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五师弟太能装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3 一如往常的硬气(求章评)

我五师弟太能装了 偶得一然 2652 2020.06.25 11:10

  裴莹没有坐下,也没有要动的意思,显然是准备长话短说了。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

  钟泽心中有点腻歪,死缠难打,威逼利诱,那对我是没用的。

  你自作多情也就罢了,怎么的,还让我配合你啊?

  钟泽装糊涂:“你说的是哪一句?”

  裴莹道:“我跟你说过,我族兄是咱这一脉的五师兄。”

  “哦.......”

  “我说过,只要以后你跟我好,我会让族兄罩着你,免受别人的欺凌。”

  钟泽点点头。

  这话,是裴莹前些天对他说的。

  不过,钟泽根本没往心里去,或者说,深深厌弃之。

  裴莹的做法,或者说裴莹本人,比起那位内门女弟子可差太远了。

  人不能比,做法也不能比。

  女弟子貌美而裴莹貌丑,

  女弟子没要求什么,照拂他完全出于欣赏和自愿。

  而裴莹的做法呢?称其无耻下流也不为过。

  他钟泽怎肯屈就?

  淡淡道:“裴莹,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想说的是......”

  裴莹一抬手,打断道:“听我说。”

  钟泽有些惊奇对方的这个态度。

  要知道,平时对方跟他说话虽也有不中听的时候,但从不敢打断。

  这给钟泽的感觉,就像是一舔狗突然变成了招财猫!

  裴莹沉声道:“我之前说过的话,希望你不要当真。”

  “嗯?”

  “怪就怪,你把大师兄也给招惹了!”

  见钟泽不说话,裴莹哼了声:“要不是族兄跟我说,我还被蒙在鼓里。钟泽,你这是存心瞒我,坑害我是吗?”

  钟泽眉头一皱。

  拜托,从始至终都是你一个人在作祟,我压根就没想依仗你什么。

  岂不知我刚才都已经叩过父母了?

  “我在这里郑重地告知你,从今往后,不要在人前说你我之前如何如何,你我前些日子的接触,是你厚着脸皮来找我的,知道了吗?”

  钟泽没说什么,只是眼睛一眯,冷冷的瞧着对方。

  裴莹继续道:“过几天你做典型,到时在演武台上,千万不要说认识我,跟我套近乎什么的,最好,连看也不要看我。知道了吗?”

  哼!

  钟泽冷冷一笑,这笑,一半是怒笑,一半是觉得可笑。

  “我这是在警告你!你若不听,后果自负!”

  钟泽扬扬下巴:“说完了吗?”

  裴莹:“还有.......嗯?”

  她附耳在门上听了下,然后拉开一条缝瞧了瞧。

  只看了一眼,便急速转身,欺身到钟泽跟前,一字一句道:“如果你让我不好过,我必十倍奉还!”

  说完,她再不逗留,心急火燎地摔门而去。

  显然,有人来找钟泽了,而她,不愿意让对方碰见自己在钟泽的房间里。

  妖孽啊妖孽~~~

  钟泽看着裴莹躲闪远去的身影,如吃了苍蝇般的恶心。

  收回目光,准备去关门。

  才一抬脚,便发现身前地上躺着颗拇指大的珠子。

  “这是.......聚灵珠?”

  聚灵珠,裴莹之前为表自己身家雄厚曾在钟泽面前炫耀过。

  好像是个低级法宝?

  捡起,在手里掂了掂。

  入手光滑圆润,凝实而通透,看来确是个宝贝。

  钟泽正右手把玩着,

  突然那股玄妙力道再次生出!

  手心里,那颗珠子急速的萎缩........

  只一眨眼的功夫,珠子不再,已然变成了一片指甲盖大小的东西。

  让钟泽更惊奇的是,

  在珠子萎缩的同时,他很明显的感觉到,整个人神清气爽了不少。

  他鬼使神差地摸了摸脸。

  密实而紧致!

  仿佛前面摸的是别人的脸!

  “这奇特能力以生命作为代价,而法宝却能滋养它,是这样吗?”

  “法宝啊......”

  那种东西,别说他这一脉,恐怕数遍整个外门,也没多少。

  “除非!进入内门!”

  念及此,钟泽更加坚定了“混”入内门的决心。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操作呢.......

  正是他沉思的时候,门再次被推开!

