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走在道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章 归家

走在道途 吴自己 1958 2019.08.11 23:53

  王柏下马,他再一次来到了野狼帮后面那座小山丘上,他立的墓碑也都还完好的保存在那。

  一连串头颅垒成了一个小京观,摆在众多墓碑面前。

  王柏有些静默无语,这仇算是报了大半了,至于薛白衣,他暂时还无能为力。

  一从青龙寨上下来,和黄家的人打了声招呼,王柏就径直来到了这里祭奠野狼帮众人。

  带着十几个头颅赶路还是有些麻烦的。

  冷面书生终究没有逃出青龙寨,他刚出寨门的时候就被候在那里的黄家高手给抓住了。

  冷面书生终究不是王柏,以一敌二他不行,连逃跑的余地都没有。

  而王柏见到他时,也没有过多废话,稍加询问后,就一剑枭首了之。

  这是黄家人没有杀冷面书生,特意留给王柏处置的,倒也是有心了。

  至于另一个王柏没有搜寻到踪迹的势力首领,则早就在青龙寨内,便一头撞上了军队和黄家高手,一番激战后,寡不敌众,被当场击毙了,只有尸身被带了出来。

  至此,当初黑山老人集合了几个势力,共同攻上野狼帮的人便全部伏诛了。

  王柏此行的复仇目的完美达成,甚至还另有收获,他不由想到了那件元婴级法宝魔猿图。

  在婉拒了黄家邀请做客的请求后,王柏带着黄家人炮制过的仇人头颅,和一些自己挑选的、他们送上来的、对自己伤势有益的药材,返回了野狼帮。

  当然其中还少不了的,就是黄家人的一些请求,比如想和瑞王搭上线,让王柏在瑞王面前说说好话等等。

  实际上若不考虑士兵的生命,此行黄家是不亏的。

  他们不但一举剿灭了盘踞县城多年的青龙寨盗匪顽固势力,获得了大量政绩,还成功的和京都的大人物搭上了线,可谓是收获满满。

  虽然瑞王可能并不会搭理他们就是了。

  王柏站在山上,清风拂面,此时他看着众人,想到,这下子大家也该稍稍安息了吧。

  复仇之事已毕,悲伤的情绪渐渐被另一种情绪掩盖,王柏下了山,归心似箭。

  真的是好久好久没有回家了,不知到父母与小妹他们怎么样了,对了,还有大哥和二哥。

  想着曾经的往事,王柏的嘴角渐渐浮起一抹笑容。

  近乡情更怯,原本疾驰的马蹄渐渐慢下来,在小路上“哒哒”的走着,踱步着。

  这就是他当初随二叔离家时走过的小路,如今却又回来了。

  到了村门口,王柏下了马,手中牵着马绳,慢慢向村中走去。

  王家村一切都还是老样子,仿佛这几年的岁月在这里都只是一瞬间,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三爷爷还是躺在村口的那个摇椅上,就着夕阳晒着太阳,一切都是那么宁静,那么祥和。

  只是三爷爷更老了,头发胡子也更花白了。

  一片阴影袭下,遮挡了夕阳微弱的阳光,三爷爷有些不耐烦的睁开了眼,他以为又是村里哪个调皮捣蛋的小鬼头在捉弄他。

  他在心底打定主意,这次一定要给这些小家伙一些颜色瞧瞧,看看他们下次还敢不敢来打扰他晒太阳。

  但他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却不是往日的那些小鬼头,而是一个不认识的人,一个有些眼熟的陌生人。

  “你是……”三爷爷的声音有些迟疑。

  “是我呀,王柏!三爷爷,你不认识我了?”

  其实这也怪不得三爷爷,毕竟他年龄已经大了,记性不太好,而且王柏在离家的时候,尚是个小萝卜头,经过这几年的时间,长至成年,容貌变化已经很大了。

  “王柏……?”

  三爷爷的语气还是很迟疑,他揉了揉眼,盯着面前牵着马的这人看了又看。

  可别说,面前这人还真有点像小时候的王柏。

  王柏他当然记得,就是那个小时候不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反而一直缠着自己,让自己给他讲故事的那个瘦瘦的小萝卜头,一个挺机灵的孩子。

  后来听说他被送出去学武了,还在外边当了个不小的值,光是每个月送回来的银子就足足有几十两,可谓是羡煞了旁人,村里人都夸他聪明有出息哩。

  “可是,王柏不是死了吗。”

  三爷爷心里这么想,嘴里也就这么说了出来。

  “死了?”

  王柏一怔,急忙追问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三爷爷回忆了起来,开始诉说往事:

  “当初那王二娃子回来”,王柏知道,这说的是他二叔。

  “当初那王二娃子回来,说是你死了,急慌慌的要拉着你一家人走,还通知村里的人尽量也跟着一起走,说是你所在的整个帮派都被仇家寻上门来给灭掉了,就连你也陷了进去。

  帮内一片废墟,搜寻过后也找不到人,要赶快撤离才是。你在那里是个高层,受重视,免得仇家顺藤摸瓜下来,万一来个斩草除根就不好了。

  可这你母亲能同意吗,她听到这个消息一下子就颓倒在地,嚎嚎大哭,说是连你最后一面也见不着了,就连你寄回来的钱,积攒着准备给你娶媳妇的,现在也用不着了,你父亲也一直在旁边‘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

  那情形,真的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说道这里,三爷爷摇了摇头。

  王柏听着心里一颤,视线也有些模糊了,但他还是强忍着,问道:

  “后来呢?”

  “后来啊”,三爷爷起了身,示意王柏跟着他走。

  “后来啊,虽然是伤心,但你父亲和二叔也知道事情轻重缓急,人命关天的事情,该撤离还是要撤离的。

  你母亲不想走,最终还是被你父亲强拉上马车的呢,又通知了你在外头的大哥二哥两家人,抱着你妹妹,大家伙一起撤离了。

  你母亲说,都走了,那万一要是你回来了,就找不到家了,真是可悲可叹哦。”

  听到这里,王柏身子一颤,视线变得模糊,至于后边三爷爷说了什么,早已听不清了。

  很快,王柏重新定了定心神,问道:

  “那三爷爷您知道,我父母他们是往哪里走了吗?”

  “向北面走了,具体位置我也不知道,不过最后你母亲在家里给你留了一封信,放在了隐蔽的地方了,位置告诉了村里我们这些老人,就是希望有一天能等到你回来,能看见这封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