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走在道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死亡(二)

走在道途 吴自己 1427 2019.05.19 23:55

  “这里归我掌管你们有意见吗?”

  黑山老人他们没有说话。

  正如之前所说,局势不明,他们都不想当出头鸟。

  但往往就是有人不明白这个道理,一个粗犷的汉子站了出来:

  “你算是什么东西,就凭你还想命令老子,我呸!”

  说着他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然后转头向着众人大呼:

  “这个小白脸有什么资格命令我们,你们大家说是不是啊?”

  他似乎是想引起所有人的共鸣,然而,其他人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回应他的呼喊。

  黑山老人他们用眼神交流:

  “这是谁家的愣头青?”

  “不知道啊。”

  但他们都没有开口劝阻,他们巴不得有人能试探一下白衣人的虚实,哪怕这个代价是那个人死亡。

  要知道之前白衣人只是展现了一招御剑飞行,就震慑住了他们,现在他们对白衣人的其他手段可一点都不了解。

  “哦,你有意见?”白衣师兄饶有兴趣的看着粗犷汉子。

  那汉子见无人上来帮衬他,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他又哀求的将目光转向黑山老人他们,黑山老人他们有几人移开了目光,还有几人毫不避闪的和他对视。

  汉子绝望之下,只能装着胆子说道:

  “没错,我有意见,但是……”

  “哦。”

  白衣师兄笑了一下,然后抬起手指向汉子点了一下,根本不听他下边的解释。

  “噗”的一声,汉子的脑袋上就多出了一个血洞。

  汉子倒地,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直接洞穿了脑袋,他此生最后一个念头就是:

  “怎么就动手了,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这不符合正常剧情的发展……”

  收回手指,看也不看倒在地上的人,白衣师兄若无其事的说道:

  “还有谁有意见。”

  这次真的没有人说话,黑山老人他们神色凝重。

  “你们看清他是怎么动手的了吗?”

  “没有。”

  这次连王开衫都不嚷着要先干上一架了,王柏把身子又往人群里藏了藏。

  “很好,没人说话,看来大家都是没意见了,那你们就在这侯着。”

  白衣人很满意,说完他就又转向古月生。

  古月生此时面色也有些苦涩,他知道,自己面对白衣人动手的成功率又要下降了。

  “好了,现在让我们来好好说说你这飞剑从哪里得来的吧。”

  师兄一直盯着古月生的眼睛。

  “让我猜猜,这是从一座仙人府邸拿来的吧。”

  古月生瞳孔猛地一缩,白衣人是怎么知道的?这可是他最大的秘密。

  要知道外边传闻的也只是他拿到了清河上人是遗物,可从来没有提到过什么仙家府邸。

  观察到古月生的反应,师兄的心里就有数了,但他没有停口,继续戏遣的说道:

  “不说是吧,他”,师兄指了指远方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张堂主,

  “他是你比较重要的人吧,我看你之前和他挺亲近的。”

  说着他伸出一只手。

  “你要干什么!”古月生怒吼。

  “干什么?”师兄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然后他猛地紧握右手。

  地面突然冒出无数的尖刺,疯狂洞穿了张堂主的身体,鲜血淌下,在地面上开出了一朵朵血色荆棘花。

  “你!”

  古月生怒发冲冠,他剑直指白衣人。

  “哦?”师兄不闪不避,他又将手移向旁边站着的野狼帮帮众。

  “怎么,你是要动手吗?”

  他看向帮众,眼前一亮,锁定王柏,将手对准。

  王柏面色大变,他的神经在不断地向他传来“危险危险”的信号,身子都忍不住颤抖起来,仿佛前面有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兽。

  不可力敌!

  王柏迅速下了判断,而他旁边的齐月半颤抖的比他还要厉害,但王柏没有在意,他也没有时间在意,他的大脑此时全部都被危险的信号占满。

  王柏的身体几乎本能的就想跃开,但他死死地压住了这种本能,他知道,自己只要一动,必然会迎来毁灭性的打击。

  “没想到这里边还有一个‘高手’啊,他应该是你野狼帮的高层吧,你说,我要是将他们所有人都杀了会怎么样。”白衣师兄笑道。

  气氛如火山爆发前的压抑,古月生握紧了手中的剑,他握紧了又松,松了又握紧,如此反复,良久以后,他终于颓然的松开,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全部的精气神:

  “好,我说,这柄剑的确是从仙府中拿出来的,还有一起的其他一些东西都被放在我的房间里,它们都是你的,你放了他们吧。”

  “既然如此,那他们也没用了啊。”

  白衣人喃喃自语,然后他一掐印决,灵力一转,顿时有几十条火蛇扑出,其中扑向王柏的那条特别大。

  虽是火蛇,但它们身上却都闪着金属光泽:

  【筑基期法术:爆裂火蛇】

  法术的速度,这群老弱病残根本避不开,很快,惨叫声就响起。

  此时王柏也顾不上藏拙,这次真的是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但他还没来及躲避,就被胖子一把扑倒,他挡住了一切。

  火蛇钻进身体,让后猛地爆炸,巨大的冲击力带着王柏和胖子飞起。

  落到地上,王柏没有受多大伤,只是内腑有些震荡,然而齐月半却不一样。

  他的背部被打得破烂,火蛇钻进身体,然后爆裂,内脏被破坏的一塌糊涂,现场并没有多少血,因为一切都被高温蒸发干净。

  王柏想起身。

  “趴下!”

  是胖子的声音。

  “胖子!”王柏很是激动。

  “嘘。”

  胖子抬起了头,面色惨白,他笑了。

  “从前……从前都是你保护我,今……今天也终于轮到我保护你一次了……活下去……”

  声音断断续续,终至于不可闻,头垂了下来。

  王柏很想起身,他也该起身,他该去抢救齐胖子。

  但他最终没有,他只是怯懦的保持安静,同时拼命在心里大喊:

  “系统,给我推演提升龟息术无限次!”

  他怕了。

  系统光幕一闪而过:

  【龟息术:(第七层)(+)】

  稍一运转,身体就好似枯木,毫无气息,气血全部蛰伏,意识沉入深处。

  王柏好似被羊水包围,回归胎中,之前被火蛇法术灼伤的火辣伤口也逐渐清凉下来。

  在这种状态下,伤势竟然都在慢慢复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