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走在道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再遇

走在道途 吴自己 2292 2019.04.11 21:32

  王柏一震衣衫,自身上掉落下一些灰色尘屑。这些都是诞生内气时从身体内部剔除出来的无用杂质,自内气诞生起,人体就会一直处在内气的改造下,洗髓伐骨,第一次排出的杂质最为多,日后就会急剧减少。

  人体的杂质何其多也,就连人们每天所吃的五谷杂粮都或多或少的夹杂着杂质,故而后天高手每隔一段时间,身体就会自动排出一些杂质。

  王柏一把推开巨石,施施然走出山洞。哪怕他身上衣衫褴褛,也无法遮掩其从骨子里透露出的一种飘然气质。

  自生成了内气,王柏感觉自己好像摆脱了一层枷锁,整个人身子都轻飘飘的,好似随时都可能乘风而去。但王柏知道这些都是错觉,只是因为自己初次洗髓伐骨产生的轻松感觉被放大的感受。正如人突然力量大增,就会产生自己能一拳打碎山的错觉一样。

  王柏跃上一棵大树,极目向前方远眺着。

  他现在的心情很好,晋级后天的兴奋感让他将之前被追杀时的阴霾一扫而空。体内充盈的内气所带来的强大感甚至让王柏有些自大。

  想到这里,王柏急忙平复了下自己激动的心情,自己现在才到哪,离后天极限还差得远,甚至先天高手可能一指头就能摁死自己,现在还不是浪的时候。

  实力的增强似乎让王柏有些放飞自我了。也只有现在的王柏才有些15,6岁少年的样子,而之前的王柏虽然冷静,但口中满是老年人的老气横秋,没有一点少年人应该有的朝气蓬勃。

  王柏一边在树上飞跃着奔跑,一边在脑海中思虑着。

  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只要通过试炼,应该也能算得上是帮中的中坚弟子,那时所能接触到的资源与武学不知道比学徒时多多少,只要有着充足的资粮,自己的实力必将迎来一个飞跃期。

  按照原本的目标,这次自己来试炼的目标已经超额完成,接下来只要安心等待试炼的三月之期结束就好,但现在确是不行,计划赶不上变化。

  刘奎,想到他王柏就颇有些火气,若是自己不好好“报答”他,岂不是很对不起他对自己的辛苦追杀?故而从出山洞开始,王柏就开始有意识的搜寻刘奎等一行人,他奉行的可不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以德报怨”那一套。

  定要报这追杀之仇!

  在路过几天前鹤形凶禽和虎牛大战的地方,王柏脚步一顿,从树上落了下来。

  地上已经没有任何生物活动的迹象,虎牛早已离去,而那鹤形凶禽也早已变成了森森白骨,凄凉的散落在地上。

  看来之前的战斗是虎牛赢了,而输者则留下了性命。王柏心中一禀,一个先前还凶威赫赫,实力并不比现在他弱多少的凶兽就这样随意的死在了这片森林,自己真的是没有任何自傲的资本。

  他一时有些怅然。

  突然王柏听到身后有石子被踢动的声音,

  “谁!”他猛地回头大喝一声,周围真的是太安静了,在内气的加持下,这点声音听起来清晰无比。

  “呵呵,没想到竟然被你发现了,既然如此,那大家就不用藏了,都出来吧。”

  话音未落刘奎就一马当先的拨开草丛先走了出来,随后的是他的几个跟班,其中一人手里还提着一个伤痕累累的胖子。

  王柏目光一凝,沉声道:“是你!”

  说话间王柏环视了四周:“看来除了瘦猴你的四个走狗都到齐了啊,奥,我差点忘了,瘦猴是永远来不了。”

  王柏话语中看似狂傲可实际上他后背也有着些冷汗,没想到一时走神间就被他们摸进了自己20米内,若是在靠近些他们突然对自己出手,恐怕......

  刘奎没有立刻回话,甚至面上都没有露出什么愤怒的表情,只是先走到被捆着的那胖子身边,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阵狂揍,“堵住嘴都不能阻止你发出声音,说啊,现在让你说话,你倒是说啊!”

  而胖子只是“呜呜呜”。

  “奥,我也差点忘了,你的嘴被堵住了,怎么能说话呢。”

  说罢一只脚重重踩在胖子背上,左右碾了两下。

  王柏冷眼看着,没有阻止。

  看着胖子头上的血滴滴答答落到地上,王柏终于开口:“你们抓了这齐胖子,该不会是想要用他威胁我束手就擒吧。”

  这时刘奎身后一个瘦高个突兀走出来道:“小子,你要不想这个胖子现在死在这里,就给我乖乖束手就擒!”

  王柏听罢哈哈大笑:“刘奎,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幼稚了,认为随便抓个人就能逼我就范,你看我像为了别人而牺牲自己性命的人吗?”

  刘奎阴沉的看了瘦高个一眼,

  “回去!”

  “老大,我”

  “我说回去!”

  瘦高个不甘的退了回去,路过齐胖子的时候又狠狠的踹了他一脚。

  胖子身子一抖。

  刘奎阴翳的看着瘦高个走了回去,随即转头开口道:“我自然不会这么幼稚,你我交手那么久,互相之间自然有所了解,我们都不是会为了他人放弃性命的人。”

  “哦?”

  “这胖子之前被抓的时候,可是硬气的很,不肯泄露你的丝毫情报,或许在他心中你自会为他报仇。

  那么我自然要让他亲眼看着你死,所以我将他带着,我猜你可能会回来这里查看,就让人在这里等着,果不其然,你又回到了这里,而且若不是这胖子先前的举动,你以为你还能好好站在这里和我说话?

  虽然你之前的话语多有对这胖子的不屑,但我不信,这么多年的相处你会对他没有丝毫情谊。

  我带着他本就没想他能让你束手就擒,但只要你对他有着一丝情谊,那么只要有他在,你就得处处受制!”

  说罢刘奎拿开踩在齐月半身上的脚,一脚将其踢给王柏。

  王柏小心的接过齐月半,蹲下替他解开身上的绳索。

  “胖子,你没事吧?”

  齐胖子拿出塞在口中的布,擦了擦头上的血,说道:

  “made,胖爷我这次算是栽了,王柏,我是没什么再战之力了,你快找机会逃吧,不用管我了,你打不过他们的。”

  “不用。”

  “王柏,宝药在哪里,若是你现在将它拿出来交给我,我不是不能放你们一马。”突然刘奎说道。

  刘奎并不担心王柏他们逃走,宝药那么强大的药效,不是短短几天时间能消化完的,那么以王柏现在的实力,他翻不出自己的手掌心。若不是怕打斗起来损坏了宝药,刘奎压根不会多费口舌。

  听罢,王柏起身抬头抿嘴悄然一笑:

  “刘奎,你认为这事可能吗?而且你认为我现在还会相信你的鬼话吗?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哈哈,放过我?

  我王柏现在就把话撂在这里了,

  要战,就战!休得说什么废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