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走在道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归途3

走在道途 吴自己 2106 2019.07.22 23:22

  青龙寨中,各个势力的领头者齐聚一堂,因为悼青龙是地主,故而悼青龙坐在首位。

  冷面书生陪坐在一旁,其余的领头者依次落座。

  这时候,磐石门的王开衫看见大家都坐好,率先开口问道:

  “黑山老人呢?他这个当初拉起队伍的人何在?”

  其他人听此也皱起了眉头,目光看向青龙寨的一行人,毕竟他们都知道黑山老人现在落脚于青龙山。

  见到众人如此,冷面书生接过话头:

  “我们已经让人去通知他了,至于他到不到,却不敢保证。”

  “自从他一年前不知道在野狼帮得了什么东西,就开始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研究,什么人都不见,我看他已经魔怔了。”

  听此,王开衫皱了皱眉头:

  “既然如此,我们就不管他了,反正他和野狼帮之间的仇怨要比我们大许多,倒也不担心他脱身离去,而且他的寿元也快尽了吧。”

  黑山老人至今已经八十几岁了,仍旧没有打通任督二脉,上中下丹田,已经没有几年好活了。

  将死之人,自然会将仙缘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如今王柏重新出现,他恐怕会是最积极的一个。

  悼青龙坐在上边,看到众人都没有其他的意见,自然开口:

  “那么现在我们开始讨论。”

  “有什么好讨论的?我就不相信那小子一年的时间能成长到什么程度!”

  说话的是三山门的铁杖仙,语气十分不耐烦。

  当然他现在已经不能叫做铁杖仙了,自从上次在野狼帮看到了那两位修仙者,他回来后就将自己的称号改成了铁杖客。

  其他的人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铁杖客,虽然他们也不愿意相信,自己多年的努力会被别人一年追平。

  但是若就这样认为王柏没有把握就敢回来,那么究竟是他傻还是你傻?

  众人自动忽略了铁杖客的话。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怎么应战,大家都说个章程吧。”

  冷面书生开口。

  众人并不是十分紧张,若是说王柏在一年里,实力赶上了他们,或者超过他们一个层次,打通了任督二脉,他们还有可能信,但若是说王柏在这一年里突破了先天,他们却是不信的。

  若是先天境界这么好突破,三百年来也不会只有一个清河上人了。

  若是王柏真的突破先天了,他们就认栽,三百年一出的天才都被他们遇到了,这也许就是天意。

  而只要不是先天,他们十几个人呆在一起,就没人能拿他们怎么样,他们都不是弱者。

  此时讨论这个话题的众人都是一脸晦气,野狼帮那一场战斗,若不是有两位“仙人”的插手,他们原本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活口的,自然也就不会有现在的麻烦。

  虽然那“仙人”也许下了一个仙缘,但是空口无凭,除了那个寿元无多的黑山老人,也就没有人尽信了。

  在座的人大大小小都是一个势力领头者,对于这种作出空头承诺,画个大饼御使手下的方法自然并不陌生。

  若是比实力,他们十几个人绑在一起也不够薛白衣一个人杀的,但若是比处世,他们这么多年的干饭可不是白吃的。

  但既然现在王柏自己送上门来了,他们在杀了他后,自然不介意顺便验证一下所谓的“仙缘”。

  有自然好,没有他们也不亏什么。

  这时候,坐在上头,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悼青龙开口了:

  “那我们先说好了,若是真的有仙缘,这仙缘归谁?”

  众人惊诧的看向悼青龙,如今大敌当前,这是要引起内部纠纷吗?

  这种智商是怎么将青龙寨发展到这么大,还没有被灭掉的?

  看来传闻中,青龙寨内务一直由二当家冷面书生把持的消息是不假的。

  冷面书生缓缓了情绪,看了眼悼青龙,然后沉声开口:

  “大家都是江湖上的枭雄了,说这些有的没的,做出口头承诺也没用。

  大敌当前,大家应该都能分得清轻重,仙缘的事就等一切结束再说吧。

  当着这么多的人面前做出承诺,想来应该没有人敢违背。”

  此话一出,众人一致赞同。

  “说得好,谁要敢动什么歪心思,我老秦第一个不放过他。”

  “没错,那个要敢动手,大家共诛之。”

  ……

  最后冷面书生看向悼青龙:

  “大当家,你觉得如何?”

  面对着自家二把手的目光,悼青龙只能点了点头。

  而其他人看到悼青龙点头后,也都松了一口气,他们实在是不想这个人再整出什么幺蛾子了。

  于是他们又接着探讨方案。

  实际上悼青龙傻吗,他不傻,要不然他先前也不会想到要给自己的后代留条后路。

  平时他是真的粗犷,但是粗中有细,他是故意在此场合提起这个话题的。

  若是这个话题不被提起,一定会有人暗中抱有想法,甚至拖后腿,但现在被提起了,若是为此出手,就是与所有人作对,那些有小心思的人自然不敢乱动了。

  有些事情还是提前说明白的好。

  这时有一个人,石金兰提出了一个建议:

  “既然我们知道他的行进路线,为什么不干脆主动出击,于半路劫杀他,永除后患?”

  这个主意不错,不少人都心动了,但冷面书生却面色难看的摇了摇头:

  “不行,在你们来的时候,我们盯梢的人就已经失去了他的踪迹。”

  众人有些失望,但这时王开衫却冷笑了一声:

  “不行正好,我们为什么要放弃天然的地形优势,辛辛苦苦跑去截杀他?

  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他来!

  弓箭,陷阱,都准备好,再派一队人堵住下山的路,别让他跑了,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底气敢同时面对我们这么多人。

  等他一进来,就先放一轮弓箭,等弓箭放完,再让他淌过陷阱,我们就在这里以逸待劳。

  这一连串下来,哪怕杀不了他,也必定可以让他耗费大量的力气,后手尽废。

  若是他一个不慎,说不定就死在了里边,倒也省了我们事。”

  “这不符合江湖规矩吧。”有一人迟疑开口。

  “讲什么规矩,道义?能杀死人就行!”

  王开衫前身是军伍中人,他可不吃江湖规矩这一套。

  在他看来,别管是什么招数,只要能打胜仗,那就是好的,那就是谋略有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