  嚓!

  还让不让人愉快的悟道了?

  钟泽冷眼一看。

  破军三混账!

  来的正是他这破军一脉的三个名人。

  平日里,这三人常以破军三杰自称,紧密围绕在“破军星”陆大师兄周围为虎作伥,为非作歹。

  钟泽这几日没少受三人的欺压。

  “出去!”

  钟泽一如往常的硬气。

  吴子明拦住身边就要动手的两个结义兄弟,道:“明石,正辉,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齐明石指向钟泽,破口骂道:“大哥别拦我,我弄死他!”

  游正辉显然更冷静一些,帮着大哥吴子明説话:“三弟,听大哥的。”

  吴子明赞许道:“二弟长进不少啊。三弟呐,知道厌恶一个人最解气的折磨手段是什么吗?”

  他三人在那里自说自话,言语间其神情完全没把钟泽当回事。

  齐明石眨眨眼,“大卸八块?然后丢了喂狗?”

  吴子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斥道:“傻!最折磨人的,是摧毁其内心,践踏其自尊。这小子不是挺硬气嘛,就让他当众跪着.......”

  齐明石恍然叫道:“大哥说的是训诫大会!那肯定解气啊,可得三四天后,我现在就等不及要揍他一顿了!”

  吴子明横了对方一眼:“行了,你闭嘴吧。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喊打喊杀,不了解的人,还以为你就是大天尊呢。”

  齐明石嬉皮笑脸:“那感情好啊,我为大天尊,两位哥哥就是二天尊,三天尊.....”

  吴子明愕然,那表情就像见了鬼一样。

  此刻,他深深悔恨自己当初真是瞎了眼,结拜下这么个三弟。

  这尼玛什么智商啊?

  愣怔无语,吴子明转向钟泽,道:“传大师兄令,因为大天尊之死,明日会有内门弟子来我破军一脉巡视考查,训诫大会提前到明日。你做好准备吧。”

  他身旁两人相视一眼,显然,二人对此均不知情。

  心中皆叹:看来,比起他二人,陆师兄更看得起大哥啊。

  钟泽眼皮一抬,神情似笑非笑,问:“要准备什么?”

  吴子明冷冷一笑,“比如换身得体的衣服,用来承载破军七百多号人的口水?再比如,练习一下怎么跪得长久?谁知道呢!”

  钟泽道:“不如你教教我?示范一下怎么样.......汝可放心,把门一关,没人会说三道四的。”

  吴子明脸上一寒,几乎就要一脚踹过去。

  可终究还是忍住,招呼两位兄弟夺门而出。

  他怕再这么呆下去,真会捏死钟泽,那样,岂不误了陆师兄的大事?

  出门后。

  齐明石按耐不住,急问:“大哥,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吴子明:“前不久。”

  见大哥语气不怎么好,齐明石悻悻闭嘴。

  倒是游正辉活泛一些,一记马屁拍过去:“大天尊才死没多久,大哥就收到这种消息。我估计陆师兄也是第一时间就告知大哥的。由此可见,大哥在陆师兄心中的地位远非一般啊。”

  废话!

  不过,听得还算舒服。

  吴子明脸色稍霁,对两位结义兄弟告诫道:“听大师兄的口风,此番内门弟子考查,侧重点是要择取几人荐入内门,明日若有一展本事的机会,尔等当竭力卖弄。”

  两人听此,眼中异彩连连,皆盘算着明日怎么挑起事端不提。

  起居室里,钟泽也在盘算。

  他所盘算的,是如何堂而皇之的击败陆廷。

  “硬碰硬,实力悬殊过大,肯定不可取。”

  “要想胜,非得靠右手的本事不可。”

  可是,怎么操作呢?

  直接把对方弄成婴儿.......恐怕没那个本事。

  几番试手,再加之身上的一系列变化,钟泽已经有了个大概的推断。

  右手的当前施展极限,肯定比他自身的修为要高不少。

  否则,也不会有那些不适的症状了。

  但,要说超过很多..........不至于吧?

  啧,万种疑虑,都是源于无知啊。

  看来,还得多试多练。

  试练百遍,其理自现!

  钟泽打定主意,白天人多眼杂,不如今晚加个通宵,出门多找些试练目标。

  至于吴子明交代做什么准备.......

  自己这不正筹备着给尔等一道终生难忘的大餐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