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走在道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六章 归途10

走在道途 吴自己 2028 2019.08.10 23:47

  虚弱,这是王柏现在的感觉。

  他勉力直起身,手颤巍巍的摸向腰间,一阵摸索后,却也只摸出了两粒丹丸。

  他一口气全部吞了下去。

  他所准备的丹药,在这一连串战斗中,早就被耗得七七八八。

  左右无人,还算安全,又确认黑山老人死了以后,王柏也顾不得摸尸,直接盘坐下来,运功调息。

  系统直接提取药力,作用于全身,效率很高,伤势很快就恢复了大半。

  至于剩下的伤势,两颗丹药已经不足以让王柏全部恢复。

  这是王柏有史以来受过的最重的一次伤,当然前世他死的时候那次不算。

  黑气穿体而过,带走了大量气血的同时,也让王柏心中杂念升腾,今生前世种种欲念在脑海里翻腾,几欲走火入魔。

  好在他神志坚定,一咬舌尖,剧痛之下,倒也稍复清醒,神识内气猛地一同爆开,才勉强压下杂念。

  肉体上的伤倒还在其次,重点是神魂上的伤。

  王柏有些头昏脑涨,神魂上的伤可不好修复,若无对应药材,就只能自己一点点调理了,进度会十分缓慢。

  而神魂受创的表现,就是王柏精神不济,放开神识,就连范围也缩减了大半,只余二三十米了。

  好在现在他也无对战的需求,要不然还真有些麻烦。

  敌人已经被他杀得差不多,截止至杀死黑山老人,他来青龙寨的目标已经达成大半,复仇的目的基本完成。

  这次黑气的袭击,诡秘异常,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但这对他来说也不是全是坏处,王柏甚至可以说是因祸得福。

  在黑气停留体内的短短一息内,系统内浊气的数值就疯涨了2000多点,有黑气本身蕴含的,也有自身杂念转化的,已经足够王柏再提升巫体一层的了。

  但王柏没有妄动,他看向巫体现在的数值:

  巫体:(共十二层,第八层)浊气(6432/2000)(+)

  浊气已经溢出许多,但都被系统封存了。

  王柏现在身体伤势未复,气血不足,而且身边又无药材,不是个提升巫体的好时候,还是留至日后吧。

  现在他还能自保,但若是以这个状态再提升个几层巫体,气血耗损之下,恐怕想有自保之力也难了。

  王柏将目光从系统内收回,又重新转向了黑山老人,或者说是转向了黑山老人旁边地上的那幅画卷。

  刚刚这副画卷的攻击给了他很深印象。

  王柏走过去将其拾起,没急着先打开观摩,而是强忍着恶心在干尸般的黑山老人身上搜索起来。

  一无所获,连银两都没有。

  王柏又走进黑山老人的房间内,这次倒是有了些许收获。

  部分银两,不多,几十两而已,还有几本武功秘籍,王柏打开看了下,品级也都还算不错,应该是黑山老人自己修炼的功法。

  但是这些王柏都不放在眼里,实际上武道实力到了他这个层次,能看上眼的东西已经不多了。

  看来重点还是这幅画卷了,这应该是他此行的最大收获。

  王柏盘坐在床上,展开画卷,却是突然觉得这幅画有些眼熟。

  这不是自己在野狼帮藏书阁见过的赤猿嘶吼图吗?

  只是画中猿猴的毛色有些不一样,画中风格也有些不同,画布右下角还多出了一个名字:

  魔猿图,流云真人。

  这或许就是野狼帮藏书阁中的那幅赤猿嘶吼图,只是发生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变化,王柏没理由的想到。

  这时系统蓦的一动,王柏感觉有一道无形气流从左手涌出,包裹住了正接触的整幅画卷,转了一圈后又收回。

  实际上系统在王柏刚接触到魔猿图时就动了一次,只是那时的他急于摸尸,没有过多关注。

  一声巨吼随着气流的收回也响彻在王柏脑中。

  那是巨猿的吼声,王柏脑瓜子有些嗡嗡,神色一下子颓靡下来,尚未恢复的神魂伤势又加重了一些。

  而神魂伤势加重所带来的,是系统又展开了新一层的光幕。

  名称:魔猿图

  等级:元婴级法宝

  用法:血肉献祭或结丹期以上修为

  效果:未知

  王柏大吃了一惊,哪怕是有些昏沉的大脑,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信息震得一清。

  修真者所用的法宝,而且还是元婴级的!

  这远不是现在他能接触到的东西,哪怕他成了修真者,这件法宝也够他用上许久。

  不能让它被其他人知道,这是王柏现在的想法。

  从瑞王那里了解,修真界并不太平,甚至比凡间还要更腥风血雨,杀人夺宝更是家常便饭。

  王柏把拥有这件法宝的秘密放在了系统与穿越身份下的第一位。

  心情略作平静后,王柏思索,看来黑山老人就是用血肉献祭的方法驱使这件法宝的了,也只能是血肉献祭的方法。

  黑山老人不可能是结丹期修真者,要不然王柏还和他打什么,又还复什么仇,早就死了千八百次不止了,同时也怪不得他死得那样诡异。

  王柏收起了魔猿图,又再次平复下了心情,开始打坐调息。

  接二连三的受创,让他有些受不住。

  无药材的疗伤,进度十分缓慢,但好在王柏在瑞王府学了不少疗伤的法门,效果倒也能接受。

  只是不敢过度消耗内气,还要留以自保,终归是聊胜于无吧,总比不疗伤的好。

  过了一两刻钟后,王柏睁开了眼睛,他估摸着,此时黄家应该已经收拾好了残局。

  是时候汇合了,不知具体情况如何,逃跑的人有没有被拦住,而且自己也要去收集一些药材了,没有药材的疗伤,实在是太慢了,这对习惯于利用系统来快速疗伤的王柏来说很是不习惯。

  青龙寨必定有收藏药材的库房,而且黄家不是想搭上瑞王的线吗,正好,或许他疗伤药材的来源就要从这两者中出了。

  王柏打开房门,运转轻功,一路上风驰电掣,向着约定好的地方赶去。

  青龙寨内已经没有什么抵挡的势力了,只有王柏看见的一些士卒还在青龙寨内四处搜刮着。

  在这个世界上,有时候,军队如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