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五师弟太能装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4 痛扁我一顿(求收藏)

我五师弟太能装了 偶得一然 2334 2020.06.25 19:20

  铛!

  铛!

  铛!

  云天宗三声钟鸣响彻云霄。

  浓云包裹,内门里的万般景物如被面纱笼罩,显得神秘而高远。

  比内门更低的地方,

  入门天梯之下,

  开阔无垠的外山门在薄雾里开始了新一天的熙熙攘攘。

  清晨。

  七脉外门弟子陆陆续续开始往各自的演武场聚集。

  这一次早课,非同寻常。

  消息早已传开,内门会安排弟子前来外门巡视考查。

  巡视什么的倒没什么稀奇,每隔数月,多多少少都会有那么一次两次。

  但此巡视非彼巡视,二者意义相差太大。

  据传,此番巡视,实为挑选精英弟子荐升内门。

  说是破格录取也差不多了。

  大天尊化道,万众皆有机缘,云天宗身为万年宗派,顺应天意广泛培养苗子,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此等背景之下,哪个外门弟子不眼热?不想着好好表现一番?

  破军一脉的演武场上,声势喧天,早课比之往日认真了何止数倍!

  检阅台上,有二男一女三人验视着前方七百余人的演练。

  两男的,看上去孔武有力的叫陆廷,正是破军一脉的大师兄。

  另一男子,穿着蓝白相间的内门弟子服饰,名叫杨成,出自内门四象峰一脉,二十六七的年纪,虽年轻,却生得脑满肥肠,体态臃肿不堪的模样。

  与杨成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台上叫柳依依的女弟子。

  她出自两仪峰一脉,风姿绰约,眉目如画,活脱脱一仙门代言人。

  三人看了有一炷香的时间。

  杨成先开口道:“陆廷,你把破军这一脉管理得很好嘛。我粗略一看,炼体五层以上的起码超过了一百人。”

  陆廷赔笑道:“一百二十七人。”

  “哦?哈哈,那么多呀........你这个大师兄如此能干,依我之见,你当可在这个位置上继续干它个十年二十年的,也好为宗门培养更多的人才。”

  啊?

  陆廷一时没缓过神来。

  等回过味儿来,瞬间涨得满脸通红。

  那是怒的。

  “这头肥猪,吃干抹净不认账了?老子亲自把韩婷师妹带到你屋里,你就这样对我?”

  杨成瞥了他一眼,拍拍其肩膀,笑道:“只是个建议,建议而已,如果你不愿意,自是没人会逼迫你。”

  陆廷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道:“敢问杨师兄,除我之外,下面这些人中,能有几人得进内门?”

  除我之外四个字,他说得很轻。

  纵然如此,也引得一旁的柳依依侧头看向他。

  杨成道:“长辈交待,遴选内门弟子,修为高低虽然重要,但也仅仅只是一个考查面,资质、脾性都在考查的范围。”

  他的话说得明公正义,说话间几次看向柳依依。

  很显然,他这话是说给柳依依听的。

  别看他修为高过柳依依,奈何跟脚不如人家,四象峰不如两仪峰有实力,这是云天宗内门人尽皆知的事情。

  所以该做的姿态,绝对不能少。

  陆廷朝柳依依一拱手,准备探探口风:“柳师姐.......”

  柳依依将佩剑往旁一挡,打断道:“我观你们这一脉,吃软饭的吃软饭,钻营的钻营,根本没什么像样的弟子。依我之见,不如就此回去,回禀长辈。”

  钻营的钻营?!

  陆廷心想,这尼玛不会是说我吧?

  不过,吃软饭的.......!

  “柳师姐嫉恶如仇,满身正气,陆廷佩服。敢问师姐,所说吃软饭的,是不是叫钟泽?”

  柳依依冷哼道:“我岂会记得那种人的名字,只听说那人因攀了六合峰某女弟子的关系,才进的外门。”

  陆廷摆出苦笑的样子,道:“那肯定是钟泽了。师姐啊,您指责得对,可我也是有苦难言呐。钟泽其人,好吃懒做,资质更是奇差无比,常拖我破军一脉的后腿,这不,还把我们的名声搞臭了!在此我不得不申辩两句。”

  柳依依眉毛一挑:“申辩什么?”

  陆廷道:“他先是个吃软饭的,后面才是破军弟子。却不是破军弟子吃软饭。”

  “有区别?”

  “区别太大了!不瞒师姐,一会儿早课完毕,我破军一脉将召开训诫大会,正要请二位观摩指导呢。”

  “训诫大会?”

  陆廷点点头:“我前些日子刚想出来的。训诫大会就是要树立典型,将那种不思进取、品德极其败坏之人揪出来批斗一番,此举主要是为了激发大家的上进之心。而这首次典型,就是钟泽!由此可见,对于钟泽这种不学无术、惯吃软饭之人,我们也是很不齿的。”

  一旁的杨成来了兴致,问:“怎么批斗的?”

  陆廷拱拱手,“容我卖个关子,杨师兄一会便会知道了。”

  柳依依奇道:“你不怕?”

  “师姐指的是.....”

  “你批斗他,就不怕那位女弟子记恨你吗?”

  陆廷义正辞严道:“不怕!我辈修仙之人,天都可逆,怎能屈服在别人的淫威之下。”

  柳依依冷笑:“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若非你当初畏惧那女弟子,那个叫钟泽的岂能混进外门。”

  陆廷面有愧色,“惭愧,一时糊涂。今番绝对不会了。”

  柳依依点点头:“希望你说到做到。”

  那肯定啊~~~

  一个被人遗弃的臭虫而已,还不是任我蹂躏吗?

  陆廷朝下方一人招招手,吩咐道:“去看看,人带过来了没有?”

  杨成问:“那厮连早课都不参加吗?”

  “是啊,油头粉面,整天无所事事,视宗门戒律如无物。师兄你说,这种人不该狠狠训诫一番吗?”

  杨成哼道:“油头粉面?我平生最恨的就是这号人。”

  陆廷笑笑,一副果然与我同道中人的了然表情。

  而此时,钟泽正被破军三杰带着往演武场的方向走。

  一路上,钟泽的步子迈得比三杰更快。

  这倒让三人好一阵稀奇。

  吴子明瞥了钟泽两眼,心道:“这家伙对训诫大会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就像接下来等着他的,不是终生难忘的屈辱,而是什么喜大普奔的事情。

  可三弟齐明石刚才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啊?

  “钟泽,我会把最浓的那口痰吐进你的嘴里。”

  头脑简单的齐明石催促道:“大哥想什么呢,咱们走快点,估计还能赶上收尾。都怪这厮,为了找他,咱们可耽误了表现的机会。”

  老二游正辉道:“是啊,我炼体六层却堪比七层的实力,让他这一搅和,内门的人却是知不道了。”

  说完,他恶狠狠的瞪了钟泽两眼。

  钟泽被瞪得笑了,道:“你三个都有这种想法?都想在内门弟子跟前展现你们的通天修为,是这样吗?”

  吴子明皱皱眉,只觉得今天的钟泽怎么看怎么蹊跷,莫非.......重新找到了靠山?

  齐明石嚷嚷道:“废话!不过没什么机会了。只等事后老子把你锤个半死方能解我心头之恨。”

  钟泽停住脚步,表情认真而严肃:“三位都是破军翘楚,被埋没了确实可惜。我倒有个办法,又能让你们在人前表现,又能痛扁我一顿,三位可愿意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