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阴历七月十五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纽扣曲奇 2097 2019.09.22 13:44

  沈云浅听到了他的话,手摸着茶杯口有些发抖,真是龙凤镯啊!

  “是龙凤镯的威力,让你们都痊愈了?”洛依依追问道。

  “说来真是神奇,那小小的龙凤镯竟有这么大威力,只是对它许了愿望,一夜之间,一村子的人都好了。”大牛一脸骄傲地说道,好似是他做了这般好事一般。

  “那你知道龙凤镯的下落吗?”顾舒华问道。

  “当然,我跟你们说,这个龙凤镯可是被我们村供起来了,珍贵得很呢!”大牛说的时候,一脸虔诚,好像对待菩萨一般敬重。

  沈云浅觉得有些好笑,就像是封建迷信似的,这龙凤镯可真是所有人都想得到的宝物。

  看看洛依依,她欣喜的表情简直是溢于言表。

  顾舒华和南庭筠互相对视了一眼,没想到这龙凤镯这么快就找到了?

  沈云浅反倒这时候有些疑惑了,这大牛对于龙凤镯之事,可谓是直言不讳,但刚刚问那神秘人是谁,却闭口不谈。

  她突然想起在现世时,在网上掀起的关于龙凤镯的一番评论。

  龙凤镯现世,大多隐秘,无人知晓它在何处,又有何人将它收入囊中,物尽其用。

  那为何会有如此传言,龙凤镯有奇效?有人刻意制造舆论?这一切都不得而知。

  现在龙凤镯又出现在这样一个神秘的村子里,到底是何原因?或许难道是巧合?

  “大牛,这龙凤镯因何而来?为何会出现在谷化村?”她一连问了两个问题。

  大牛“这个这个”说了半天,却只是强调龙凤镯很神秘,其它却没说什么。

  顾舒华见他言语杂乱,眼神躲闪,显然只是敷衍着回话。

  不过他好像发现一个问题,这龙凤镯大概是和门口消失的神秘人有关。

  “可以带我们去吗?家父生了重病,急需龙凤镯救命。”洛依依说得恳切,就差激动落泪了。

  “这个...村里的供奉的神物,岂是我这个普通的村民能左右的?”大牛搔了搔头,一脸为难的样子。

  洛依依不肯放过任何一个机会,“那要如何,才能见到它?”

  大牛欲言又止,眼神飘忽不定。

  “说说看,只要我们可以办到。”顾舒华见他有松动的痕迹,就与他商量道。

  大牛左看看右看看,然后走上前,靠在顾舒华耳边,轻声说了几句,接着就走开了。

  洛依依听不到大牛说的话,便追着顾舒华问。

  沈云浅也一脸疑惑。

  “怎么了?”南庭筠看见顾舒华脸色不太好,大概是大牛说了什么不好的事。

  顾舒华没想到刚刚大牛会提出这样过分的要求。

  “他说,需要有贡品才可以见到龙凤镯。”

  “贡品?”沈云浅知道电视剧里有以童男童女为贡品献祭,不知道他所说的是不是这样。

  “阴历七月十五出生的女子为贡。”

  沈云浅没想到他会提出如此要求,“简直是强盗行径。”

  “你为何知道贡品一事?”南庭筠一针见血,这大牛显然知道很多事情,他言语里的目的都似乎在把他们往那里引。

  大牛忽闪眼眸,他的声音又放低了很多:“这还不是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村里人其实都知道。”

  洛依依听了一哆嗦,声音有些发抖:“那贡品还会活着回来吗?”

  “不知道会经历什么,非死即疯。”顾舒华声音冷冷的,听了莫名让人胆寒。

  南庭筠沉思了一下,觉得这事非常有问题,为什么会有贡品这一回事?!

  几个人都沉默不语好久,洛依依慢慢举起了手,“我去吧。”

  总归有人要当试验品,她正好是阴历七月十五出生的人。

  “小姐,你去的话,老爷夫人怎么办?”侍卫一听自家小姐要去当贡品,有些着急,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别说了,不去,怎么能帮父亲治病?”洛依依说话时眼眶泛红,一幅欲泣的模样,特别让人同情。

  “小姐,三思啊!我们可以……可以去找其他人。”侍卫一下子重重地跪在了地上,在沈云浅看来,很是一幅忠心为主的样子。

  “啪!”一声,洛依依站起身,一甩手,将杯子打翻在了地上,“混账东西,我可教过你要谋害她人?”

  水渍肆意在平坦的地面上流淌,浸湿了侍卫的衣角。

  侍卫在地上迟迟不肯起来,一直低垂着头,沈云浅看不清他脸上是何表情,但总觉得有些可怜。

  “依依,让他起来吧,他也是为你着想,这件事从长计议为好。”沈云浅握着洛依依动怒的手掌,劝解道。

  南庭筠:“是啊,此事尚不明确,你一去还不知道是不是能真正拿到龙凤镯呢?”

  洛依依咬了咬唇,依旧没有松口。

  “别犟了,还没弄清楚情况,就想着往里搭性命,是不是没脑子?”顾舒华说话的时候是凶的,说出来的话也很刻薄。

  洛依依一听,脸色变得十分难看,“难道要我眼睁睁看着我父亲变得越来越严重吗?”她的语气很冲,似乎将所有的脾气都发泄了出来。

  顾舒华一抬眸,专注地看着她,“为救一个人,搭上自己的性命,你说被救的人会感谢你吗?别自以为是了。”他的情绪也很激动,沈云浅听的有些懵了。

  “别吵了,冷静一下吧。”沈云浅拉了拉顾舒华的袖口,她觉得这局面怎么越发不可收拾了呢?

  “我觉得舒华说的有理,洛小姐别太冲动了。”南庭筠也加入劝解大军。

  “我……也是着急啊。”洛依依紧紧攥着自己的衣袖,“嚯”地一下站了起来,然后往门外跑了。

  跪在地上的侍卫快速地站了起来,追着她去了。

  沈云浅看着顾舒华生气的模样,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发这么大脾气?

  “你怎么了?”顾舒华一直冷冷的,但对她很好,从来没发过一次脾气。

  今天闹得这一通,让沈云浅觉得有些不太认识他了,而且心里有种抵触。

  南庭筠莫名觉得气氛很微妙,“我出去走走,你们聊。”他还是很识趣地回避了。

  顾舒华低垂着脑袋,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不过也没说话,闷闷地。

  “那你自己好好待一下吧!”沈云浅以为他要一个人静静待会儿,所以就站起了身,准备给他留出空间。

  “别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