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我先抽个卡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一章 迷雾之后

我先抽个卡 追梦之斑马 2732 2019.07.12 05:30

  这场激烈的邪神之战足足持续了一天一夜。

  十二名死亡眷顾者全部战死,艾文本身也受了不小的创伤,身后六根白骨羽翼转化而成的骸骨触手就剩下了一个,右手臂整个消失,就留下些许的残破骨片。

  但是如此惨重的代价,同样换来了敌人更加巨大的损失。

  那群起码数以千计的普通星之眷族几乎彻底死伤殆尽,两只始祖级深潜者在死亡眷顾者们濒死时的爆发下一死一残。

  而那只完全可以获得旧日支配者称号的始祖级星之眷族被艾文抓住机会生生撕碎,尸体的残片几乎洒满了整片海域。

  至于克苏鲁本身,在没有了帮手之后惨遭死亡火球的狂轰滥炸。

  无论是邪神低语,还是精神侵蚀,这些能够无视距离的手段面对同样邪神级的艾文根本无法起效。

  就好像欺负全身瘫痪只有(触)手勉强能动的瘫痪病人一样,恶劣的某人用远程丢石头(火球)的方式,生生的磨死了这次预言中即将灭世的主角!

  当然,所谓死是带引号的。

  因为作为邪神的一员,艾文很清楚邪神们作为世界的一部分,其实是不会真正死亡的,只要还有人知晓其名,还有眷注留存,邪神终有复苏的那一天。

  而这也是他特意留下了一个死亡眷顾者的原因之一。

  打完大BOSS,一切看起来似乎都迎来了大结局,“勇者”可以回老家结婚,,过上幸福(?)的生活了?

  怎么可能这么简单!这副本又不叫暴走的下水道修理工…

  显然,一切却并没有随着克苏鲁这次短暂的死亡而终结,随着最后一枚紫黑色的大火球打在几乎全身十成熟的克总身上…异变,突然降临!

  不知何时出现的滚滚浓雾,瞬间吞噬了一切!

  艾文感觉有什么属于自己的东西正在被这片迷雾剥离…但是渐渐模糊的记忆,让人却又想不起到底是什么...

  浓雾...

  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

  哪怕以艾文如今的视力,居然都无法穿透这层雾气看到任何的东西,同时,他还敏锐的发现了身上的变化。

  一件风格非常古老的英伦风男士长款风衣穿在他的身上,而他的手里不知何时则握着一把黑色的手杖,冰冷的纯木材质在雾气中带着些许的凉意。

  紧接着,一些扭曲而又诡异,完全由雾气凝结而成的文字浮现在他的眼前。

  ——【你现在是一名受到雇佣的私家侦探,接到受害人家属的委托,去破获一起诡异的杀人案。

  请努力发掘这个世界的真实,破解一切谜团,你将得到伟大存在赐予的奖励!】

  文字如爬行的蛇一般从视线中蠕动,消散,同时四周的浓雾也变得淡了一些。

  现在,艾文终于能够看清四周的环境了。

  第一眼看去,这似乎是一个风格近似于古典欧洲的城市。

  沿着脚下压着碎石的板油路向前远眺,可以隐约分辨出写着字母的街边木牌,一些临街的木质小楼与远处石质的教堂。

  一条河流从不远处穿流而过,在死寂的夜里带起轻微的声响,道路两边的古老的煤气路灯中,不断跳动的细小火焰散发着淡淡的昏黄灯光.

  在迷雾的散射下,反而让人感觉四周越发的昏沉、黑暗...

  就仿佛,有某些可怕的东西隐藏在那些不可见的阴影里...

  艾文看了看四周,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猛然抬起头,顿时看到一个缺失了大概十分之一的残月。

  上面的环形山隐约可辨,甚至还能透过淡淡的雾气看到零星几个星空中最明亮的星辰…

  但是,似乎有那里不对…

  艾文皱着眉,感觉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东西。

  一切,莫名的都有些似曾相识…

  突然,就在他的视线从月亮上离开的刹那,恍惚间,他似乎见到朦胧的月亮猛然变了形状...

  惊鸿一瞥,就宛如一个...悬浮在半空中的巨大眼睛!

  “怎么回事?

