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五师弟太能装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9 馋我宝物(求收藏求推荐)

我五师弟太能装了 偶得一然 2356 2020.06.28 19:49

  “知道我为什么不跟你打吗?”

  钟泽突然道。

  裴松皱皱眉,松了拳头,问:“为何?”

  “我没听错的话,你是想取我的性命,跟我决生死,对吧?”

  裴松眼睛一眯:“不错。”

  钟泽嘿了声,“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我的命对你很重要,杀死我能让你爽翻天......别打岔,听我说完.....可是我对你的命完全不感兴趣,如之奈何?”

  “你究竟想说什么?”

  吧嗒!

  钟泽打一响指,仿佛灵光一现。

  “这样吧,把你所有值钱的东西拿出来做赌注,由内门师姐...”钟泽看向柳依依,“师姐,还没请教芳名?”

  柳依依点点头:“柳依依。钟泽,你要我如何?”

  钟泽抱抱拳,笑道:“柳师姐,烦你做个见证。接下来与裴松的比试,若我败了,被他杀死,那是我命不好,我自认倒霉。但若我侥幸胜了,我当留他一命,但作为代价,赌注归我。”

  柳依依听得眼中异彩连连。

  心道:实力相差如此之大,决生死的情况下,他竟还能谈笑风生,就这份胆魄气度,能是个吃软饭的?

  钟泽这边说完,又问裴松道:“怎么样?”

  裴松脸上阴晴不定,有些迟疑了。

  这厮,是馋我宝物?

  钟泽有些不耐烦了,催促道:“行不行的,痛快点。当然,你如果抱着必败的决心,那当我什么也没说,就此滚下台去,莫在这里碍眼,耽误我收拾某个獐头鼠目的东西!”

  他说到最后,眼睛定定看着陆廷。

  所指獐头鼠目之人,不言而喻。

  “裴松!”

  陆廷大喝一声。

  裴松肩膀一抖,忙道:“大师兄。”

  “答应他,这种人,就不配活在世上,更不配做我破军子弟!”

  “额......”裴松还是有点犹豫。

  他总觉得,对方似乎成竹在胸,俨然是副吃定他的模样。

  若非如此,能跟自己决生死?那不是傻的?

  可前面几人的败局还在眼前,说对方偷奸耍滑也好,趁人之危也罢,但不论如何,无不说明其人诡计多端,绝不是什么傻子!

  这.......

  “裴松,你看好了!”

  在裴松出神的目光中,陆廷开始一件件的往外掏宝物。

  “七星索,初级法宝,可承受万斤力气,绑缚一切练气以下之人使其动弹不得。”

  陆廷手中,是条亮闪闪的鞭子。

  说完,他将其放在点将案上。

  接着,

  “辟火珠,佩在身上,可以隔绝一切凡火。”

  ..........

  陆廷取一样,介绍一样。

  总共介绍有七八件之多,其中仅法宝就有三件。

  其余之物,更不乏独门心法,灵丹妙药.......

  演武场下,一干外门弟子直瞧得头昏眼热,气息如牛。

  炫富啊~~~

  太有財了!

  裴松吞了吞口水。

  别看大师兄平静无波的样子,心里指不定多怨愤我呢。

  罢罢!

  “你看好了!”

  朝钟泽沉声一喝,裴松开始往外掏宝物........

  所掏四件,比起陆廷寒酸太多,法宝仅一件,还是个不起眼的珠子。

  聚灵珠!

  钟泽心中一动,脸上却不动声色。

  裴松:“可以开始了吗?”

  钟泽点点头。

  裴松开始聚蓄罡气........

  “嗯.....等等。”

  “有屁快放!”

  “不怕我偷袭耍诈吗?”

  “任你耍什么手段,今日都难逃一死!”

  “意思是不怕咯?”

  裴松一抖身,炼体八层的浑厚罡气瞬间布满全身。

  很显然,所有阴谋诡计在他裴松眼里,不过狗屎耳!

