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的娘子是魔女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6章 风起误会渐消时

我的娘子是魔女 快索乐风 2530 2019.12.02 23:30

  虽然洞中洞两门派小辈弟子间多有互相戏耍的小纷争,但毕竟性别不同,又长年同处一个山头修行,倒也称不上伤和气,只是灵剑门的姑娘从来不会主动去灵符门。

  这日,多云,无风。

  因为徐秀、李青芝成婚在即,那些姑娘们,难得一见的跑了过来。

  在玄清子呼呼喝喝中,她们和马叉虫三师兄弟一起,喜气洋洋地拿着大红绸带、地毯等,为即将成婚的两口子铺设房舍、卧具。

  期间免不了打打闹闹,所以,洞中洞早早的就热闹了起来。

  巳时刚到,趁着众人忙碌的间隙,一道娇小的身影,鬼鬼祟祟地来到厨房门口,闪了进去。

  “喂,呆子,还不出发啊,你在捣鼓什么?当心待会儿去晚了,二师姐打你哦!”

  徐秀闻声抬头,看到是紫兰,连忙回道:“就去、就去,晚不了!”

  也不知道青芝会不会拔剑相对?

  不过,既然她肯在成婚前约见自己,无论如何,总归是件好事!

  他一边想着,一边把装着汤水的瓦罐放进小篮子里。

  “呀,这是什么汤??”

  紫兰在锅边吸着鼻子,双眼闪闪发光地问。

  “莲子兔心汤,有安神静心之效,我给大家都准备了哦,就在锅里!”

  徐秀已经挽着小篮子走到门边,听到紫兰问话,便回头笑答,然后转头离去。

  兔心?

  紫兰疑惑了一下,随后想起整个洞中洞,只有灵剑门在山下养有几窝可爱的灵兔,不由得睁大了双眼。

  “啊~你个混蛋!”

  ......

  徐秀来到驼峰凉亭的时候,时间尚早,他见李青芝还没有到来,便坐到亭中石桌旁默默等候。

  巳时正,背后风声响起,徐秀回头,便看到李青芝面无表情地踏入亭中。

  他连忙起身,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惊喜地道:“青芝,你来了!”

  李青芝冷冷地盯着徐秀,从鼻腔里喷出一声哼。

  下一刻,她拔出剑鞭,抽了过去。

  闪着寒光的黑色剑鞭直冲眼眸,徐秀闭上眼,硬生生忍住躲避的冲动,心想:如果让她抽一鞭就能消心头之气的话,那也值得!

  啪!

  响声传来,身上却不痛,徐秀意外地睁开双眼,只见旁边石桌上,篮子旁边多了道深痕。

  李青芝手执剑鞭,面带寒霜地问:“为何不闪?”

  “不敢!”

  笑容僵硬在脸上,徐秀勉强回道。

  “呵呵!不敢?”

  李青芝冷笑一声,喝道:“你胆儿不是很肥的吗?”

  徐秀马上想到前天调戏陆掌门之事,急忙说:“不是,青芝你听我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的!”

  话未说完,就被李青芝冷冷打断。

  “不是,青芝,我那日是......”

  看到李青芝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徐秀急急说着,腿一动,就想凑上去解释。

  “站住,退后!”

  李青芝剑鞭一伸,直直顶在徐秀鼻尖,喝道。

  “好、好好......”

  尽管心里着急,但徐秀还是立马举高双手,后退了两步。

  “说!”

  李青芝道:“前日为何调戏我师尊?”

  “冤枉啊,青芝!”

  得到说话的机会,徐秀连连解释:“前日之事不是你想的那样,皆因我喝了异口同声符符水,被师父控制着,才说了那些话。”

  “你也知道,陆掌门修为高深莫测,我哪有胆子冒犯她老人家呀。”

  “要真是我的话,不提你师尊,就是我师父玄清子,还不得把我腿给打断,哪还能好好地站在这跟你说话呢。”

  面无表情地听着徐秀解释,李青芝暗地里哼了声,狠狠想道:哼,要不是师尊也说过罪魁祸首是牛大春,我早就一剑戳过去了,你以为自己还能好好站在这里?

  “好,那我再问你!”

  李青芝表情毫无变化,冷邦邦地说:“为何骗我说叫李长生?”

