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走在道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 归途2

走在道途 吴自己 2053 2019.07.22 00:26

  王柏徒步走下了山,然后又徒步走出了野狼帮的驻地。

  他并不知道,在他进行这一切的时候,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他。

  当他走远了,那双眼睛也就慢慢消失在黑暗中。

  王柏并没有将神识放开,他的神识范围只有一百米,跟他眼睛能看到的也差不多。

  虽然神识扫描的更仔细,而且前前后后毫无死角,但他并不想被认为是挑衅,肆意散发神识是一种挑衅的行为。

  虽然这里也不大可能有能察觉到神识的修真者。

  王柏回到客栈后,取了马,然后打探清楚青龙山的所在,就出发了。

  他这一路上没有再赶,青龙山上的青龙盗是当初参与围攻野狼帮的七个势力之一。

  此时的他,丹丸被消化,内气已经恢复到了满溢的状态。

  每一场战斗,他都要自己保持最佳的状态。

  若不是如此,那就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而王柏所能做的,就是始终保持最佳的状态迎击一切,尽量降低这种可能性。

  他看向前方,目光坚定。

  接下来,是他的复仇之战,任何人、任何事情都不能阻止他。

  在后天一途走到尽头后,王柏当然要思考接下来的道路。

  他已经能隐约的感觉到武道的尽头并没有止步于此,但他却又找不到晋级先天的道路。

  他想起了曾经,在他初入野狼帮时武堂主对他说过的话,那时候的野狼帮还没有覆灭,那时候的齐胖子也还没有死。

  “先天境界就是从天地中截取先天之气,化入自身内气中,从而实现后天之躯转化为先天之躯的过程。”

  不过王柏至今没找到天地间的先天之气,但是他已经有了一些预感。

  下中上丹田,精气神所在,它们结合起来一定会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王柏此行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找到清河上人的洞府,他不一定要得到清河上人的先天之法,只要是有一点思路就好。

  有了思路,再加上自己的知识储备,利用系统,他就算是硬推也能将突破先天的方法推衍出来。

  这些日子,终究是让他从瑞王口中得到了一些修真者的消息。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他这次回来复仇,还是有一定可能性遇上修真者的。

  哪怕这种可能性再小,也容不得他不重视。

  瑞王粗略的将修真的前两个境界,练气、筑基给王柏讲述了一下,至于第三个境界结丹,他只是说,这样的人物不会在这里出现,就不肯再多言了。

  练气并没有太超凡,筑基才是修行的真正开始。

  练气正是相当于武道的后天境界,那么在王柏想来,筑基应该就是先天了。

  那么他此时的情况,若是说得大一点,就是他已经站在了由武入道的关口。

  武是凡俗武功,道是修行入道的开始。

  从前的王柏太机关算尽,或者说是太怂了,没有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

  而武道,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容不得半点侥幸。

  光是怂,肯定是悟不透武道真谛的。

  之前的修为,他靠系统一路堆了上来,但现在涉及感悟,并且在翻遍了藏书阁,也没有功法参照的情况下,系统就失去用处了。

  所以他欲借此战,养成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由武入道,彻底看清前方的道路!

  筑基期修真者有神识,王柏他同样也有。

  筑基期修真者杀戮炼气期轻而易举,王柏现在后天大圆满,杀戮其他后天同样轻而易举。

  筑基期修真者接引更强大的天地灵气,这点王柏虽然没有,但他却有丹丸,在系统的辅助下,他在一段时间内,内气不绝。

  如此情况下,哪怕他面对筑基初期修真者,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此时,青龙山上,青龙寨中,青龙盗匪头子悼青龙端坐在青龙座上。

  冷面书生陪坐在一旁。

  悼青龙放下手中的信,开口说道:

  “那个逃跑的家伙回来了。”

  听此,冷面书生伸手拿过信,快速的扫了几眼,然后说道:

  “寨主,这不可不防,他现在敢回来,必定是有了足够的把握。”

  “嗯。”悼青龙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去把其他几个势力的人叫来吧,当初事情是一起做的,现在后果也要一起承担。”

  江湖中被寻仇是常态,但他没有想到的是王柏竟然这么快就来了。

  他派人在野狼帮那盯梢原本只是习惯性的留一手,没想到竟真有所发现,他们早在王柏逃脱追捕时就放弃了。

  他原以为王柏要一直等到他们都年老体衰,实力衰退的时候才敢回来报仇。

  人一生中得罪的人不少,混江湖的更是这样,往往都有灭门破家的存在。

  就像是黑山老人,也就是他现在实力还强,身子骨还强健,才没有什么麻烦。

  若不然等他实力半废,生命不久的时候,要杀他报仇的人,就会像春雨后的野草,一茬接一茬的生长出来,割都割不完。

  “咕咕咕。”

  这时候又有传书落下来,鸽子停在大厅的桌子上,慢条斯理的梳理着羽毛。

  冷面书生上前一步,将绑在鸽子腿上的情报拿下来,递给悼青龙。

  悼青龙打开一看,顿时大怒:

  “好大的胆!”

  原来情报上却是写着,王柏毫无伪装的,骑着匹白马,优哉游哉的径直向青龙山行来,一点不急,一点不燥。

  这是完全不把青龙山放在眼里,他是视青龙盗的威胁于无物了。

  王柏仿佛是张扬的向他们宣告:

  “我来复仇了!”

  悼青龙压制不住怒气:

  “来人,给我通知那几个势力,让他们都快些,既然这小子敢来,那就让他永远都不要回去了。”

  悼青龙将一切都吩咐好后,他又转头看向冷面书生:

  “书生,那几个孩子都送出去了吧?”

  冷面书生点了点头:

  “都送出去了,好歹留个后路。”

  王柏这么大张旗鼓的来,他们不得不考虑最坏的情况。

  这个江湖就是这样,纷争不停,流血不止。

  若是他们这次都死在这里了,等将来他们的后人有了实力,或者王柏老了,他们同样也会来报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