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的娘子是魔女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误上佳人床

我的娘子是魔女 快索乐风 2173 2019.11.24 23:30

  连静心堂的门都没关,徐秀跟在急吼吼的大师兄身后,又来到了那个土包上。

  “呐,拿着,待会儿你把这瓶东西倒进灵剑门的水井中。”

  大师兄掏出一个小瓶子,塞到徐秀手上,道。

  “大师兄,这是什么?”

  徐秀好奇地问。

  “泻药!”

  大师兄简短地回答,嘴里补了句:“超猛那种!”

  在徐秀沉默之中,大师兄又捏着个小瓶子,对着月光举高,眯眼看了看,然后嘴角翘起,露出一丝贱笑。

  看到大师兄一脸淫荡的样子,徐秀更是好奇,问:“师兄,这又是什么?”

  “瘙痒虫!”

  大师兄得意地道:“只要让这种虫沾身,不单身体瘙痒难耐,就是心里,也......嘿嘿嘿!”

  徐秀:“......”

  这大师兄,是不是有点......

  太损了?

  这种事情,我徐秀可做不来。

  要不,待会儿敷衍完事?

  再找个机会提醒一下青芝。

  嗯,就是这样。

  满脸兴奋的大师兄不知道自家小师弟想法,他猫着腰,扯着徐秀来到灵剑门侧面围墙。

  “大师兄,我们怎么进去?”

  看着几乎丈高的围墙,徐秀疑惑地问。

  “简单!”

  大师兄压低声线回答,同时拿出几张符纸,给了徐秀两张,道:“这符纸,一张是穿墙符,贴到身上就能穿墙;另一张是匿息符,贴到身上就没人能看到你。”

  这么神奇?

  看着手中画着玄妙线条的两张符纸,徐秀有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五师弟,看好了,这样贴!”

  大师兄把两张符纸分别正贴到左右肩膀,道:“待会儿我喊进去,就什么都不用管,往里面冲就是了。”

  “好!”

  徐秀应了声,学着大师兄的样子贴好符纸,想起一个问题,于是问:“那个水井在哪?”

  “澡堂门口。”

  大师兄道:“好了,我们--进去!”

  他说完就奔跑起来,直直往围墙撞去。

  这里是灵剑门道观右边围墙,按照前几日三师兄的说法,就是睡房位置,和澡堂那边有点距离。

  想到这点,徐秀也不敢耽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埋头往前面冲去。

  呼!

  这一抬腿,似乎脚下踏着风般,徐秀只觉得整个人轻飘飘的,仿佛要飞起来,唰的就穿过了围墙。

  旁边大师兄穿墙的位置,内边墙角下有坨瘀黑的布团。

  身体没入围墙中,大师兄右脚伸出,就把布团踩了个正。

  然后,他浑身一滞,卡在了围墙中。

  糟糕,是女人的天葵!

  大师兄往脚下一看,心里惊呼起来。

  他身体卡在墙壁之中,进不得退不得,着急之间,旁边黑影一闪,徐秀已是飞一样越了过去。

  “喂,跑这么快干嘛?”

  大师兄压低声线喊道:“五师弟,停,停下啊!”

  听到喊声,徐秀匆忙回头,看到大师兄似乎被卡住了。

  “哎呀,我停不......”

  他话未说完,身影就撞进了又一道墙壁,消失不见。

  大师兄:“......”

  徐秀本就没有使用符篆的经验,先前又铆足了劲,这下是想停都停不下来。

  也不知道撞了几道围墙,随后,他脚下好像踩到了根棍子,一滑,就朝前面扑了出去。

  ......

  这夜,李青芝修持完道法,爬上床榻刚想吹灭烛火。

  突然风声一响,灵觉中,似乎有只什么东西扑了过来。

  她立马往挂着剑鞭的床头翻身一闪。

  “啊~”

  压抑的呼声中,徐秀摔向李青芝的床榻。

  因为他身上贴着穿墙符,所以直接就穿过了床铺,摔在床底下。

  咚!

  “哎哟!”

  徐秀条件反射地想爬起身,但是肩膀上两张符纸已经脱落,一头撞到床板上,发出一声痛呼。

  幸好两张符纸就在身下,他连忙抓了起来。

  仰躺在床底,徐秀眼角看到外面似乎有亮光,于是双腿一撑,滑了出来。

  正好李青芝疑惑地俯身探向床下,两人面对面撞了个正。

  “啊~”

  两人都只觉得眼前一花,冒了个头颅出来,双双被吓了一跳,也没看清对方是什么人。

  李青芝弹也似的直起身体,右手两指马上并成剑状,一拉。

  挂在床头的剑鞭瞬间绷直成修长的针锥状,飞了过来。

  而徐秀呢,他身子一缩,又躲进了床底下。

  “去!”

  李青芝低喝一声,剑鞭凌空往床底捅去。

  不好!

  听到喝声,徐秀便知道危险,他就地一滚,挨着床尾躲开了刺过来的剑鞭。

  咻咻咻!

  剑鞭钻进床底,像鱼尾巴一样搅了几下,擦着徐秀胳膊,差点就伤到了他。

  情势危急,徐秀不假思索的,就从床尾爬了出去,也没时间把符纸重新贴上。

  当他在床尾外往上直身而起的时候,李青芝正翻身跳到桌边。

  “死!”

  李青芝看都没看,双指一动,闻声指挥着剑鞭刺向床尾。

  虽然生在富裕人家,但徐秀也没落下锻炼身体,在普通人中身手也算敏捷。

  他也是机灵,还没等站直身体,双腿就是一蹬,鱼跃进床榻上,再一次躲过了李青芝的飞剑。

  抬头,徐秀认出了李青芝,急忙喊道:“仙子,是我啊!”

  李青芝也是转过身认出了徐秀,冷笑道:“呵......原来是你--灵符门的色狼。”

  “青芝仙子,你别误会,我不是色狼!”

  徐秀靠着墙壁,急急解释。

  李青芝俏脸上带着愠怒,喝问道:“我问你,你是不是灵符门弟子?”

  “额......是!”

  自那天大师兄被抓,徐秀就知道李青芝肯定已经知道了自己身份,唯有苦着脸答是。

  因为早几日的事,李青芝被几位师妹好一顿白眼。

  所以重新见到徐秀,她也是心中窝火。

  “呵呵!”

  李青芝冷笑两声,道:“你三更半夜闯进我房间里,有什么企图?说!”

  “不,不是这样的......”

  徐秀哭笑不得地道:“青芝仙子,我是不小心才......”

  “不小心就爬上了我的床?”

  徐秀话未说完,李青芝就勃然大怒,质问道:“要是有心,那岂不是......岂不是......”

  说着,气得俏脸泛白,嘴唇都哆嗦了起来。

  李青芝也没想继续听徐秀解释,手一动,剑鞭再度凌空刺了过去。

  我......

  徐秀身体往侧边一躺,扯过棉被蒙住自己,在被窝里连忙把两张符纸贴到肩膀上。

  噗!

  床上被子平了下去,剑鞭刺中墙壁,发出一声响。

  李青芝过去揭开被子一看,徐秀的身影已是隐匿不见,心里就知道这肯定是灵符门的符篆之术。

  于是伸手拔出剑鞭,转身喝道:“出来,你既然有胆子进来,就别当缩头乌龟,出来给我说个明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