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最强火头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孙爷爷给你看个大宝贝!

大唐最强火头军 糖醋油条儿 1023 2019.12.15 23:57

  二牛这傻小子可能要遭殃了!

  真可怜...

  这是某个木头的第一反应。

  ...

  “阿嚏!”

  另一边,在小树林中耍着长枪的二牛也停了下来,还打了一个喷嚏,惊落了不少树上的积雪。

  “嗯?”

  他挠了挠头,一脸迷茫,随即便用小眼神往四周望了望,将目光放在了不远处正烤着火的孙老头儿身上。

  这个挨千刀的...

  一准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儿!

  “瓜怂,可是练累了?快过来,孙爷爷给你看个大宝贝!”

  老孙龇着一嘴的大黄牙,嘿嘿笑着,还在不断招着手。

  这模样看上去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二牛呆是呆了些,但也不是二傻子,见着这架势,非但没有跑过去,反倒是挥了挥手:

  “孙爷爷,俺爹喊了!俺就先回去了!”

  说完,也不待孙景说什么,忙不迭迈开了腿丫子,扯着大步、头也不回就溜了!

  拜拜了您呐!

  老孙顿时就愣住了。

  他还打算将这傻小子骗过来,趁着周遭也没人,索性就再忽悠两下,也好能扎个几针,试一试从古籍上新学来的手法。

  不曾想...

  这瓜娃子啥时候变机灵了?

  那老子这半个多时辰的风雪,岂不是白吹了?

  “楞怂,站住!”

  孙景吹胡子瞪眼,追了上去。

  ...

  那边发生了什么,李秋自是不清楚。

  不过想来也好不到哪里去,毕竟都被那个糟老头子给盯上了,那还能落得着好的?

  这时候他还在发呆。

  不知道为啥,总感觉刚才的马媛有几分小女儿姿态。

  很不真实!

  两人又继续在雪地上走着,这会儿好歹也算是打开了话闸子,氛围倒是没有之前那般尴尬。

  一直到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他们才往回走去,远远能够见着大营了,马媛才望着李秋,叮嘱道:

  “城外很危险的,一定记着,千万别跑到那里去!平日里若没什么事,就在营帐中待着。这玉门关...”

  顿了顿,她才道:“如今也危如累卵。如果有什么状况发生,我们也能立马找到你。”

  危如累卵?

  李秋有些疑惑。

  这大冬天的,攻城本就比较艰难,并且玉门关内还囤积有重兵,加上地势较为险要、易守难攻,又随时能够得到整个西凉地区的支援...

  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全都占据!

  怎么在这妮子的口中,这就变成一座危城了?

  而且‘我们’,指的是马家?

  看来这一个准姑爷的身份,还是蛮有用的!

  “还有就是...”

  她又迟疑了一会儿,道:“再过几天就到年关了,我爹...让你到时候过去吃个饭。”

  “阿嘞?”

  李秋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是...

  要见家长了?

  太快了吧?

  他倒是多想了!

  两家的关系本来就不一般,而他又是在马媛她爹的地盘上,这大过年的,不看僧面看佛面,总不能不闻不问吧?

  那岂不是失了礼数?

  至于会不会有别的目的,比如让他把婚约解除什么的,想来也不大可能。

  毕竟这婚事在数年前就定下了,大半个西凉都早已经传遍,马家这时候再来个出尔反尔...

  不大现实!

  面子上就抹不开!

  况且从马媛的态度上来看,也不像是那所谓的‘退婚流’...

  当然,这些也只是李秋的想法罢了,具体的情况究竟如何,也得几天后才能知晓。

  兴许就只是单纯地吃个饭!

  马媛走的时候,也只带了一小半的冻梨,李秋望了望脚下放着的大麻袋,还有些纳闷,嘀咕着:

  “又不是拿不下,偏偏就喜欢多走几趟,甚至还要我送过去,真是麻烦...”

  “我太难了!”

  他有了结论!

  旁边的老村长也被逗乐了,道:“你这臭小子还真是榆木脑袋,能遇着这么好的姑娘就知足吧!啧啧啧...”

  他也没有多解释的意思,笑着摇了摇头,就往另一边走去。

  在见过马媛之后,李秋的心情还是极为不错的,跟这妮子处起来的感觉很不错,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

  她始终都戴着那个鬼面具!

  营帐内。

  “二牛!你快说说看,她究竟长的啥样哦?”李秋百无聊赖地躺着,好奇道。

  “谁?”

  二牛神情郁结。

  今天尽管他早早意识到了不对,拔腿就跑,但终究是练了一天的枪法,比较疲惫一些。

  虽说没有被一个糟老头子给撵上,但架不住这老家伙耍诈,来了一出“飞针”...

  屁股上直接就挨了这么一下,到现在还痛着!

  “马媛呀!你不是说她长的好看的吗?”李秋道。

  “是好看呀!可俺也不知道她长啥样...”

  二牛眨了眨眼,脸上满是无辜之色。

  “你说撒子?”

  李秋惊了!

  这瓜娃子难不成是在拿自己开涮?

  “俺也没见过呀!”

  二牛一脸懵逼。

  “没见过那你说个锤子!”李秋无语。

  “嘿嘿,俺都是听俺娘、王大婶她们说的!哎呀,你那媳妇不管到哪儿都戴着个面具,军中见过她相貌的也没几个。”

  “这是为啥?”

  “村长爷爷以前好像提过...说什么军营里都是一群糙汉子,姑娘家家的多有不便,所以就戴着个面具咯。不过貌似跟你还有点关系来着...”

  二牛挠了挠头。

  秋哥儿咋子那么多问题,奇奇怪怪、好烦的。

  他想睡觉了,可惜屁股又还痛着...

  等回到了村子,一定要找多几个小伙伴,敲那老头子的闷棍!

  “怎么又扯上我了?你赶紧想想!”

  李秋又诱惑道:“想出来明儿就教你一招新的!”

  “欸?”

  二牛顿时也来劲了,足足过了半盏茶的功夫,才撇了撇嘴儿:

  “俺还真记不清了!当初村长爷爷本来就是跟你说的,唠唠叨叨的,都吵着俺睡觉了,所以听了几句...”

  “跟我说的?”

  李秋也有些迷糊。

  想来也是那时候正‘犯着病’,没记住!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便各自睡下了。

  另一边,将军府。

  马媛静立于白雪纷飞的庭院中,手里还拿着一个咬了一小口的冻梨,正发着呆。

  对于李秋,她的心情也是异常复杂!

  一方面是极为排斥这样的安排,这纯粹是一种逆反心理,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

  愧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