  额......差点忘记了还有这茬事!

  “因为、因为......”

  徐秀脑筋急速转动,解释说:“那日在湖边,看到......看到湖水翻天,又有妖怪哭嚎,见青芝你面带煞气飞下,因一时惊慌,所以......”

  “什么?”

  李青芝柳眉一竖,怒道:“那你是说我凶咯?”

  “不是不是!”

  顿时,徐秀急了,摆手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几个意思?”

  “我、我......”

  面对这个提问,徐秀张口结舌,急得快哭了。

  “哼!”

  看到徐秀手足无措的挫样,李青芝火气未消,用剑鞭指着他鼻子,继续怒问:“我问你,上次成婚当日,你怎么敢做出逃婚之事?”

  “啊?”

  徐秀楞了下,冷汗唰的就流了下来。

  “啊什么,快说!”

  李青芝生气地甩了下手,剑鞭打在地上,发出“啪”的一声响。

  看着寒光闪闪的剑鞭,徐秀咽了口唾沫,也没解释,一脸惭愧的认错:“青芝,那是我不对......”

  “知道错了?”

  “嗯嗯!”

  “错在哪里?”

  “......”

  见到徐秀光张嘴不说话,李青芝更气了。

  你个混蛋,竟然敢逃婚,害我脸都丢光了!

  “说!”

  李青芝瞪起好看的双眼。

  天啊,这让我怎么回答?

  难道说是因为旺福说你长得奇丑无比?

  徐秀哭丧着脸道:“青芝,我、我......我对不起你!”

  “混蛋!一句对不起就完事了吗?你、你......气死本姑娘了!啊!”

  啪啪啪,剑鞭接连抽到地上,一阵石屑纷飞。

  看到青芝气呼呼的样子,徐秀本来不知道该怎样做,突然,脑袋里灵光一闪,鬼使神差地开口说:“要不......你揍我一顿,消消气?”

  哟嚯!

  闻言,李青芝止住剑鞭,两眼放光地看了过来。

  “呃......不能用剑鞭!”

  心里一突,徐秀连忙补了句。

  “好!”

  李青芝干净利落地收起宝贝,挽起衣袖,张牙舞爪地扑了过去。

  ......

  半炷香后,李青芝神清气爽地放下衣袖,坐到石桌边的椅子上,转头喝道:“喂,赖在地上干什么,还不快起来!”

  吸......

  徐秀吸着凉气,从地上爬起来。

  这个时候,他只觉得浑身生疼。

  万幸的是,青芝下手还有点分寸,没有往脸上打,也没有伤筋动骨,只是挑肉厚的地方往死里揍,也不知道她使得什么手法,竟然没有让受锤的地方生起瘀黑色。

  好吧,虽然有点受虐的嫌疑,但挨一顿揍,就换得未婚娘子消气,说起来,也未尝不是另一种那啥之乐嘛。

  毕竟是自己有错在先,徐秀很快就摆正了心态。

  “青芝你累了吧,来,喝口汤润润喉!”

  徐秀揭开石桌上的瓦罐,倒了碗汤,微笑着递过去。

  我他么真是条卑微的舔狗呀,彼其娘之!

  他在心里狠狠地鄙视了下自己。

  不对,自己是在舔未婚娘子呀,这种夫妻间的趣事,怎么可以说是狗呢?

  转念一想,徐秀瞬间释然了。

  李青芝接过玉碗,美滋滋地呷了一口。

  咦?

  这是什么汤,虽然清淡,但不是一般的好喝呢。

  最主要的是,真的很润喉!

  她咕噜咕噜几大口喝完,放下碗一看,徐秀正龇牙咧嘴地揉着老腰。

  也不知道怎么的,轻声地,李青芝脱口而出:“很疼吗?”

  “不疼不疼!”

  徐秀立马坐正身体,脸上挂起大大的笑容,伸手道:“来,我再给你倒一碗!”

  额......

  李青芝也不是那种鸡肠小肚的人,看着眉开眼笑地给自己倒汤水的少年,她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就在两人暂时揭开误会的这刻,两道代表危急召集的红光,分别从灵符门、灵剑门里射起,直刺云层。

  同时,洞中洞多年未曾敲响的敌袭警钟声大震。

  当当当当当......

  天上乌云滚动,山间落叶纷飞,风,起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