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走在道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远行

走在道途 吴自己 1806 2019.05.25 23:45

  闻言,王柏哑然失笑,这老头到是看得明白,果然是人老成精。

  当真是不能小看了天下英雄,不过温县这弹丸之地,就有人对着通缉令将一切分析的明明白白,就更别说还有其他地方的人了。

  只不过有一点他们猜错了,自己身上可没有什么大秘密,自己不过是一个丧家之犬罢了。

  有家不敢回,过门不敢入,王柏自嘲道。

  若是非要强说自己身上有什么大秘密的话,恐怕也就只有那个来历不明的系统了,可是连自己到现在都还没搞明白这系统究竟是什么东西。

  很快,何老大一行人起身离去,而王柏坐在凳子上没动,继续慢条斯理的吃饭。

  嘴里咬着一块肉,王柏想道:

  “自己竟然被通缉了?

  而且连通缉令都发到这里了?

  不过居然用的是偷盗财宝这种低级的理由?”

  “自己可没有得罪他们,他们要抓自己,看来多半是那修仙者的要求了,估计也只有如此,他们才会舍得在这上边下如此大的本钱。”

  王柏兀自点点头,没有得罪?此时他已经全然忘记了先前被他杀掉的那个李邱。

  “也好,这样一来,那个修仙者应该就不会亲自对自己出手了,他若亲自出手,当用不上这些低劣的手段。“

  “毕竟自己在他眼里只是一个小角色,完全没必要大动干戈。”

  王柏想到这里松了一口气,修仙者的存在带给了他很大的压力,现在能不用面对修仙者当然是极好的,至于齐半月和野狼帮的仇,等以后遇上了他再顺手报吧。

  王柏从不怀疑他日后能不能报得了那个仇,又或者有没有能力去报那个仇。

  好吧,他还是有些怀疑的。

  毕竟现在自己好像没有那个所谓的修仙灵根,而且自己的系统好像又很不靠谱。

  不过王柏没有多想,他很快就将这些事情都抛到一边,还是先度过眼前这一关再说。

  “只要那个修仙者不出手,那么自己的安全就是有保证的。

  以自己的实力,哪怕是同时对上数个后天极限武者,逃跑还是没问题的。”

  但哪怕是解除了修仙者的威胁,王柏也没有大意,他在暗中一直警醒着自己,毕竟江湖中因为大意而阴沟里翻船的人可不在少数。

  “那几个势力的辐射力差不多也就到这里了,再远也就无能为力了,他们毕竟只是几个小势力临时组合到了一起,跟那些老牌势力的影响力完全无法比较。

  野狼帮严格来说也只是一个新建立的小势力罢了,只是这小势力有点强。

  只要呆在城内,我就是安全的,他们还没有那个胆子违背这里的规矩冲进来杀我。

  不过若是一直呆在这里,可想而知,接下来的骚扰和试探绝不会少,麻烦不断。”

  王柏思索着,世上的聪明人这么多,他可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的行踪一定不会被发现,若是他被发现了,可想而知接下来等待他的后果会是什么。

  自己所知温城的一切规矩都是建立在世俗的立场上,若是涉及到修仙的诱惑,他们还遵不遵守规矩可就很难说了。

  王柏可不想举世皆敌。

  自己还是走得再远一些好了,离得远了,他们的势力自然是鞭长莫及,而他们找不到自己,这件事的热度自然也就会慢慢下降。

  先避其锋芒,待日后实力足够了,无所惧怕了,再返回来。

  举世无敌,若有人阻拦,则横推当世!

  “不过,自己到底去哪里呢?”王柏有些迷茫。

  毕竟他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就连望乡郡的门都还没出去过。

  去京都吧!

  王柏下定决心。

  好不容易来到这个世界一趟,不去看看这里最繁华的地方也太说不过去了。

  而一个国家的首都,一般都是这个国家内最繁华的地方吧。

  王柏这样想着,但他要去京都却不单单是这个原因。

  京都是风云际会的地方,黑山老人他们的触手一定伸不到那里去,而且那里的武风一定很昌盛,不但适合自己实力的后续增长,而且说不定还会见“仙”!

  王柏的目光有些深邃。

  几筷子将面前剩下的东西吃完,酒饱饭足之后,王柏叫来了店小二,他要询问上一些事情。

  说起来也可笑,往往越是像他们这样底层的人物消息就越是灵通。

  自己只是找个客栈随意吃顿饭的功夫就听到了这么多消息,而店小二一直在客栈工作,他了解到的信息只会是更多。

  小二走上前来:

  “客官,有何吩咐?”

  王柏抛下一锭银子:

  “只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这结完账剩下来的银子就都是你的。”

  又想让马儿跑又不想给马儿吃草,这怎么行。

  店小二贪婪的盯着银子,咽了口吐沫,想伸出手去拿银子却又克制了下来。

  他勉强压下贪欲,然后看了王柏一眼:

  “客官,你问,我尽量回答。”

  哪怕是银子当面,他也没有把话说得太满,做店小二这么多年,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他还是知道的。

  王柏手指敲敲桌子,说道:

  “你就给我说说最近发生了什么新鲜事吧。”

  他没有直奔通缉令的主题。

  “好嘞。”

  店小二眉开眼笑,这问题不难,好回答。

  他伸手将银子拿起来,在手上摩挲了两下,然后放入怀中。

  好在这位客官没有问什么让他为难的问题,要不然的话,他也就只能忍痛将这一大块银子还回去了。

  这么大方的主顾可不常见,一年来自己也遇不上几次,这下子可要让其满意喽。

  这么多银子,饭钱才值几个钱?

  哪怕除去饭钱,再除去要上交给掌柜的一半,剩下的银子也够自己好好挥霍一阵子的了,比自己好好干一个月还要赚的多。

  实际上店小二的收入掌柜的给的月俸倒是其次,大头还是来自于那些江湖人打听消息的消息费,但是这些消息费,甭管多少,全部都要上交一半。

  “要说那新鲜事啊,最近发生的可就多了。”

  “比如说前段时间,三河门门主的儿子给他老子戴了顶绿帽,和小妾私通,现在两个人决裂了,三河门那是被闹得不可开交,夺权竞争激烈啊。”

  “再比如说那苏家要和钱家联姻,苏家衰落,苏家家主不得已要将自己的大女儿许配给钱家那个暴发富家族的大少爷。

  哎呦喂,那钱家大少爷可得有200多斤,又丑又胖,还是个傻子,可怜苏如玉那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了。”

  说道这里,店小二咂咂嘴,仿佛很是可惜。

  “再比如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