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玉蝶舞之海郡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5、江汉源流衆(19)

玉蝶舞之海郡篇 夕颜醉月 2097 2018.10.12 23:28

  周玉蝶灵动的身影一出现在大厅里,方在右边的主座上坐定,李唯谨便带着妻子,女儿,儿子一起按礼跪地叩拜,口中道:“臣李唯谨,携妻李王氏,次子李季茟,次女李季芸,叩拜郡主,愿郡主长乐未央……”

  周玉蝶也不让,安稳的坐着受了他们的叩拜礼,口中道:“李郡守和李夫人客气了,快快请起!”边说,边给站在一边的渝蓉和星儿使眼色。

  渝蓉和星儿一接到周玉蝶的眼神,立刻上前搀扶李王氏和李二小姐。

  “谢郡主……”一家人又欠身谢过了周玉蝶,李王氏和李季芸方才由着渝蓉二人引到周玉蝶下首依次坐下。

  那边的李唯谨则带着幼子向周睿臹和周玉蝶依次抱拳一礼,方才在周睿臹下首的两张雕海棠花梨木靠背椅上坐下。一大一小那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样子动作和神情,让人忍俊不禁。

  周玉蝶和他们不熟,此刻方得空仔细打量这一家人。李唯谨看起来年约四十,双目炯炯有神,鼻子高挺面色红润,颌下一把修剪整齐的文士短须,让他看起来干练精明。周身的气质十分淡然,虽经过战场的洗礼,但身上没有陈向荣身上的戾气,反而带着大家公子的温润自信,举手投足皆是恰到好处。

  他身边的李季茟看上去方才十岁出头,可那形容相貌,举手投足间,已见颇有乃父之风。

  王氏端庄大气,容貌清秀,身材窈窕,一点也看不出已是四个孩子的母亲。她杏眼桃腮,一双剪剪秋瞳顾盼生姿。这一点也映射到了她的女儿身上,只是李季芸到底年轻,那一脸的艳慕掩也掩不住。

  周玉蝶微笑着对上小姑娘的目光,只见她瞳孔一缩,像是做了坏事被人抓个正着一般低下了头,再也不敢盯着她乱看。一家子都有教养,坐卧行走都规矩,果然是世家出来的。

  “瑞安郡主初来海上,想必对这咸咸的海风还不适应,臣妇特地从院子里起了白,粉,红三色莲花,装在缸里献给郡主赏玩,还请郡主莫嫌微薄。”王氏微微侧身,把脸对着周玉蝶扬起,微笑着道。

  周玉蝶听她这话,手不由得往鬓边的粉晶莲花上一扶,也绽开了一个笑容,道:“夫人客气了,这莲花在这海上倒是难得,夫人有心了。”

  莲花若要养的好,必要活水加细腻的淤泥才好。这两样东西在四面临海的群岛显得十分奢侈,看来这位王氏也是个有心人。虽身处逆境,仍然保有自己世家女儿的尊严和风骨。

  既然得了礼,她也少不得回礼。周玉蝶侧头看向一边的渝蓉,道:“渝蓉,你去把本郡主给李大人父子准备的那‘文武双全’和给李夫人母女准备的胭脂扣拿来。”

  渝蓉闻言一愣,随即便反应过来了,微笑着应了一声,便去取来。

  所谓‘文武双全’,不过是周玉蝶想出来的新花样儿。一根手指粗,不过十五公分长的木簪子,两头的木盖子都可以旋转打开,一头是自来水毛笔,一头是一把三棱锥。文可书写文章,武可近身搏击,所以她才给这支笔起名叫‘文武双全’。

  经周玉蝶这么一解说,那李季茟双眼亮亮的看了自己身边的父亲一眼。待李唯谨点了头,他才拿起那托盘上的‘簪子’,按周玉蝶说的转了两下,果然那楠木的笔帽就拧开了。除了笔头是上好的狼毫,其他组件都是和三棱锥一样,用的精钢材质,拿在手上有些压手。

  周玉蝶笑吟吟的解说道:“这三棱锥里头是空心的,小公子回去以后可以把三菱锥拧下来,研一些墨倒进去,拧上去稍等一会儿便可书写了。若是不用,只把笔帽拧紧了就好,墨汁不会漏出来的。

  如今天热,小公子若用此笔练字,大可把三棱锥的盖子取下来当笔杆子用,这样写字写久了手心不生汗渍,格外凉爽。

  若是冬日里练字,手心的温度透过这精钢的笔杆子传到里头,墨汁便不会干,省得冬日里墨汁容易凝结,总要研墨,书写起来也涩。”

  周玉蝶话音刚落,不仅李季茟的眼睛更亮了,连李唯谨也跟着眼睛亮了亮。再三谢过了周玉蝶。

  王氏这边拿到的是两层的粉盒,是周玉蝶按照二十一世纪的粉盒做的。外头是镂雕了垂丝海棠,折枝桃花和折枝梅花的荔枝木盒子,里头有一白一红上下两层粉。第一层的盖子里还附带了一面小小的水晶镜子,照得脸上纤毫毕现。

  这母女俩一打开这盒子,便被这面镜子惊着了。这样清晰的镜子她们还是第一次见,不由得轻呼一声。

  “请教郡主,这盒盖上的是镜子?!臣妇虽也有几面铜镜,可像这样的却是第一次见,不知这是……”王氏脸上的好奇和欢喜如一个小女孩新得了稀罕的发钗首饰一般,极具感染力。

  周玉蝶含笑答道:“夫人有所不知,这胭脂盒原本是本郡主的一点爱美之心,想着出门在外,总有不便的时候。如今又是夏日,没一会儿妆就花了,若是没一面镜子,这可怎么补妆呢?于是就往这两层粉盒上嵌了这么巴掌大的一面小镜子。

  这镜子的镜面是用白色的水晶磨成厚薄不过一分的薄片,底下垫上银箔和水银,这才有了这纤毫毕现的效果。

  且这粉盒上头一层是压实了的珍珠养容粉,下头一层是用盒盖上的花做的胭脂,里头还加了些花蕊末,香气扑鼻,经久不散。这盒子个头不大,就是去哪里,只管放在荷包里随身带着,也不碍什么的。”

  这番话说出来,实打实的是炫富了。这白水晶虽比有色水晶多,可也不是谁都能随手拿出一块的。要做成镜面,那就必须是毫无瑕疵的。而且要磨成这样薄的一片,那必须保证这磨制期间,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失误,否则不仅这水晶毁了,之前的工也白做了。

  王氏摸了摸,手到之处都是圆润滑顺的。她心里暗自咋舌,真是细节处都做到了极致,这可不是贵重二字能道尽的了。再想起自己送的几缸子莲花,忽觉自己寒酸的很,不由得脸红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