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走在道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败局

走在道途 吴自己 798 2019.05.17 23:54

  古月生又一侧身躲过黑山老人攻过来的一拳,他的身上伤痕累累,面上更是有着大出血似的苍白。

  他在不断的用精神刺激着手中的飞剑,开战仅几分钟,他就被逼的节节后退,而张堂主早已倒在一边不知生死。

  突然,腰间的剑一阵轻鸣,古月生身子一震,瞬间便暴退拉开距离,他将剑置于手心,朝上。

  剑身轻颤,银白间又透着些血红,看着它,古月生的眼里有着些许悲哀,他低声自语:

  “终于好了。”

  古月生将手一松,“去吧。”

  银光闪过,一缕缕鲜血溅起,瞬间便割伤四人,速度快到极致,无人可挡。

  众人急忙后退,古月生心念转动间剑光纵横,紧追着而去。

  磐石门门主王开衫看着追着他来的飞剑,冷哼一声,见躲不过,便索性站在原地不闪不避,任凭它袭来。

  王开衫身着一身重甲,站在那里,厚重的就像是一座巍峨的山峰,他年轻时是青罗国重甲士的一员,将军队秘传的磐石劲修炼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后来他解甲归田后,便借此功夫在陈郡开创了磐石门。

  转眼间,飞剑便到了近前,王开衫眼中厉色一闪,伸出被厚厚铠甲包裹的手掌狠狠地拍了下去。

  “当!”

  金铁交加声响起。

  王开衫手部甲胄被切开,手也被划开了一道大口子,鲜血淋漓,但是他挡下来了,飞剑被他握在手中,拼命的颤动,却无法挣脱。

  古月生心念转动间,见飞剑无法挣开,便毫不犹豫的飞身而起,身上诡异黑色纹路亮起,一掌重重的拍向王开衫。

  王开衫见古月生的攻势也毫不害怕,同样一掌迎上。

  “嘭”的一声,两掌相对。

  古月生直感觉到有一股大力袭来,骨头欲裂,他面色微微一变,好在这些时日他已经将化铁派的铁骨练了两三分火候,尚无大碍。

  自己精血缺失,不可硬拼!

  古月生抬起左手,狠狠砸向王开衫的胸口,同时猛地催动飞剑。

  势大力猛,空门大开,哪怕以王开衫的硬功他也不敢硬接,而且手中的剑又在不断挣动,王开衫暗恨,那些人没一个上来帮忙的,显然都是顾忌古月生的实力,打着自己和古月生两败俱伤的主意,于是他只能无奈的先放开飞剑。

  王开衫猛地将飞剑掷向古月生,同时不顾自己鲜血淋漓的手掌,直接一拳轰向他的头。

  “定!”

  古月生精神猛地催动,同时双手变招,左为太极推手,卸力拿回飞剑,右手狂暴的内力疯狂的涌出,毫不顾忌负荷的经脉。

  内劲爆开,两人都被冲击的退开。

  王开衫双臂微微颤抖,看向古月生:

  “罗刹国的煞身,你倒是修炼到火候了。”

  古月生低垂着眼不说话,飞剑悬浮盘绕在他身边,就像条毒蛇,欲择人而噬。

  其他后天高手也蠢蠢欲动,虽然他们看向古月生目光充满忌惮,但刚刚王开衫和古月生纠缠时他们不出手还可以解释为害怕误伤,现在两人分开了,再不出手,就要遭人愤恨了。

  而且古月生是必需要解决掉的一个人,这不是逃避就能解决问题的。

  他们的动手就像是一个信号,己方势力已经开始了对野狼帮残余帮众最后一次的围剿,要不了多久,自己等人就有一堆廉价炮灰打前锋,他们可不相信古月生不会累。

  战争再次一触即发。

  而此时站在上空的两人,师兄在看到古月生使出飞剑时,就眼前一亮,古月生手里的武器的确是法器,而且估计另一人手中的那棍子也是。

  这样一来,师兄想,那流云真人的府邸在这里的几率就大大增加了,而且就算他的府邸不在这里,光是下边的两件法器也值得自己走上一趟了。

  一个凡人怎么能御使只有他们修真者才能御使的飞剑,这成功的引起了他的兴趣,他可没有在下边那个人身上察觉到任何灵力。

  他已经不愿再看下去了,准备直接出手。

  想知道到底为什么,与其在上边这样胡乱猜测,还不如直接下去问个明白。

  而且,他瞄向自己的师妹,据传流云真人的实力在一众元婴真人中也是佼佼,若是他的府邸真的在这里,而且里边的收藏也真的是够丰富,那么自己少不得要杀人灭口,独吞一切了。

  想到这里,他的心头一片火热,但他很快冷静下来,为自己泼了一盆冷水。

  且不说自己拿到流云真人的传承是否能顺利突破到元婴,单就是自己这位小师妹的父亲就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元婴境大高手,一巴掌就能拍死自己。

  以自己的实力杀掉小师妹简单,但是要如何让她的父亲发现不了是自己干的那就困难了,更别说这次小师妹是跟着自己一块出来的,有很多人知道,他可不想面对一个元婴真人无休止的追杀。

  而且以自己现在的情况,只要以后娶了小师妹,得到了她父亲的支持,那未来的掌门之位是唾手可得,突破元婴也就有了保证,而且有小师妹的在场,这次的收获派内必然会有自己的一份,自己现在何必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做这些傻事?

  想通了这些事,师兄身上原本紧绷的肌肉顿时放松下来,他长出了一口气。

  “师兄,怎么了?”看到他叹气,师妹一脸呆萌的开口。

  “没什么,走,师妹,我们下去吧。”

  师兄摆摆手,说着便控制着飞剑下降。

  师妹眯着眼,看着师兄下落的背影:

  “有趣,刚刚竟然有一瞬间对我产生了杀意,只是后来又消散了,啊啦啦,真不知道师兄是怎么想的呢,要是直接对我出手就好办了,我也就不用这么纠结。”

  师妹有些苦恼,然后也跟着师兄飞了下去,她可是向来奉行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那要不要引诱一下他呢?

  哎呀,算了,不想了,好纠结!

  下面的气氛依然剑拔弩张,但这种情况在他们看到竟然有人从空中飞下来时就有些变了。

  众人一阵沉默,没有人再动手也没有说话,人们面对未知的事物总是先保持敬畏。

  古月生对此倒不是很惊讶,他淡定着看着这一切,毕竟自己都能使用飞剑了,那有人会御剑飞行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而且自己已经生死置之于度外,还有什么看不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