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的娘子是魔女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南斗掌生,北斗主死

我的娘子是魔女 快索乐风 2289 2019.12.04 23:31

  灵符门,喜气洋洋的道观中。

  大师兄马叉虫充作傧相,伸长脖子扬声高喊: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喊这么急,要赶着投胎啊你!”

  开始还挺抑扬顿挫,待到后面一句,还不待徐秀、李青芝拜完,马叉虫就急急念了出来,惹得玄清子一阵笑骂。

  “哈哈哈哈......”

  就在众人也在欢乐大笑中。

  轰!

  剧烈的爆炸声传来,地动天摇,道观屋顶都漏下了几道砂砾。

  不好,山门破了!

  婚礼已完成,三位长辈呼的就往外面跑,小辈们连带徐秀、李青芝两位新郎新娘也急忙跟出去。

  “不好了,不好了!”

  李长彦的身影,慌慌张张地从山腰飞上来,对众人喊道:“他们杀进来了!”

  “别慌!”

  钟师叔喝道:“他们有多少......”

  话未问完。

  “哈哈哈哈哈......”

  一阵猖狂笑声中,山路间有白光汹涌而上,摧枯拉朽地把防御阵法一扫而空,随后,数十道遁光飞了上来。

  “这就是洞中洞法界的修士?”

  “咦,原来他们在举办婚事呀,真是可喜可贺!”

  “洞中洞,我灵咒门,又回来了!”

  当头三人,皆是分神大修士,口中或疑惑发问,或讶异奇叹,或放声大吼,不一而足。

  “是你们!”

  玄清子看到来人大部分身穿熟悉的玄色道袍,立马瞪眼怒骂:“叛师灭祖之徒,竟然还敢回来洞中洞?”

  “为何不敢?”

  韩道人忍着激动,走前数步,昂头扬声道:“我灵咒门的东西,是时候到此拿回去了!”

  “呱噪!”

  轻喝声淡淡响起,陆掌门素手轻扬,腰上长剑自动脱鞘而出。

  她分神期气势大放,道观前平地生起狂风,一道十丈青色剑光应声而成,骤然朝韩道人劈下。

  “护身咒!”

  韩道人也是反应极快,暴喝中,双手幻影般速速结印,给身上套上一层厚厚的白光护罩。

  轰!

  剑光落在护罩上,十寸厚的护身咒白光闪烁,摇摇欲碎。

  而韩道人也被滔天剑光劈得连连后滑,双脚和地面摩擦,发出“吱吱”声。

  “道友好修为,且接我一招北斗杀生咒!”

  居中的张道人双目一亮,自地上腾身而起,翻掌拍下,掌风所及,笼罩洞中洞所有人。

  炽烈的乳白色光芒亮起,他掌中仿佛印着个太阳般,刺得人双眼生疼。

  “上清横剑式--护!”

  陆掌门面色一变,倏地收回法剑,化为丈许粗细,往众人面前横着一挡。

  轰轰!

  青白两色光芒相撞,发出剧烈的冲击声,空气瞬间被压缩着炸开,波纹般往四面八方扩散。

  地上风沙飞转,草木齐根倒卷而飞,就连灵符门道观,也大门崩塌,被掀翻了三分之一屋顶。

  两人对了一招,不分胜负。

  张道人也没继续出手,他借着碰撞的反弹力,飘飘然落回原处。

  “南斗掌生,北斗主死,北斗杀生咒!”

  陆掌门一脸凝重,朝对面询问:“你是上宗洞虚之人?”

  “道友好修为!”

  张道人赞赏地看着陆掌门,傲然道:“不错,我乃洞虚东苍下宗,天行宗大长老--张天瀚!”

  随后,他回问:“未请教道友名号?”

  “道友不敢当!”

  陆掌门面带寒霜,冷冷道:“灵剑门,陆剑欣!”

  “原来是百年前一剑斩妖的陆上人!”

  张天瀚双目一闪,拱手道:“久仰大名,幸会幸会!”

  他之所以叫陆掌门为陆上人,是因为修士一入合真境,便是大修士,称上人。

  “呵,想不到还有人记得吾之名号!”

  陆掌门手持法剑,冷声道:“阁下乃上宗之人,不知来我洞中洞有何贵干?”

  “哈哈!”

  张天瀚笑了下,转头道:“这,你就要问韩道友了!”

  被陆掌门劈了一剑的韩道人只是吃了点亏,并未受伤。

  闻言,他上前一步,高声说:“我灵咒门本是洞中洞一脉,如今欲回故地,你们灵剑、灵符两脉,是时候把《玉清咒经》还给我们了。”

  “放屁!”

  玄清子怒骂一声,挺身而出,喝道:“灵咒门欺师灭祖,早已被逐出门墙,安能再入洞中洞?”

  “再说,数千年前,你们祸乱洞中洞之时,《玉清咒经》就已被毁,难道你门中长辈未曾告知你么?”

  顿了一下,玄清子讥笑道:“还是说,灵咒门甘当天行宗爪牙,他们竟然连《玉清咒经》也不舍得赐给你们?”

  所谓三清开道,仙墟界最正统的功法就是三清真经,而这三清真经,也是七大正道上宗立基之本。

  只是时光荏苒,经后人增补发展,真经演变不停,逐渐大有差异罢了。

  诸宗也因此各有侧重,比如洞虚宗,就是主修《玉清咒经》,追求一咒在身,代天行事。

  堂堂上宗最重要的真经,怎么可能轻易传给归附过来的门派?

  “你......”

  韩道人听到玄清子讥讽,瞬间被气得吹胡子瞪眼,说不出话来。

  “咳、咳!”

  张天瀚闻言,咳了两声,准备发话。

  正当这个时候,左道人悄声传音道:“道兄慎行,方才我暗里推演吉凶,卦象未明,但似有不详,需得小心!”

  哦?

  张天瀚眉头一凝,看向玄清子,缓缓开口问:“道友口齿锋利,在下佩服,不知你又是何许人也?”

  玄清子心里沉重,但面上却是不屑一顾地傲然道:“本座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灵符门掌门,玉树临风玄清子是也!”

  “哦?原来又是东苍神匙一战的名人,晚辈钦佩钦佩!”

  张天瀚面色慎重,拱手讶异地说:“听闻前辈当年万符镇尸,端的是威风凛凛,怎的却还掩饰修为?莫不是浪得虚名?”

  “你......”

  玄清子顿时被呛了一口。

  难道我身上有伤也要对你说?

  那不是摆明告诉你们这些恶徒:我已经不复当年雄风了,现在虚得很,你们快来打我啊!

  “废话少说,你们破我山门,强闯洞中洞法界,意欲何为?”

  玄清子沉着脸,喝问道。

  张天瀚那边,三位大修士眼神交流,暗中传音。

  最后,韩道人沉声道:“我们灵咒门,今天是定要重回洞中洞的,你们如何说?”

  “做梦!”

  ”不可能!

  玄清子、陆掌门不作商量地回道。

  “那你们是想死战了?”

  韩道人目中寒光闪烁,威胁道:“你们或许可以逃得一劫,但就是不知道,是否忍心舍弃门下小辈?莫说我没有提醒你们,稍后开战,洞中怕是要血流成河......”

  说话中,他眼神阴沉地,在洞中洞小辈们身上逐一扫过。

  “你敢?”

  玄清子勃然大怒,伸手从八卦布兜里掏出宝光闪闪的金琢,作势就要爆发。

  法宝?

  金琢一出来,张天瀚心中警钟大震。

  他想起方才左道人示警,双目一闪,上前劝阻道:“诸位道友,且听我一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