。

  他的话语,他的触碰,都在攻陷着自己心里高高筑起的围墙。

  她来自21世纪,一直在寻找回去的办法,突然出现的顾舒华,让她越来越在意,她尝试着远离,却始终徒劳无功,她不清楚到底对他是何心意?难道这就是喜欢吗?

  她带着哽咽的声音在空荡的房间里响起,“顾舒华,你是喜欢我吗?”

  只见他没有丝毫犹豫,“是,我是喜欢你。”

  虽然亲耳听见从他口中说出来的话,但她还是有些不确定。

  “为什么啊?”

  顾舒华嘴角稍微翘了一下,似乎是在笑她,“哪有为什么啊?”

  他的手掌轻轻拂去她留在脸上的泪痕,“再哭下去就成大花猫了,就不漂亮了。”

  沈云浅也抬手擦试着脸颊,很久都没哭过了,很畅快,又有些丢人。

  “你心情好多了吗?”沈云浅见他面带笑容得看着自己,不由地说道。

  “嗯,再不好,某人就要毁容了。”他的语气中充满了调侃,她也就放心下来了。

  “只是,别再拒绝我,至少给我一点希望。”他又开了口。

  沈云浅没谈过恋爱,也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男人都会像他一般体贴周到。

  她点点头,至少自己现在对他是有好感的,转念一想,自己也是年纪谈个恋爱了。

  “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里,谢谢你。”她说的非常诚恳,眼睛一动不动盯着他。

  “你的谢意,我收到了。”顾舒华把手放在自己的左胸膛上,是靠近心脏最近的部位,轻轻拍了两下。

  “你看,你送我的簪子,我没扔。”沈云浅摸了摸发顶上的玉簪,对他傻傻地笑了笑。

  顾舒华一早就注意到了,这个簪子真的很配她。“嗯,很美。”踌躇了一下,他略带歉意地开口说:“对不起,簪子的事是我骗了你。”

  “沈云浅眨了眨眼睛,“肯定是你故意留在那里的,对不对?”语气有些轻快,跟他想象中不同,他还以为她会生气。

  “嗯,我怕我直接送你,你会不要。”顾舒华解释了一番。

  “我很喜欢,谢……”本来还想道谢的沈云浅,又及时收了回来。

  他亲昵地刮了一下沈云浅的鼻子,他完全明白沈云浅的意思,“我也谢谢你。”谢谢你给我机会。

  “我可以抱你一下吗?”他的要求有些猝不及防,她呆愣在原地。

  不过只是一会儿,她张开了自己的手臂,抱一下又不会掉块肉,只会儿反倒是顾舒华有些吃惊了。

  顾舒华反应过来,才慢慢张开双臂,抱了上去,直至将她拥入怀里。

  两人抱在一起,片刻没有动,不是只有一下吗?

  “好了,我们快回去吧,他们该着急了。”沈云浅轻轻推开,用手胡乱地擦着自己的脸,想要消灭自己哭过的痕迹。

  顾舒华没有在意离了手的温度,甚至还有些高兴,这次的拥抱是一个突破。

  “别擦了,该红了。”顾舒华拿住她作乱的手,仔细端详了一下她的脸,“没事,现在看不出来。”

  两人一前一后走回了原来的地方。

  “云浅,你们终于回来了,我和任师兄担心死了。”他们已经收拾好了,旁边丢弃的衣料也早已变成了一团黑。

  南庭筠与苏梅各坐在椅子上聊天,看到两人归来,停下了对话,南庭筠看向那两人,虽未说话,但觉得他们之间的气氛变了,有点说不上来。

  他没深究,转又对大家说道,神色有些凝重。

  “今晚大家轮流守夜,这样的雨天比较容易出事。”

  任天霖和顾舒华都点了点头。

  沈云浅看见外面天气很是吓人,雨大风大,隐约还能听见几声雷响,她总觉得心里慌慌的。

  经过大家商议,决定顾舒华和沈云浅一组,任天霖和苏梅一组,南庭筠和沐小云一组,三组轮流守两个时辰。

  本来是沐小云和任天霖的,但沐小云非要和南庭筠一组,大家都扭不过她,南庭筠也没什么反对,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守夜的人坐在外间,其余人在里面休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