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代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静待

代汉 王不过霸 1876 2018.02.19 18:00

  叶昭送去洛阳的奏疏已经有半个月了,这半个月来,传来的几乎都没有什么好消息。

  卢植率领三河精骑北上,与张角相据于广宗,说起来,以这个时代的行军速度来说,卢植行军已算很快了,选择的方略也很对,直取张角腹地。

  只是广宗既然作为张角老巢,驻守的兵马自然不少,不确切的情报来看,张角于广宗驻军号称三十万,而卢植的三河精骑加上冀州各州郡派来的援军,也不过三万,兵力相差悬殊,胜算渺茫。

  就算这三十万大军水分很大,但张角经营太平教这么多年,不可能所有的兵马都是乌合之众,这三十万大军中乌合之众肯定是大半,但精锐也肯定有,又有坚城,卢植想要速战速决是不可能的。

  颍川、南阳等重地也是太平教的重灾区,官府望风而逃,哪怕是皇甫嵩、朱隽这等名将出马,一时间也没能占到半点便宜,反而败了几阵。

  “主公,梁仲宁率领太平教大军步步进逼,恐怕不出三日,我睢阳便要被太平教彻底包围了,您倒是想个办法啊。”相府之中,邱迟急得团团乱转,如今虽然因为开仓放粮,加上官府将那些家破人亡的豪绅土地拿出来分于百姓,睢阳民心渐安,但整个梁国,除去睢阳之外,其余七县全部沦陷,太平教教众,更是在短短时间内暴涨,一时间,仿佛整个梁国都是太平教众。

  “太平教如今正是势盛之时,要败不难。”叶昭此刻却是一派轻松的伏在案间翻阅竹笺,果然放低目标之后,很多问题就不再是问题,自己不需要考虑太平教背后的势力牵扯,只需要站对位置,好处自然也就来了。

  虽然如今只是代领梁国相,但经此一事,叶家的地位也会提升,虽然这只是虚高,在这看重门第的时代,莫说是一郡太守,便是当朝大将军,手握天下兵权,不一样被人诟病为一介屠夫吗?

  但地位提升了,接触的圈子自然也就不同了,现在使唤起那些豪绅来,可是顺利多了。

  “东西都送去河内了?”叶昭没有在这个话题上面多言,而是反问道。

  “兵器铠甲已经送过去了,只是……”邱迟抬头,看了叶昭一眼道:“粮草实在太多,而且极其醒目,又是兵荒马乱的,很难运出。”

  兵器铠甲不过几千,分批运送的话,一路乔装打扮,还是能够运过去的,但这次叶昭借着太平教的名义,直接吞了三仓粮食,这么多粮若是太平时期,倒也不难运走,但现在可就不容易了。

  “那就先存着,待太平教气焰被打下去时,再运走不迟。”叶昭点了点头,反正这些粮食在朝廷那里已经属于折损了,不在朝廷府库计算之中,就算到时候朝廷派人来查,也查不出什么,自然也不必急于一时。

  “倒是这段时间,因为太平教之事,令百姓不敢出城耕作,若是贻误了农时,我等此前所做就等于白费了。”邱迟苦笑道。

  “不碍事,这府库之中的粮仓足够养活整个梁郡百姓一年,我已获得便宜行事之权,目前就算贻误了农时,浪费些粮草,也不可出城作战。”叶昭摆了摆手,一来太平教如今携大升之势,气势如虹,就算是乌合之众,在这等大势之下,也能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叶昭不愿意在这个时候跟太平教硬杠,二来叶昭还要借着太平教这把东风再聚拢一些政治资本。

  “兵法有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如今太平教正是处于这一鼓作气的时候,然而,也只有这一鼓作气而已,待其气势衰竭之时,方是我等反攻之际,在此之前,本官希望诸位能够勤练兵卒,谨守城池,将这股气给憋在心中,待其衰竭之时,便是我军一鼓作气,消灭太平教之日。”叶昭说到最后,看向一众将领道。

  “末将领命,主公勿忧!”方悦等人齐齐躬身应命。

  叶昭点了点头,示意众人退去之后,叫上典韦,起身往门外而去。

  就在叶昭这边按部就班,有条不紊的加固城池防御,安抚民心之际,蒙县之中,梁发却是开始精选士卒。

  睢阳之败,让梁发认清了一个事实,那便是人多未必有用,若不能有效指挥,人数优势有时候反而会反噬自身。

  “渠帅。”一名黄巾贼快步步入县衙,对着梁发拱手道:“前去打探消息的人回来了。”

  “那叶昭依旧无动于衷?”梁发皱眉问道。

  “不错,我军将士已经在睢阳城外三十里附近出没,但睢阳城除了派遣斥候查探我军军阵之外,再无其他反应。”黄巾贼将躬身道。

  “他是想固守待援!”梁发冷笑一声道:“莫要理他,先挑选军中精壮,组成一军,效仿天公将军的黄巾力士一般进行训练。”

  “渠帅,我军如今声势浩大,人多势众,何必再费心去训练士卒?”黄巾贼将皱眉道:“如此一来,岂非浪费时间?”

  “睢阳败退之前,我也如你一般想法。”梁发叹了口气道:“你可知我梁国太平教如今有多少人?”

  “这……”黄巾贼将一脸茫然,半晌才磕磕巴巴的道:“总有十万人吧?”

  “连自己有多少人都不知道,战时一拥而上,岂不知此乃兵家大忌。”梁发看着对方一脸好有道理但我不明白的样子,摇头一叹,也懒得再解释:“照我说的去做便是,日后自有分晓。”

  “喏!”黄巾贼将连忙答应一声,转头离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