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走在道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杀人行会

走在道途 吴自己 2170 2019.07.04 01:24

  哪里有地方可以正大光明的杀人呢?王柏思索着。

  虽然他并不为善,但他同样暂时不想为恶。

  这门武学对浊气来源死人的实力没有什么要求,只要王柏想,他很快就可以把这门功夫修满,不过是几次灭门屠家的事罢了。

  且先不提这样做的后果如何,只是现在的王柏还没有这么丧心病狂。

  巫体毕竟只是一门凡间武学,而不是可以修炼成十二祖巫体的神魔武学,凡人和武者所提供的资粮对其都差不多,无非是看他们临死前的怨恨、憎恶有多大罢了。

  至于修仙者如何,王柏还不懂修仙者的原理,不敢妄言。

  还是找他们问问吧!只要找个能杀人的地方就行。王柏做了决定。

  王柏口中的他们正是先前和他一起来应聘的那几人。

  虽然几人先前在收徒一事上闹得有点不愉快,但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而且王柏自忖,他作为一个天才,这点事情他们还不至于为难自己,也犯不着为难自己。

  以他们的实力,虽不至于说像那些下人一样巴结自己,但那肯定也是要以打好关系为上。

  无人想多一个敌人,多一个朋友要比多一个敌人好。

  但哪怕他们真的为难自己了,王柏也觉得,他应该对于弱者更加宽容一点,自己另寻办法就是了。

  毕竟他们的实力已经不如自己了,难道还不允许他们发发牢骚吗?再加上他们也没有义务告诉自己这些东西。

  现在在王府的地位,王柏有王天琪师傅身份的加成,已经稳稳要比其他人都高上一层了,虽然他的本意不是要这么高调。

  “这样的地方,我倒是知道有一个。”听了王柏的话,老者思索片刻,然后道。

  果不出王柏的所料,老者对他不但没有丝毫的为难,反而还十分热情。

  三人中,王柏只找到了老者,其他二人不是不在就是在闭关。

  王柏找到他时,老者正泡着茶躺在摇椅上,晒着太阳,已经提前过上了养老的生活。

  不过这倒也够了,只要有人知道就行,他倒并不在意是谁知道,又是谁告诉自己的,他只在意结果。

  “它的名字叫做杀人行会,以前我在江湖上厮混的时候倒是和他们打过几次交道。”老者接着缓慢的说道,他的眼神中有着几丝凝重与……忌惮,很显然那几次的遭遇并不像他口中说的这么轻松。

  此时老人又说道:

  “你别看它的名字比较粗俗,但它的实力却着实不简单,里边强者比比皆是,就连后天极限的高手也不少有,我记得这京都里倒是有他们的一个分部,我可以将地址给你。”

  “不过你要记得,出去这里万分小心,听名字都听得出来,那里可不是一个善地。”老者再三提醒。

  “杀人行会,嘿嘿。”这时,老者突然冷笑了几声。

  “虽然它表面上就是个松散的组织,没有任何的背景,谁想要加入都可以,只要定时完成行会内部的任务就行。但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它其实没有这么简单。”

  “杀人行会其出现不过才短短十几年,就发展到这种地步,几欲遍布全国,里边的任务五花八门,从偷盗财物、屠家灭门,再到劫道官府,就连刺杀皇亲国戚这样的任务他们都敢发,其不单单是有背景了,而且它的背景还很不简单。”

  “当今朝廷,说是士官不实权,不允许有自己的势力,但他们哪一个私底下没有一些小动作?”

  “这杀人行会说不定就是朝廷中哪一个重臣弄出来的,又或者压根就是皇室中的人,为争夺皇位所做的准备,甚至还有可能是皇帝小儿,咳咳,皇帝的暗手。”

  “靠着发布任务,借由我们的手,打压、排除异己。”

  说到皇室中因为皇位所产生的龌龊,老者语气中满是鄙夷,江湖草莽和朝廷皇室之间自然有一股天然的,莫名的不对付。

  但他很快就意识到了不对,给改了过来,他现在可不是从前那个潇洒自在、来去随心的江湖客了,而只是个他口中充满龌龊的,“皇亲国戚”之一的瑞王府上的一个客卿。

  老者装作喝茶呛着似的,狠狠地咳嗽了几声,掩饰了自己脸上的尴尬,然后才接着说道:

  “大体情况就这么多了,我看这行会掌使人八成就是这京城的了,只在京都建一座分会,而将总部离京都远远的,避免被察觉。”

  此句一出,接下来几句话的时间,老者就将杀人行会的地址交代了个清楚,王柏默记了下来,最后老者又强调了一句,“一切小心”。

  倒是个热心肠。

  王伯听了这些话后,倒没有对此有什么表示,感谢后,别了老者,路上他摩挲着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

  他虽然不会全信老者的表述,但也不会将其不放在心上,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但他同样有着自己的判断,他将老者的说法截取了部分填充到了自己的判断中,而事实如何,一切都要等亲眼见到了,才能下定论。

  他虽然没有在江湖上厮混多长时间,但他好歹也是从腥风血雨中走出来的,他数年经历的,也不比寻常江湖客少了,倒也不会那么幼稚,做出什么愚蠢的事情。

  唯一让他感到有些疑惑的是,若真是涉及皇位的争夺,那些修仙者不会出手干涉吗,毕竟在他的猜测中,整个青罗国都应该处在一个或数个修仙门派的掌控中。

  他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暂时不要想这些,现阶段,无论是皇位的争夺,还是修仙者与皇室之间的关系,都还跟他没关系。

  最终王柏拿着得来的情报,来到一座极其偏僻的建筑物前。

  刚踏进大门。

  “来者何人?”

  门内桌后一个瘦削的年轻人便喝道,他的目光射在人身上,如刀子般锋利。

  “高手!”王伯心中一禀。

  看来老者说的果然没错,这杀人行会卧虎藏龙,竟然随便一个看门接待的,都能给自己一些压力。

  对面的青年人和自己一样是后天极限修为!

  “来领任务。”沙哑暗沉的声音传来。

  此时王柏的面容是一个面色枯黄的中年人。

  这是他从王府府库中拿来的人皮面具,他作为瑞王王女唯一的师傅,还是有一些特权的。

  带上人皮面具,真假难辨,以假乱真。

  有了它,可比戴斗篷、面罩,还有易容什么的轻松,简单多了,而且还不引人注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