  他再次抬起头,看着重新恢复正常没有任何异状的月亮,顿时心中一沉,之后又有些莫名的诧异。

  艾文:等等…这一幕,我怎么好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似的?

  下意识的将手伸进口袋里,指尖很快触碰到一个稍微坚硬的纸片。

  掏出来,看着上面“艾文事务所,解决你一切难题”的花式字母,某人沉思一下,缓缓转身,顿时看到距离自己不到一百米的位置,一栋看起来显然有了不短年头,遍布枯萎藤蔓的三层小楼。

  墙壁上写着格林街114号的木板稍微有些腐朽,缺失了一个钉子让其有些摇摇欲坠,但是至少字迹还能让人勉强分辨出来。

  艾文走过去,之后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本能的用一个最长的钥匙打开了木门,之后轻轻一推。

  “吱…”有些生锈的门闩发出些许刺耳的声音,之后露出黑洞洞的入口。

  借助从窗户散落的路灯的灯光,可以看到小楼一进门的一楼前半部,是一个小小的客厅。

  客厅的地面上铺着布满灰尘和些许垃圾杂物的简陋手工地毯,两边的墙壁上,则挂着几个不知道是谁的人物油画像和抽象的山水风景。

  几张简单的沙发凌乱的摆放在熄灭的壁炉旁。

  在沙发前面,放置了一杯似乎还没喝完的咖啡的圆木桌上,有一封半打开的书信和一个笔记本。

  艾文四处看了看,伸手将挂在门口的煤油灯拿了下来,习惯性的随手弹出一点火星将其点燃,之后将灯放在原木桌上。

  借着昏暗的灯光,他先拿起了那封信。

  这是一份求助信,内容也很简单。

  是一名自称为“尤利娅夫人”的女人向私家侦探艾文先生求助,希望能够帮助她探明自己丈夫真正的死因。

  在信的最后一行写着,对方将会在6月9号拜访。

  艾文眨了眨眼,之后起身四处找了找,很快就在沙发底下发现了一堆报纸,其中最上面的一张时间日期为6月8号。

  上面的头版的标题赫然写着“爱尔兰号蒸汽客轮于今天清晨遇到剧烈风浪沉没,全体船员遇难”

  看重黑白照片上那个有点眼熟,细看之下却似乎又并没见过的蒸汽船,他想了想似乎没什么头绪,很快将报纸丢到一边,转而拿起了另外一本日记。

  这是一个有着纯黑色的封面,看起来非常厚重的日记,随手翻开,顿时一些零零碎碎的内容开始出现。

  “776年3月4日,天气晴。

  今天我的运气真是糟糕透了,就接到一个找猫的委托,最后还被那只该死的猫抓了一下。

  下次再有人找我寻找宠物,我绝对把他扔出去!”

  “776年3月9日,小雨。

  好吧,好吧,我收回自己话,已经好几天没有生意上门了。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委托我找丢失的宠物的话,我觉得我也可以尝试一下...”

  “776年3月11日,阴天。

  该死,我就知道昨天接到那个委托有问题!

  明明只是好心帮一位迷人的女士找丈夫出轨的证据,结果那家伙居然是一个贵族,身上还带着火枪!

  要不是那家伙在情人那边消耗太大,估计那突然一枪真的可能要了我的命,这实在是太糟糕了!”

  …

  “777年6月5日,阴天。

  今天上午出了趟门,买了些东西并去了一家古董店,成功将坏掉的怀表修好了;

  中午见了一位来委托的女士,说起来真是一个美人啊,可惜人家已经结婚,真遗憾;

  晚上出去转了转,夜色很好,还遇到三只小鸟,真是平静的一天啊...”

  “777年5月6日,天气小雨。

  昨天不小心把餐刀给弄丢了,今天上午去买了把新的,之后又去拜访了一下那位美丽的夫人;

  下午四个朋友过来,我们聊了聊,可惜他们没能留下吃完饭就走了;

  当然,依旧是没有任何的生意上门,再这样下去估计我该沿街乞讨了。”

  ……

  “这些东西…为什么我感觉有点眼熟?”

  双眉几乎拧成了一个“川”字,艾文总觉得自己似乎遗忘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那种隐隐的感觉却越来越模糊,就好像醒来后,那悄然消散的梦一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