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的娘子是魔女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 气炸了的新娘子

我的娘子是魔女 快索乐风 2399 2019.11.11 20:30

  就在徐秀抱驴飞奔离去的另一个方向,距离徐府不到十里的地方。

  大红花轿缓行,一行人欢快地吹吹打打着,往徐府而来。

  “停,停,停下!”

  轿中新娘脸蒙红盖头,看不出容貌,只是手足似乎无处安放,声音也有点焦躁。

  队伍中吹打声不息,没有人听到她的喊声。

  新娘在花轿中坐立难安,过了一会,焦虑的她再也忍不住了。

  “定!”

  双手结印,声落,诸人木偶般止住一切动作。

  随后花轿门帘扬起,飘出一袭大红花衣。

  身穿红妆的新娘轻飘飘落到地上,也没看被咒术定住的众人,她揭开头上红盖,露出一张琼鼻俏脸。

  有道是:

  一点朱砂映红唇,两道柳眉画玉瑕;

  最是明眸照皓齿,莹莹粉颜胜娇花。

  新娘子十七八岁,她扬起小脸焦躁地朝天喊道:“师姐,师姐你在哪?”

  声音清脆,犹如珠落玉盘,说不出的动听。

  “青芝,什么事?”

  伴随着清冷的声音,一道黑光“咻”的自天而降。

  来人身穿黑衣腰挎长剑,高高瘦瘦,额侧虽然有青丝垂下,但仍可见红色胎记侵染了半只眼睛,她唇上一粒斗大的黑痣,满脸灰色麻子,端的是一位丑姑娘。

  “师~姐!”

  名为青芝的新娘声音娇憨,上前扯着丑姑娘袖子,双眼汪汪似乎泛着水波气,她可怜巴巴地问道:“我可不可以不嫁?”

  “不行!”

  丑姑娘斩钉截铁地回道,脸色清冷,看不出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哼!”

  青芝生气地别过脸,过不了两息,又回过头来,可怜兮兮地道:“师姐,我不要嫁,我要留在山上陪你。”

  丑姑娘脸色不变,只是目中流露出几分怜惜,语气也缓了下来,道:“青芝,师尊之命,必有她的道理,你就......安心嫁入徐家罢!”

  “我不嫁我不嫁我不嫁!”

  青芝捂着耳朵连连摇头,左手袖口滑落,露出一串刻着神秘符文的铃铛,叮铃作响。

  丑姑娘劝道:“青芝,你别这样,嫁入徐府,便能享人间清福,这是多少女子祈求的富贵呀。”

  “我不要富贵,我不嫁!”

  青芝性子起来,有点小生气地嚷起来。

  丑姑娘有点头疼,但还是冷着脸,喝道:“青芝,师尊的话,难道你都不听了吗?”

  想到自己一向敬爱的师尊,青芝满是纠结。

  丑姑娘多少也了解一点自家师妹,她适时温声安慰道:“青芝呀,我和师尊会经常去探望你的,乖,听话,啊!”

  “还有,青芝你要记住,千万不能脱下手上铃铛!”

  “为什么呀?”

  “因为......她会带给你幸福!”

  ......

  抵不过师姐所言,加上青芝虽然性子娇憨,但素来也算听话,最后,她小脸一垮,垂头丧气地重新上了花轿。

  “定身咒--解!”

  队伍重新起行,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只留下早已飘上高空的丑姑娘,愣愣地看着下方一切。

  师妹啊,不是师尊和我心狠,实在是你天生青冥魔体,宗门已经无法继续为你封禁魔根。

  徐氏乃百代善人之家,府上有玄黄之气遮掩天机,若你和那徐秀结合,百代善荫之气入体,更可泯灭魔根,不至让你入魔,引起正邪两道纷争,为祸天下。

  如此,尘世浩劫不起,仙墟之福也!

  她叫庄红菇,是此间隐宗灵剑门大师姐,此行奉师尊之命,保师妹李青芝安稳嫁入徐府。

  当新娘一行人吹吹打打到达徐府,满身喜庆之色的徐员外连忙奔出府门,和善的胖脸笑成一朵花。

  “花轿到啦,花轿到啦!”

