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的娘子是魔女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 新郎哥看起来就很好欺负

我的娘子是魔女 快索乐风 2360 2019.12.06 18:30

  入天行宗,得《玉清咒经》,这是李长彦盘算了一段时间的事。

  闻言,他面上现出挣扎之色。

  背后,是有十几年养育之恩的师门。

  身前,是能踏入仙道新世界的上宗。

  是继续拼命,还是就此俯首?

  呵,自从停止山门匿息阵法那一刻起,自己还有选择吗?

  李长彦双目一暗,咬牙吐出三个字:“我,认输!”

  他站起身来,收回雷火符,顿时一阵茫然。

  这个时候,该向前,还是往后?

  “长彦,这是怎么回事?”

  后方,钟师叔铁青着脸喝问。

  李长彦回头,看着自家师父,沉默。

  “哈哈哈!这位道友,不好意思了!”

  张天瀚大笑两声,对钟师叔说:“前些时间偶遇长彦,我见其天资尚可,便答应把他收归门墙,你没有意见吧?”

  “哦,对了,方才洞中洞山门气机甚是玄妙,要不是阵法骤停,我等怕是还需花费些许时日,才能进得来。”

  什么?

  听到这里,钟师叔哪里还想不明白原因。

  按洞中洞法界的防御程度,寻常情况下,怎么可能突然间就被破开山门?

  原来......

  “长彦,你,为何要如此做?”

  看着沉默不语的爱徒,钟师叔有点痛心。

  “过来罢!”

  张天瀚笑吟吟地对李长彦道。

  李长彦眼神莫名地看了钟师叔一眼,回头,垂首向前。

  “李长彦!”

  玄清子暴喝一声,怒冲冲地喝问道:“宗门待你不薄,你这是要背师叛门吗?”

  听到玄清子的声音,李长彦脚步一顿,转身。

  “呵呵!”

  他冷笑两声,盯着玄清子,不屑地反问:“宗门待我不薄?”

  “我上山十四载,修道十二年,十九岁蕴神在望,自问天资过人,门中同辈有谁能比?若是寻常宗门,早已立为嫡传,授予真经。”

  “但是你呢?仅仅赐我真传之位,更可恶的是,你们可有当我是门中真传?”

  说着,李长彦表情狰狞起来,愤恨地吐出心中经年积怨:

  “五年前,我三元合一,破归元而入无漏,你以师门规定为由,不肯授我真经。”

  “但是马叉虫呢,五年前他才刚刚通幽九转,你就把他列为真传,授予《太清符经》,难道,就因为他是出自你座下吗?”

  李长彦面上肌肉抽搐,神色狰狞地说:“还有,你看看自家不成器的徒弟,手上都拿着什么?法器,全部皆是法器!”

  “我呢?门中可曾赐过我一件法器?”

  他把袖中短剑、符篆全部掏出来,继续道:“我之符篆、法器,尽是独自祭炼,除了师父指导,师门可曾给予我半点帮助?”

  一番话,说得玄清子哑口无言。

  难道,要我说是看你心性狂妄、不分黑白,为防日后惹祸,加以磨炼么?

  灵符门弟子分内门、真传、嫡传三等,但因为门下弟子比较少,自己在真、嫡名份和传功授法上面,的确有所偏颇,玄清子也无言以对。

  随即,李长彦把手上东西收回袖中,看向陆掌门道:“还有你!人人皆知我爱慕青芝,为何你视而不见?师父代我求婚数次,尽皆无情回绝。”

  “偏偏......”

  他指着徐秀,愤恨地说:“偏偏要把青芝许配与他?这小子上山未足半月,哪里比得上我?”

  “更何况,他曾夜窥灵剑门,又曾当众调戏于你,这等淫邪之徒......”

  李长彦双目泛红,满腔激愤,气得嘴唇都哆嗦起来,道:“何德何能可娶青芝为妻?啊?”

