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五师弟太能装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5 我就是那种能越级挑战的家伙(求收藏)

我五师弟太能装了 偶得一然 2595 2020.06.26 11:10

  嗯?

  噶?

  咦?

  三人皆被吊起了胃口,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只听钟泽道:“一会到了演武场,我会点名让你等与我轮番较量........”

  哈哈~~~

  不等他说完,齐明石大笑出声:“狗东西,你在开玩笑吗?炼体二层的鸟蛋,我一只手就废了你!”

  吴子明也笑了。

  他原以为钟泽找到了新靠山,本来还有点踌躇呢,现听对方口出狂言,要与自己等人较量,哪里还不明白是自己想多了。

  只是,一夜过去,硬汉变棒槌了?

  不过,钟泽若真能那样做........

  吴子明对两结义兄弟交待道:“这小子疯了,我们却不能失了分寸,为兄有句话交待给你们。”

  “与他较量,切不可使出全力,一不小心将他弄死可就不美了。”

  齐明石道:“不使出全力,还怎么表现啊?”

  吴子明横了他一眼,“就让他杵在那,你自己单独表演不行啊?你那什么大荒拳不是使得虎虎生风吗?就把它舞得更威风些。只是记住一点,千万不要弄死他!”

  吴子明还有一句没说,那就是:用屁股想都知道,轮番较量的话,最后才能轮到自己。你们把他弄死了,我还玩个屁啊?

  齐明石不解了,“放着他不管?他要偷袭我怎么办?”

  吴子明愕然:“区区炼体二层的偷袭你,你问我怎么办?你叫我怎么回答你?”

  游正辉扯了扯齐明石,道:“咱们听大哥的。”

  这时,演武场的方向跑来一名年轻弟子。

  隔老远就喊道:“吴师兄,你们可算是来了。”

  吴子明问:“卢辉,出什么事了?”

  卢辉摆摆手,“赶紧走吧,大师兄催你们呢。”

  吴子明心中疑惑,训诫大会这就开始了?

  “快,快,别让大师兄久等。”

  不多会。

  四人一前一后到达演武场。

  这时,早课已毕,七百多人静静站在场中,黑压压的一片。

  使得场面沉闷而压抑。

  不过,随着钟泽的出现,人们又鲜活了起来。

  他来了。

  他终于来了。

  还是那副玉树临风,器宇轩昂的模样。

  众男弟子越看越生气,一个个摩拳擦掌,直恨不得训诫大会马上开始。

  而女弟子们,大多沉默不语,甚至有那极个别的,念及钟泽的凄惨处境,竟偷偷抹起眼泪来。

  检阅台上,柳依依先是眼睛一亮,再倏然阴沉起来。

  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杨成眯着眼打量了几眼,冷道:“他就是钟泽?”

  陆廷点点头。

  杨成撇撇嘴,道:“果然生的一副吃软饭的皮囊。”

  破军三杰领着钟泽近前复命。

  吴子明先朝杨成、柳依依恭敬喊了声师兄师姐,才对陆廷道:“大师兄,钟泽带来了。”

  陆廷不悦道:“逮个人,要这么长时间?”

  吴子明忙解释:“这家伙不在屋里,费了好大劲才找到,是以......”

  陆廷摆摆手,转问钟泽:“你大清早不在屋里,也不做早课,干嘛去了?”

  钟泽收回看向杨成的目光,哦了声,随口答道:“这不马上训诫大会了吗,出门散散心。”

  心中却在想:那肥头大耳的家伙,对自己似乎很不友好啊?哪里得罪他了?

  陆廷冷笑:“不会是想着逃避责罚吧?钟泽,我告诉你,纵然你逃到天涯海角,我陆廷也会将你揪回来,领受你该受的处罚,如此,方能还我破军脉一个公道。”

  “公道?”钟泽笑了,“我倒要问你了,你今日树我做这个典型,又是什么公道?”

  陆廷凛然喝道:“你不学无术,两年来修为一点长进都没有,非但如此,你还败坏我破军脉的名声,你不做典型,公道何在?”

  钟泽收了笑容,道:“咦?才过一天,我又多了个罪名。陆廷,真要我把话说透吗?”

  陆廷不耐道:“多说无益,跪下吧!”

