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疑心,询问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纽扣曲奇 2157 2019.09.16 10:21

  “云浅,云浅,你醒了吗?”一大早上,沈云浅被敲门声弄醒了,她穿了衣服才去开门。

  “事情紧急,打扰你休息了。”原来门口来的是洛依依。

  “怎么了?”沈云浅看她火急火燎的,便问她。

  “我之前派出去打探龙凤镯消息的人,给我传来消息了,说是有线索了。”

  沈云浅愣了愣,这么快就有消息了?

  “那他们知道了吗?”

  “还没来得及通知,我先来告诉你了。”

  沈云浅本来自己想去叫他们的,但她自己还没梳洗。

  “等一下,我需要点时间梳洗,刚刚太着急了,要不你去喊他们,我们一块去大厅商量?”

  洛依依看着她头发还披散着,显然刚刚是被她匆忙喊醒的,“好,不急。”

  洛依依来到顾舒华和南庭筠的房门前,发现门是敞开着的,她走近,敲了敲门,“可以进来吗?”

  “进。”顾舒华已经穿戴整齐,坐在了桌旁擦拭着剑身。

  他抬头,发现洛依依正在看着她,没说话,他眉头一簇,“有事?”

  洛依依反应过来,“我是来告诉你们有龙凤镯消息了,云浅说一起去大厅商量。”

  “知道了。”顾舒华又低下了头,继续认真擦拭。

  洛依依一时有些尴尬,她看了看对面的床铺,没人。

  “南大哥不在吗?”

  “出去练剑了,我会告诉他的,我们稍后就来。”顾舒华觉得有人在有些不舒服,语气中稍透着些许不耐烦。

  洛依依听到他的回应,也不好再呆着,只好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过了一会儿,南庭筠回来了。顾舒华与他说了此事,不过南庭筠也告诉了他一件事。

  刚刚他去练剑的时候,听见假山后的两个下人在嘀嘀咕咕地说着话,练武之人本来听力就好,南庭筠想不听都难。

  “我跟你说,昨天小姐竟然喝酒了,她以前从来不喝的。”

  “那有什么,可能昨天来了客人比较高兴吧。”

  “不是啊,我记得以前小姐一喝酒就会过敏的啊?”

  “过敏?”

  “就是全身泛红,会起小疹子,昨天一点事也没有。”

  “说来也怪,感觉上次小姐回来之后变得有点不一样了。”

  “诶,这是我们这些下人该说的吗?”

  “……”之后嘀嘀咕咕声消失了,南庭筠练了一会剑便也回了。

  顾舒华想了想,抿着唇没有说话。

  “小心为上。”

  他点了点头。

  沈云浅抓紧时间,梳洗了一番,赶去了大厅,没想到大厅里只等她一个了。

  她抱歉地笑了笑,然后落了座。

  洛依依将人唤了进来,沈云浅看到一个穿着类似家仆装,但又高级一些,大概是侍卫一类的人。

  “将你打听到的告诉我们。”

  “是。我接到命令后,一直往西南方向寻找,直到到了一个村庄,我打听到这个村庄前不久发生过瘟疫,但一夜之间,村里人的病全好了,我猜测可能跟那件东西有关。”

  那人禀报完了,没再说话。

  “那个村庄在什么地方?”顾舒华问道。

  “往西南一直走,出了月红小镇,大概是在西化小镇的地界内,那里竖着一块大石头,上面写着谷化村。”

  洛依依看着那个侍卫,然后向他摆了摆手,让他下去了。

  “这个谷化村,怎么没听过?”南庭筠的右臂搭在桌上,慢慢说道。

  沈云浅开口,“可能太偏了,况且村子那么多,应该不会都听过。”

  南庭筠有些迟疑地点了点头,其实他自己经常出去游历,也到过西化小镇,难道是忘记了?没理由啊,他记性一直很好的。

  “去看看吧,可能师父他们也去了那里。”顾舒华对这消息保持一定的怀疑,不过瘟疫一夜之间被治好,确实是人力所不能的,或许真的是龙凤镯。

  沈云浅没什么意见,洛依依只是提出了需要带一个侍卫,毕竟她不会武功。

  顾舒华想了想,多带一个反正也是带,况且还能给他们指路,所以并没有反对。

  “什么时候出发?我觉得越早越好。”洛依依询问道。

  沈云浅压低声音,与身旁的顾舒华说,“我们还没弄明白那个哑女的事,要不要等一天?”

  顾舒华轻轻点了点头,沈云浅也侧身询问南庭筠,南庭筠也表示同意。

  “依依,我们想晚一天出发,可以吗?”沈云浅对着洛依依说。

  洛依依不懂他们是什么意思,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了声“好。”

  ……

  “请问,你们家的那个哑女在哪里?”沈云浅拉住正在扫地的下人。

  下人放下扫把,看了一下四周,“她现在疯疯癫癫的,不知道会跑去哪里,不过她总是会去小姐种花的庭院里坐着,你去那里找找看吧!”

  沈云浅道了声谢,然后往庭院里走去。

  远远地,确实看见一个人坐在台阶上发呆,沈云浅快步走了过去,她从背后轻轻敲了敲她的肩膀。

  “啊!!”因为喉咙不能发声,叫声卡在喉咙口,应该是受了非常大的惊吓,把整个脸埋在膝盖上,整个人抖个不停。

  沈云浅也被她的反应吓得不轻,她面对着小兰蹲下,语气轻柔,“对不起,吓到你了,还记得我吗?”

  许久,她才抬起头来,头发有些凌乱,大概是有些日子没有打理过了,她茫然地盯着沈云浅,似乎是在脑海里思索这个人。

  “你看看这块碎玉,这是你的吗?”她的手掌摊开,里面静静躺着上次捡到的那块东西。

  小兰盯了很久,又东看看西看看,不知道她要干嘛?

  沈云浅本来也没报多大希望,疯了的人又怎么奢求与她对话?

  她有些失望,将碎玉握紧,刚想站起来的时候,小兰拼命地握着她的那只手。

  “啊啊啊...”她的情绪十分激动,沈云浅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刺激了她?

  她用左手轻拍着她的背,让她能够尽量平静下来。

  “你能听懂我说话吗?那天晚上是你给我扔石子,是你在树下,是你在十里坡外的深林里烧纸,是你在哭吗?”

  沈云浅摆正小兰的身子,让她能够清楚地听到或者看见自己在说话。

  她的语速很慢,足够让她慢慢消化,但她可能高估了她现在的智商。

  沈云浅觉得再这样下去,也问不出结果,无疑是在浪费时间。

  当她刚想转身离去的时候,小兰紧紧拉住了她的衣袖,嘴巴一张一合的,沈云浅有些惊喜,但同时也为她着急,“你慢点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