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走在道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往事

走在道途 吴自己 1205 2019.07.13 23:57

  资质与功法的繁杂,都拖累了王天琪武道的进步,但是汗水与功法的全面解析,却又让她进步的不至于那么慢,哪怕她修炼那么多功法。

  看着拿着一把剑在那辛苦练习的王天琪,汗水从她的额头缓缓滴落,王柏思绪纷飞。

  如此下去,十年!

  顶多再有十年,先天不敢说,但是王柏现在的实力,王天琪必定可以达到。

  整日整夜的枯燥修行内气打坐,没日没夜的艰苦武艺锤炼,这都远远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到和做到的。

  以下是师徒二人的一段小对话。

  “天琪,擦擦汗,休息一下吧!”

  王柏递过去一块雪白的绢巾。

  “不用了,师傅,我再练一会儿。”

  天琪顾不上擦汗,她手中的剑不停。

  她在心中默念,为了……

  她回忆起了许多年前的一件事。

  那一年她10岁。

  那是一个夜晚,她突然醒了。

  她发现自己并不在自己的房间,她的身上裹了一层粉红色的毯子。

  然后她看见她手里正握着一块石头,一块和前几天父亲拿给她玩的石头有几分相似的石头。

  她急忙转头观察,有些慌张,然而却又看见父亲正和一个爷爷聊天,又或许是在争吵?

  父亲在一旁的神色显得很是失魂落魄,他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醒过来。

  “……没有灵根……”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没有,……虽然……,认了吧。”

  她断断续续的听到很多话。

  灵根这两个字是他们提的最多的话语。

  很快,他们的谈话结束了,父亲回来了,但是王天琪却不知怎么想的,她闭上了眼睛,在装睡。

  父亲依然没有发现她醒了。

  很快,她感觉她被抱了起来,她眼皮轻颤,没有睁眼。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又睁开眼睛。

  她发现,她正飞在空中,父亲的脚下踩着一把剑。

  那是她童年中印象最深的一幕。

  她当时并没有感到害怕,反而感觉十分新奇,她没有出声,她发现父亲似乎很痛苦,他的眼睛一直看着前方不知想些什么。

  父亲依然没有发现她醒过来了。

  夜晚的天空中寒风吹彻,那时的她,还不知道这些都代表着什么。

  “婉云,婉云……”

  只是从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父亲都非常痛苦,他还开始喝起了酒,没了以前的潇洒和帅气,好几次,王天琪都在父亲喝醉了以后,听见他在不断的念叨着母亲的名字。

  打她记事起,她就没见过母亲。

  好在,那一段时光终究是过去了,父亲又恢复了以往的状态,只是家中似乎有一些不一样了。

  父亲对待自己更加“小心翼翼”。

  王天琪并不知道,她的父亲曾经测试过一次她的资质,然后发现没有灵根,只是他不愿相信。

  他宁愿相信是他出错了,所以他才抱着渺茫的希望,带着天琪去皇室那块更精细,更强大的验灵石前,再测试一次。

  他并不愿天琪承受这些缥缈的压力,所以他才只是在晚上,将她偷偷的抱过来,测试一遍。

  那次在空中,寒风吹彻的空中,飞在天上,天琪并没有感觉到寒冷,也是因为瑞王的灵气正护着她。

  可是,测试还是没有灵根,测试的结果并不会随着他的心意而改变。

  而没有灵根,代表就是百年之后,天人永隔。

  筑基期寿二百,届时,或许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但王天琪终究是对那时候父亲的变化上了心,所以她一有时间,就偷偷迈着当时的小短腿,跑去那晚和父亲谈话的爷爷那旁敲侧击。

  但是她稚嫩的手段又哪里瞒得过人老成精的老者,一切都被看得明明白白,但老者依旧愿意和她聊天。

  他已经很老了,突破金丹期无望,且二百岁大限将至,否则他也不会放弃继续在外闯荡的机会,于十年前转身回到皇城,为这个古老的王朝增添底蕴。

  他无儿无女,在这个临近腐朽的时候,还能有一个活泼的小女娃娃陪在身边,倒也冲淡了他的一些悲哀。

  人活得越久就越怕死,所以他些时候喝得痛快了,也和王天琪聊些修真界的奇闻异事,但是但凡涉及灵根就决口不提,这对于她来说,或许还太残忍了。

  他和王天琪说这些,一来作为他最后几年的陪伴者,他乐意和她说这些,二来也是因为她的家人全部知道。

  每当王天琪和老者开始聊天的时候,瑞王就收回了神识,向远方走去。

  里边的老者是他家族中的长辈,他总不好一直听着他的谈话。

  而每当两人聊完天了,老者就又神识传音给瑞王,让他回来暗中护送天琪回去。

  往昔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转眼两年。

  王天琪与老人两人越聊越熟,她已经不单单是为了最初的目的来的了,那奇幻绮丽的修真世界同样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她。

  但这一切,并没有使她忘记她最初的目的。

  就是在那一天的清晨,王天琪早早来到老者的身旁,却发现老者早已喝醉了酒躺在椅子上昏睡不醒。

  此时的老者已经不比两年前了,他的胡子头发都早已变得苍白,整个人老态了许多,它那被酒味掩盖的身体上甚至有着一丝微不可察的腐朽味。

  那是寿元将近者才有的表现,灵魂与肉身的双层腐朽,看样子他的寿限也就在今年了。

  王天琪看着老者,然后从里屋拿出一张长毯,盖子他身上,然后她又看了看老者,眼睛骨碌碌一转。

  “爷爷,灵根是什么呀?”

  “灵根呀”,睡梦中的老者砸吧了两下嘴,“它是……,测试法……”

  王天琪一喜,她早就发现,在老者喝醉睡着后,问他问题,他会说上许多平时不会说的话。

  但老者醉了这么多次,她也问了这么多次,这个灵根的问题还是老者第一次回答。

  听完了老者关于的回答,王天琪又迫不及待的问道:

  “那我上次测试的结果是什么呢?”

  “没有,一点也没有。”

  王天琪有些呆滞,父亲之所以不告诉自己,是因为这个吗?

  然而老者不等女孩发问,胡言乱语了几句后,他又说起了瑞王夫妇的悲剧爱情故事。

  王天琪顿时竖起耳朵来,哪怕她的脑袋还有点懵,这是她第一次听到母亲的消息。

  就连父亲也从来没有提起过。

  ……

  “你父母……”

  ……

  “你现在是他唯一的寄托了。”

  ……

  至于最后结果如何?

  王天琪是呆呆的走出了院子。

  等她走远了,原本应该醉倒在躺椅上的老者却睁开了眼睛。

  他看着王天琪远去的小小的背影,神色有些复杂。

  最终他只是一叹,传音给了瑞王,让其看护王天琪回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