  家丁婢女们欢呼。

  “旺丁,旺丁,还不快叫秀儿出来踢轿门。”

  徐员外眯着一双笑眼,对家丁喊道。

  媒婆上前,双方喜气洋洋地互道几句,随后点起炮仗,就等新郎哥出来。

  “老爷,大事不好了,老爷!”

  不久,炮仗声中,那名为旺丁的侍从,带着衣衫凌乱的旺福急急忙忙地跑了出来,嘴里喊道:“新郎跑了,新郎跑了!”

  众人大惊,尤其是徐员外,脸上笑容僵硬,一片愕然。

  然后媒婆急匆匆地质问:“喂,徐老爷,新郎哥走了,现在怎么办呀?”

  “是啊,怎么办?”

  徐员外看了几眼四周,愣愣自问道,他一向看重信誉,这徐秀一跑,顿时有点傻眼。

  “我不管你哈,赶快让人来踢轿门,我那媒人红包你可不能少哩,不然我就--报官!”

  媒婆嘴里喋喋不休地念叨着,还不忘提醒徐员外。

  “报官?用得着这么严重嘛?”

  徐员外脸一黑,嘴里嘟囔着,心里想道:轿门是一定要踢的,说好为秀儿娶这女子为妻,我徐某人一诺千金,就一定会做到。

  情急之下,他看到侄儿的侍从旺福,急中生智,扯着他来到花桥前,喊道:“旺福,快点,替你家公子踢轿门!”

  “不行啊老爷,公子会打屎我的!”

  旺福虽然憨,但人却不傻,早上徐秀溜走前那番恐吓还历历在目,顿时有点慌。

  “踢不踢?不踢我也打屎你!”

  徐员外也是昏了头,居然一改往日和善,怒目斥道。

  果然,不愧都是姓徐的。

  “快,赶快的!”

  媒婆在旁边嚷嚷道:“这也是为你家公子好哇,怎么会打你呢。”

  旺福看着眼前虎视眈眈的徐员外和媒婆,心里有点发毛之余,也觉得公子应该不会怪自己,于是硬着头皮,瓮声瓮气地应下:“好,我踢!”

  就在众人扯皮之中,花轿里的李青芝已是满脸铁青。

  新郎跑了,还敢让人代踢轿门?

  有这样娶媳妇的吗,这什么破徐家,本小姐还不乐意嫁呢!

  她本就不愿意下山出嫁,这一听到众人搞笑的决定,顿时气炸了。

  一阵风自花轿中吹起,印着“囍”字的门帘高高荡起。

  李青芝凌空飘出,脸带愠怒之色,一身大红嫁衣飞扬。

  “啊~”

  一众凡人都被这神异的一幕吓到了,纷纷摔倒,脑中浮起三个字--妖怪啊!

  李青芝冷着俏脸,目光如电般在惊惧的众人身上扫了一圈。

  随后飘到徐员外头顶,玉手指着他鼻子气冲冲地喝道:“你以为我是老姑婆啊,你以为我乐意嫁啊!”

  接着,目光转到一边的旺福身上。

  “还有你!”

  旺福浑身一震,立马语无伦次地惊呼道:“主母仙女,啊不,仙女主母,我是被逼的!”

  “他是自愿的!”

  旁边,徐员外脱口而出,然后偷偷看了眼露出一张俏脸的李青芝,脸上强作镇定,心里却是在狂喊连连。

  啊,徐秀你个混小子,逃什么婚啊!

  这仙女一般的美娇娘都不要,给我啊,我还年轻!

  李青芝心中憋气,好在吼了那么几句后,已是顺气了许多。

  她看到眼前凡人摔倒一地,瑟瑟发抖,顿时也觉得无趣,转念把怒火移向那罪魁祸首。

  “徐秀,你不要让我找到你,不然--哼!”

  牙咬咬地说完这句话,她便化光遁走,不知所踪。

  那远远地吊在天边的大师姐庄红茹,一看事情不对劲,想追上自家师妹却也为时已晚,不由得心中暗急。

  师妹,你可不要闯祸啊!

  那铃铛,千万不能摘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