  “且慢!”一旁的柳依依走前两步,道:“我倒挺有兴趣听听他怎么说。”

  陆廷咂咂嘴,心道:你说你也不是八卦峰的,怎的如此八卦?

  钟泽冲柳依依点点头。

  心中感慨:果然,带大脑跟自己说话的,永远都是女人呐。

  他一指三杰并陆廷等人,朗声道:“尔等为什么处处针对我,刁难我,不过是嫉恨我仪容、气度皆远在尔等之上罢了。”

  “混账!”

  “陆廷!你敢当着破军七百多人的面,赌咒发誓,说你没有徇私吗?!”

  钟泽声音清朗而明澈,清晰传到现场所有人的耳朵里。

  众人无不震惊!

  钟泽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驳大师兄的面子,他不想活了吗?

  杨成背着手,俨然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柳依依颇感兴趣的注视着钟泽,似乎想不到吃软饭的家伙,说起话来能这般硬气。

  陆廷眯了眯眼,冷声道:“汝用下作手段攀附内门弟子,吃软饭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你竟敢说我徇私?嫉恨你?”

  钟泽:“六合峰严师姐只是不忍我明珠蒙尘,提携一二,到你嘴里就变成下作了?那按照你的这个说法,刚才这位师姐因见不得你以势欺我,出言解围,也是下作了?”

  他说完,将目光投向柳依依。

  柳依依有点懵了。

  这就牵扯到我身上了?

  娇喝一声:“休要把我扯进去!”

  钟泽温和笑笑:“这位师姐请不要动怒,他陆廷构陷于我,我不过是据理力争罢了。谁是谁非,公道自在人心。”

  陆廷讥诮:“明珠蒙尘?钟泽,修炼了两年,还是区区炼体二层,也好意思说自己是明珠吗?任你百般狡辩,终究不能逃避你是废柴这个事实。仅凭这一点,我就有权将你划做典型,你今天就必须跪在这里接受惩戒!”

  哈哈哈哈~~~!

  钟泽大笑不止。

  “陆廷,我是废柴?我若是废柴,尔等又是什么,臭鱼烂虾吗?”

  柳依依颇觉好笑:“钟泽,你确实只有炼体二层的修为,如何说话这般狂妄?”

  “这位师姐,看问题不能只看表面,我虽然只有二层的修为,但却胜过破军一脉很多人。”

  钟泽伸手一扫,“像我面前的这几位,别看一个个的七层八层,真跟我动手,我能打得他们满地找牙。”

  柳依依美目一闪,“哦?”

  钟泽道:“实不相瞒,我就是那种能越级挑战的家伙。”

  呵呵呵~~~

  柳依依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心道这家伙不但人长得好看,说话也十分幽默啊。

  这一瞬,她有点理解六合峰的那位女弟子了。

  见到柳依依对钟泽花枝颤动的样子,杨成怒了。

  他怒极而笑,对陆廷道:“你口中的废柴,说你是臭鱼烂虾,当真有趣啊......哈哈哈。”

  陆廷也被激得青筋直冒,一指钟泽:“我这个大师兄今天就教你好好的做个人!”

  说罢移步一旁,一伸手指,冲钟泽勾了勾。

  看他那样子,完全失去了一脉大师兄该有的气度。

  “陆廷,你很无趣啊,这么急着自取其辱,我若败你,你所谓的训诫大会还怎么进行下去?”

  钟泽的话倒让陆廷清醒了几分。

  当然不是觉得钟泽说得有理,而是醒悟到自己的失态。

  是啊,自己堂堂大师兄,怎能跟这种货色直接动手。

  纵然胜了,也没有鲜花和掌声,倒凭白的辱没了身份。

  哼!

  这时杨成朝钟泽开口道:“钟泽是吧?空口无凭,不足让人信服。你说你不是废柴,如何证明?”

  钟泽眉头一挑。

  这家伙确对自己有敌意啊。

  莫非,又是陆廷、破军三杰之流,见自己仪表堂堂,因此嫉恨在心?

  嚓!

  内门弟子也这般肤浅吗?

  难不成,非得跟你们似的,长得粗鄙简陋,才能与尔等和平相处?

  或者说,我毁容了,你们就不以偏见看我了?

  可,我凭本事生的好皮囊,凭什么因为你们的羡慕嫉妒恨,就要自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