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的娘子是魔女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义薄云天大师兄

我的娘子是魔女 快索乐风 2635 2019.11.25 23:30

  咦?趁你慌,要你......心!

  徐秀心里一动,脚下稍微用力抵抗着李青芝推拉,道:“哎,青芝,我是真心的,你给我个机会嘛!”

  这下,却是连仙子都不叫了,直接就叫青芝。

  师妹们走过来了,要是她们看到自己房里有个男子,还是灵符门弟子,那怎么得了?

  “你、你......你先出去!”

  李青芝很慌张,也没注意到徐秀口中称呼的改变。

  她用力把徐秀强行推出房间外,关门,背靠着房门回过神来,脸上表情有点哭笑不得,但是芳心又在胸腔里噗噗噗的跳了起来。

  看着关上的房门,徐秀揉了揉鼻子,把匿息符贴好。

  都说表白是胜利的凯歌,而不是冲锋的号角。

  刚才为了破局,冲动之下,稀里糊涂的就进行了人生第一次表白,没有被青芝直接拒绝,就已经是个不错的结果了。

  好吧,我不急,我慢慢来!

  我要努力修炼,强大到你关不上房间门。

  徐秀心里杂七杂八的想着,小心迈动脚步,往来时的侧面围墙走去。

  到得来时的位置,看到大师兄还卡在那里,正红着脸无声挣扎着。

  “额......大师兄你这是肿么了?”

  徐秀接下匿息符,好奇地问。

  “五师弟,快拉我出来!”

  大师兄一看到徐秀,就哭丧着脸急急道。

  “笨蛋,从后面拉!”

  徐秀刚伸手,大师兄就急吼吼地骂了句。

  好吧!

  徐秀穿出围墙,伸手扯着大师兄腰带使劲拉了两下,没有拉动。

  随后,他看着大师兄撅起的屁股,心里涌起个大胆的想法。

  “对不起了,大师兄!”

  他双掌合什说了句,然后揭下身上穿墙符,往大师兄屁股上一贴,伸腿--

  走你!

  把大师兄踹了进去。

  “啊!你个混账......”

  似乎,大师兄有点气急败坏。

  与此同时,隐隐约约中,围墙内传来惊叫。

  “啊......灵符门的色狼又来了,姐妹们快出来!”

  不一会儿,喊打声、惨呼声相继响起,连成一片。

  额......

  听着里面的喧闹,徐秀缩了缩脑袋,心里默默祈祷着:大师兄,希望你一切安好!

  为大师兄祈祷完,徐秀左右看了看,有点纠结。

  想离去吧,大师兄还在里面,好像有点不讲义气。

  留在这吧,待会儿又不知道会不会殃及池鱼?

  就在徐秀犹豫之中,一股宏大的气机自灵剑门中升起。

  仿佛有座大山压了过来般,他感到呼吸变得艰难起来。

  咻咻!

  天上两道遁光飞下。

  “你是谁?在此做什么?”

  喝问声从背后传来,徐秀转身,看到了钟师叔和李长彦。

  “是你?”

  李长彦认出了徐秀,当下冷着脸质问道:“你这好色之徒,鬼鬼祟祟的,在这里做什么?”

  又是不问情由先扣帽子那一套。

  “钟师叔好!”

  徐秀没有理会李长彦,拱手对钟师叔打了声招呼。

  “你为何称我师叔?”

  钟师叔锐利的目光刺了过来,带着几分审视的神色,问。

  “禀师叔!”

  面对那锐利的目光,徐秀不慌不忙地回答:“前几日我被玄清子师父收于门下,如今也是灵符门弟子。”

  “哦?你却是好运道,竟能遇着我师兄。”

  钟师叔双目一闪,面色缓了下来,看向围墙,转口问:“里面是怎么回事?”

  “额......“

  徐秀还没回答,风声一动,旁边已是落下了一排人。

  “钟道友,你回来了?”

  一道如沐春风的声音响起:“不知道封山之事,筹备得如何?”

  “陆掌门好!”

  钟师叔走了上来,拱手道:“我这边诸事已料理妥当,等我师兄归来,随时可以封山。”

  徐秀再次转身,便看到眼前站着一排各具芝兰的美女,李青芝几师妹郝然在列。

  而当中一名盛装女子,猜不出具体年龄,看着就像三十来岁,她五官端庄,脸上挂着抹浅笑,让人看着就觉得如沐春风。

  陆掌门?