  钟泽摇摇头:“你不怕我怕。我明明凭实力取胜,决不容许别人说我是靠偷袭!鉴于此,我提议,咱们喊一二三,同时发力对拳,胜也胜得光明磊落,败也败得无话可说......”

  眼神一凝,钟泽一脸严肃:“事关我的名声,你若拒绝,我也拒绝跟你生死决斗!”

  裴松很意外。

  他以为对方要取巧、拐弯抹角一类,谁曾想竟是这么个提议。

  不同于与吴子明你一拳我一拳的比拼,这同时发力对拳的比试方式,真可谓是公平公正了!

  “好!”

  没有犹豫,裴松昂首走到场中。

  那边,钟泽也迈动了脚步.........

  阳光下,春风里。

  众人屏气凝神地注视着一场将要发生的、百年难得一见的奇特决斗。

  炼体二层VS炼体八层!

  整整悬殊六个境界,就力气而言,相差几乎五千斤!

  又是拳头硬碰硬......

  几乎可以预见,不自量力的钟泽在没有阴谋诡计加持的情况下,相击之拳必然爆掉!

  甚至,连半边身体也要爆碎!

  此时,演武场上的大多数男弟子都沉默了。

  他们所不待见的、所厌恨的,不外乎是油头粉面、非我一类。

  可如今,钟泽的气魄和胆量,实在让人折服!

  很多女弟子,也都攥紧了粉拳,默默为钟泽祈祷加油........

  呵~~

  柳依依突然笑了,“世事多变,这钟泽真让人刮目相看啊!”

  杨成听了,嘴角浮起讥诮之色,他并不认为钟泽能在这场比斗中留得性命。

  一个将死之人,你刮目相看又能如何?

  “柳师妹,不如我们打个赌?”

  柳依依把眼一瞥:“哦?”

  “对决必有胜败,师妹以为这二人,谁会胜出?”

  “钟泽吧....”

  杨成嘴角的讥诮之色更浓了。

  就知道你会这样说,真是个花痴!

  我呸~~~

  嘴上却哈哈笑道:“那我赌裴松胜。赌注嘛.....师妹手中的玄霞剑,和我的玉骨扇,”说话间,他从里衬里取出一把通体莹透的折扇。

  扇子似玉非玉,只看卖相,就比陆廷等人的宝物高出了若干个等级。

  “都是攻击法宝,同为中阶,也算公平。”

  柳依依点点头,算是认可了杨成的说法。

  “好极好极,那咱们就拭目以待吧.....哈哈哈.....”

  ..........

  场中,两人已然面对面。

  钟泽:“数到三,同时出拳。”

  裴松:“你死定了。”

  钟泽:“啧啧,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我挺纳闷,你几次三番辱我骂我,难道不应该是我仇恨你吗?这不反过来了吗.....”

  裴松:“喊数吧。”

  钟泽:“......”

  钟泽:“完全是对牛弹琴,答非所问。”

  裴松:“......”

  钟泽:“一!”

  嚓!

  裴松赶忙收敛心神。

  钟泽:“二!”

  裴松拳头捏紧,同时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对方。

  只要对方“三”一喊出,他必挥出石破天惊的一击,将对方半边身子击碎!

  钟泽有些奇怪的看着裴松.....

  看我干什么?数数啊?

  裴松眼睛一瞪。

  .......

  几个呼吸后,钟泽还是没数三。

  裴松喝道:“还不数?!”

  钟泽眨眨眼,“我数了两个数,还剩一个数留给你,我已经很吃亏了好吧?”

  裴松骂道:“这是什么狗屁规则!”

  钟泽道:“你问问在场所有人,现在是你吃亏还是我吃亏,最后一个数,意味着决定权在你手上,你想什么时候喊就什么时候喊,这还不好?”

  真这么简单?

  你有那么好心?

  呼~~~

  裴松长出一口气,重新调整好状态。

  只要自己最佳状态出拳,对方必死无疑。

  他神色沉静,身如绷弦。

  他要喊了.....

  “三!”

  几乎是他话音刚起的同时,他便挥拳而出!

  那边,钟泽也动了....

  啊~~~

  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