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五师弟太能装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2 换你此刻扬眉吐气(求收藏求推荐)

我五师弟太能装了 偶得一然 2456 2020.06.30 06:36

  行!厚颜无耻之徒,算你一个。

  要不都说,为头领者,十之八九非奸即诈,还有一二成,也多是毫无廉耻之辈。

  裴松如此,你陆廷比他更甚!

  钟泽用脚趾头想都知道,陆廷已经看出些许门道来了。

  这厮所谓不敢忤逆柳依依不过托词而已,其内心里早已将他钟泽划为了不可战胜那一类。

  唔.......果然还是表现得太过勇猛了么?

  不过,汝再三加害我,我岂可让你如愿?

  而今我之右手,比战裴松时强了何止一倍,是时候和你新仇旧恨一起算了!

  “陆廷,你以为今天一大早我干嘛去了?呐,你二婶子要我带话给你。”

  钟泽笑吟吟道。

  “你大胆!放肆!”

  陆廷头发都竖起来了。

  二婶子是他为数不多,甚至可以说是他唯一敬慕的人,是他心中最最圣洁的存在。

  说是他之逆鳞也毫不为过!

  可今日,钟泽竟敢于大庭广众之下,公然辱及二婶子,他怎能忍!又如何忍!

  “钟泽,你莫猖狂太过!”

  陆廷睚眦欲裂.........脚下却丝毫不动。

  这番景象,连钟泽都不由瞪大了眼睛。

  你他喵倒是上来啊~~

  “你二叔去世多年,你二婶子苦哇!”

  钟泽啧啧感慨。

  他的神态语气,仿佛追忆。

  让人挑不出一点瑕疵。

  “你二婶子说,要给你找个二叔,想听听你的意思。”

  篷~~!

  陆廷一身的八层罡气撑得衣服猎猎作响!

  仰天啸,恨欲狂!

  可是.....他脚下还是没动。

  连一旁的柳依依都啧啧称奇起来。

  这家伙可真能忍啊......

  还是说......自己的威严已能震慑人到这种程度了?

  台上的钟泽并不打算作罢,他直接放出大招:“做你二叔这个事情,其实我没什么心理准备的......”

  啊!!

  “我杀了你!”

  陆廷原处弹射而起,罡气裹挟着狂风,直奔检阅台而去。

  所过之处,空气倒卷,发出劈啪作响的连绵之声。

  端的气势了得!!

  来得好!

  钟泽丝毫不慌,随手往案台上一抄。

  “看我七星索!”

  突进中,陆廷虽然暴怒已极,但理智尚存。

  听到钟泽喊话,不由气息一窒。

  若被七星索绑缚住,岂不是任他宰割了?

  想到这,他硬生生止住冲击的势头,将身体往旁边移了数寸!

  “接我明雷印!”

  是蕴含雷霆之力的明雷印!若被击中,身体必然麻痹!

  陆廷一个翻身,往后一躲!

  “吃我钟泽拳!”

  钟泽拳?那是什么法宝?!!!

  陆廷根本不记得自己有这么一号法宝啊?

  莫非,是裴松的!

  不管了,先闪避吧,等他法宝丢尽,便是他的死期!

  陆廷往侧前方疾走两步,

  才站定,便看那边钟泽还耍什么花样.......

  可,案台前,哪里还有钟泽的影子!

  突然!

  他后背一沉,紧接着,便是如被巨石击中撕裂般的疼痛。

  砰~~

  尘土飞扬,

  连整个检阅台都在震动。

  钟泽石破天惊的一拳,直接把陆廷给干晕死了过去。

  至于伤势如何,恐绝非断几根骨头那么简单!

  “其实,你二婶子是让我带话,问你长脑子没有。”

  台下,鸦雀无声。

  威风凛凛、高高在上的大师兄,就这么败了吗.......

  昔日你调教我等的傲睨风姿又去哪里了?

  不可一世的你,横行霸道的你,恣心所欲的你,又去哪里了?

  如今,却成了不知死活的你......