  刚才那股压迫感,肯定是来自她身上。

  徐秀站到钟师叔背后,推测道。

  这就是李青芝的师尊吗?

  虽然她身上气势已经收敛,脸上也挂着浅笑,但面对面站着,徐秀心里还是感到有点不自在。

  一方面是因为刚才那股气机的压迫,让徐秀毛骨悚然。

  另一方面是,她手上拎小鸡般提着个狼狈的身影,微胖,正是大师兄。

  “陆掌门,这是......”

  钟师叔看向瑟瑟发抖的大师兄,对陆掌门询问道。

  “呵!”

  陆掌门轻轻一笑,看了眼手中的大师兄,摇了摇头,有点好笑地说:“这顽皮的小辈,竟拿瘙痒虫来我门中捣事。”

  钟师叔:“......”

  因为了解马叉虫的性子,钟师叔当下便无语起来。

  稍微斟酌了下,钟师叔对陆掌门道:“小辈无知,竟然尽做些无赖事,看在我师兄面上,不知陆掌门能否高抬贵手?”

  “也不是什么大事,往后别再犯就是了。”

  陆掌门随手把马叉虫扔了过来,看起来也不计较,嘴里却又补了句:“我可不看那牛大春脸面。”

  牛大春?

  徐秀听到这个名字,心里就是一愣,差点笑了出来。

  这就是师父大名?

  玉树临风玄清子--牛大春,嗯?

  怪不得......

  他那天说什么都不肯说出自己名讳。

  这名字,可真是......

  接地气得很!

  “只是灵符门下弟子,可都得好好调教一番性子才是,免得日后惹祸。”

  顿了下,陆掌门的声音又淡淡响起。

  “谢过陆掌门了!”

  钟师叔施了一礼,道:“我定会转告师兄,让他好好磨练一翻门下......”

  说着,钟师叔尴尬地扯了下脸皮,有点说不下去。

  “呵呵!”

  陆掌门也是深知牛大春师徒德性,摇头笑了笑。

  “那个谁,你看什么?”

  突然,三师妹的声音对着徐秀响起。

  此刻,他正满心欢喜的看着规规矩矩的李青芝,虽然迎来了对方几个白眼,但并不妨碍他欣赏她的一颦一笑。

  耳中传来喝声,徐秀脸上现出茫然的神色,面对众人看过来的目光,他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表示--这是叫我吗?

  “对,就是你!”

  三师妹注意到徐秀和李青芝的神态,联想起前几日在湖边被两人一顿忽悠,这心里的气啊,顿时就上来了,于是冷冷地道:“刚才你在这里鬼鬼祟祟的做什么?是不是和马叉虫一起过来捣乱的?”

  “绿苞小妞,你可不要乱说!”

  这个时候,脱离了陆掌门禁锢的大师兄,从地上爬起来发声了:“五师弟陪我过来,只是在这里看风的,他什么都不知道。”

  不打自招之后,大师兄很是义气的包揽了所有罪过,他挺着胸膛,摆出一副义薄云天的样子,大声道:“你们要是想报复的话,尽管找我,可万莫伤着五师弟,他还没开始修行呢,皮薄得很!”

  徐秀:“......”

  大师兄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不说话就行了啊,为毛要急着帮我摆脱?

  拜托,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我就是跟你一起过来捣乱的吗?

  虽然心里是这样腹诽的,但徐秀还是很感动。

  这大师兄......

  很讲义气,就是脑子不太行!

  “陆掌门!”

  李长彦也注意到了徐秀和李青芝间的眼神交流,他心里很不舒服,于是也出声道:“方才我和师父到达此地之时,确实看到这小......师弟在此不知想做什么,你看他手上,可还拿着匿息符。”

  钟师叔转头看向李长彦,脸上有点愕然。

  又是个将要被牛大春耽误的少年。

  陆掌门瞥了眼徐秀,心里想着的同时,不以为意地摆摆手,道:“此事就此作罢吧!”

  “我们回去!”

  她对几位神色各异的徒弟说了句,随后遁光一闪,摄拿着徒儿们就返回了灵剑门。

  灵符门,内堂。

  祖师画像面前,徐秀和大师兄规规矩矩地低头跪着。

  钟师叔面无表情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李长彦站在其身边,目光闪烁。

  没有人说话,气氛,有点沉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