  额......

  这样说下来,好像,这李长彦还蛮惨的!

  徐秀看着失态的李长彦,也不知道是该同情,还是该庆幸。

  虽然这家伙为人是不分皂白了点,却是未曾挑过什么事,自己前段时间和他起过纠纷,但上山以来,除了罚去风霜岩那次,也并未见他主动过来教训自己。

  不过,这家伙心性是真的不行,说话很偏激,都是在怪罪其他人,从未找过自身原因。

  或许大家都有错,但是不管怎么说,投敌叛门总是不对滴!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这样一想,徐秀对他就再也生不起同情之感了。

  “我说!”

  不以为然地看着眼前一幕,张天瀚开口提醒道:“还有一场斗法呢,你们是要继续赌斗?还是直接让韩道友入主洞中洞法界算了。”

  “两位门主皆为上人,想不到御下之道却是这般......”

  他没有说出形容词,转口说:“看来是两位脱离红尘太久了,不如都加入我洞虚下门之列?”

  “我以上宗之名担保,往后绝不会有人再打扰洞中洞,你们也就不用为了那个秘密,继续与世长绝了,如何?”

  玄清子和陆掌门对视一眼,面色深深地沉了下去。

  “我洞中洞能有什么秘密?”

  陆掌门面无表情地道。

  “哈哈,陆上人,你可不要欺张某年轻!”

  张天瀚笑了下,道:“我曾遍阅典籍,偶知有一天虚宗,乃三清嫡传,上古之时圣人辈出,霸绝天上地下,传闻,自太古神魔一战以来,除却圣地之外,他们是仙墟界唯一拥有仙经的宗门。”

  他说完,转头看着韩道人,继续道:“万年时光飞逝,或许韩道友也不知,洞中洞就是天虚宗遗传!”

  “荒谬!”

  陆掌门深深地看了眼张天瀚,不屑地说:“我洞中洞传承万年,不曾闻天虚宗之名。”

  “仙墟人人皆知仙经遗失已逾十万年之久,却不知阁下是从哪里杜撰出来的这等宗门,竟然能保有仙经?”

  呵呵!

  张天瀚也不反驳,只似笑非笑地看着陆掌门。

  “说那么多作甚!”

  玄清子瞪眼道:“还有一场斗法,你们尽管放马过来,稍后就全部给我滚出洞中洞去。”

  “玄清子前辈倒是好信心!”

  张天瀚瞥了玄清子一眼,淡淡地喊了声:“旭儿!”

  “在!”

  在他背后,张之浩旁边,一名十五六岁,浓眉大眼的少年应声。

  “听到前辈话否?且去请教一番,这次斗法,你可万勿像在宗门那般鲁莽,若是丢了上宗脸面,为师可绕不了你!”

  “徒儿晓得!”

  少年狼行虎步地走出来,用大眼扫视了下洞中洞诸人。

  洞中洞剩下的徐秀四师兄弟,身上气息都有点微弱,不足为患。

  只是除了徐秀外,其他三人皆身披符篆织成的符甲,手上又各执法器。

  马叉虫拎着两把大铜锤,老三夹着阴阳八卦镜,老四抱着降魔金钵,三件宝贝虽然还未激发,但看上去也是端的不可小视。

  上山未足半月?

  看起来,最好欺负的,就是那个穿着大红礼服的新郎哥了。

  谨记师尊嘱咐,少年把视线停在徐秀身上,嬉笑道:“今日洞中洞大婚之喜,真是可喜可贺!”

  “小弟方才已见过新娘子神威,却不知道新郎哥又有何能耐,竟然配得上这天仙一般的美人儿?”

  他笑嘻嘻地看着手无寸铁的徐秀,眼神中露出玩味之色。

  “不知道新郎哥可敢下场走一遭?当然,就算你不敢一战,那也无碍。”

  “只是可惜新娘子,或是错许良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