  钟泽没有再动手,他觉得刚才那一拳已经足够了。

  所谓仇怨,不过是胸中的一口气罢。

  如今他郁积之气已消,仇怨也就不再了。

  他看着陆廷的后背,心道:只希望你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有点逼数吧。

  扫了眼演武场,钟泽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

  自己今天锋芒过甚,难免给人一种暴发户的感觉。

  由此必会引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和猜疑......

  而今之计,要打消他们的猜疑之念,唯有让他们觉得并不是我钟泽很强,而是对方确实很弱.......

  “诸位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你们的心里一定有很多的不解,对于我区区炼体二层能击败如陆廷这种炼体八层的高手,觉得很是不可思议,对吧?”

  “确实,我隐藏了实力,但我的境界却真得不能再真!炼体二层而已。”

  钟泽侃侃而谈:“接触过我的人可能都知道,这两年来,因为一些原因,我被孤立,被欺凌。大家说我是废柴,说我靠脸吃饭,曾几何时,我痛苦得想了此残生!可是,我挺过来了,我想,我钟泽平生未曾做过哪怕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凭什么被天道如此的薄待?我要靠自己,我要自立,我要自强!”

  台下的很多人,都听得入神了。

  “资质差,我就刻苦一些,别人修行两个钟,我就修行五个,十个!你能体会夜深人静的时候,你们在呼呼睡着大觉、而我却提着鲜血淋漓的拳头击打铁石的那种倔强吗?能体会你们结伴游玩,而我却只能跟大树和野草交谈的辛酸吗.....我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遭受了常人一辈子也碰不到的磨难,我!”

  说到此处,钟泽有些哽咽了。

  柳依依握着剑柄的手,指节有些发白,她看向钟泽的眼神,渐渐的变了。

  智慧,刚强,勤劳,勇敢,真诚,担当,帅气......

  他身上包含了一个成年男子所有的优点。

  这样的人,怎可能是吃软饭的!

  台上,钟泽略微平复了情绪,长出一口气,道:“其实说了这么多,我想对诸位说的是:境界低不算什么,只要你足够刻苦努力,一样可以打得那些境界虚高的家伙满地找牙!好了,我的话说完了。”

  啪!啪!啪!

  柳依依率先鼓起掌来,先是孤掌......

  然后便是一片。

  鼓掌声中,钟泽走到柳依依跟前,道:“多谢柳师姐几番替我解围。”

  柳依依粲然一笑,道:“谢什么!你如此出色,说我解围,怕是连锦上添花都算不上吧。”

  钟泽一脸真诚,“总之,谢谢师姐。”

  柳依依抿笑摇头,道:“正好,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与杨成商定,这次的内荐名额,算你一个!”

  啊?

  这绝对是大好消息啊,不过......

  钟泽狐疑地瞥了眼杨成,这家伙对我颇多不满,竟能同意?

  那边,杨成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算是肯定了。

  嗯?

  莫非这是刚才二人谈话的结果,或有什么交易?

  或许吧.....

  不管怎么说,这位柳师姐的善意值得自己感念。

  是时,一干破军弟子无不投来艳羡的目光。

  更有那脸皮厚的,上前跟钟泽道喜。

  “钟师兄,从今以后,你就是正宗仙门弟子了,可喜可贺啊!”

  “钟师兄,在下杨宇,还望师兄以后多多教导提携。”

  “钟师兄,还记得我吗,我是那个你深夜练拳一直偷偷注视你的人.....”

  “........”

  ...........

  好一派和气致祥的场景啊。

  柳依依看着人群中竭力应对的钟泽,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

  一把破扇子,换得他此刻的扬眉吐气,何其便宜!

  “柳师姐何在?”

  突然,一道声音自不远处响起。

  柳依依往那声源处看去,“刘源师弟,找我何事?”

  那内门弟子心急火燎地蹿过来,一边道:“大事了!峰主要你赶紧前往宗门广场!”

  宗门广场?那不是举办纳新大典的地方吗?

  “去那做什么?”

  刘源吞了口口水,表情像是极度震惊,又极度不忿:“抢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