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走在道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二章 修真坊市2

走在道途 吴自己 2065 2019.08.26 23:58

  王柏至今无法使用、吸纳灵力。

  所以他身上除了两块灵石就什么也没带。

  一个修真者带着大包小包,没有一个储物袋不也是很可疑的吗?

  要知道储物袋可是修真者的标配,可以说是价格便宜,人手一份,区别只是其内部空间大小不同罢了。

  所以王柏为了装得更像,也就只能放弃了他的那些衣物和干粮。

  练气期修真者还要吃些五谷杂粮,来维持自身的消耗,而筑基期修真者已经完全辟谷,全靠吐纳灵气维持自身消耗。

  哪怕他们如果要吃的话,也都只是吃些灵粮,而不是那些吃下肚子就要产生杂质的凡俗食物。

  所以筑基期修士身上已经几乎不会产生什么污垢,一件不是法宝的衣服,正常情况下穿上许久也不会脏。

  事实上一些有能力的修真者,在练气期就已经开始吃灵粮了。

  灵粮对修炼的益处是显而易见的。

  王柏此时的战力或许并不比那些筑基初期修真者差多少,但筑基期修真者在某些方面却完全不是王柏所能比拟的。

  他依旧要吃凡俗五谷之物,他依旧要行那五谷轮回之事,就连体内的内气也远远不如天地灵气。

  内气毕竟只是从一凡人身躯中提炼出来的能量,而天地灵气却是天地的精华。

  王柏看着对面的青袍道人,思考着接下来如何行事。

  对方现在没看出他的问题,但两人继续相处下来,王柏难免不会露出什么破绽。

  毕竟他现在所表现的,全是从皇室藏书阁玉简中了解的纸上谈兵,未经实际操作。

  王柏和道人两人打过招呼,通了姓名,然后就相视一笑,都不说话了,一时间空气有些静默起来。

  王柏此时想的是如何打发走这个道人,而道人想得是王柏为什么会突然来这里。

  他是这处坊市的守卫者,再过个一两年就是他轮值回门内的期限,他可不想在种关头出什么幺蛾子。

  而且现在同门的刘师弟和外来散修清光散人都有事出行,不在坊市内,此处三大筑基期高手已去其二。

  若是现在眼前这个看不清实力的王柏闹起事来,他可不敢保证坊市的完整。

  青袍道人的资质不高,灵根也就三寸而已,属于下等,筑基已是侥幸。

  当初他凭借一颗筑基丹成功筑基的消息传来,同门之人皆是愕然,笑谈其走了狗屎运。

  而青袍道人也知道其长生无望,接下来道途艰难,所以也就不在门内争什么了。

  人贵在知足,他已经比常人多活了个一百岁,也比那些不能筑基的人好了无数倍,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所以哪怕他后来因为不受门内重视而被发配来这偏僻坊市当执事,青袍道人也没说什么。

  虽然比那些富裕坊市上的地盘差了不少,但在这偏僻坊市的一亩三分地上,他好歹是领头羊。

  三寸灵根,哪怕是筑基后,也注定是没有什么前途的。

  门内有元婴期真人坐镇的天南宗,对筑基期修士也不是怎么在意。

  实际上当初就连青袍道人他自己都没想到,他竟然只凭一颗筑基丹就能成功筑基,那颗筑基丹已经是他费尽千辛万苦得来的,而且凭他的能力也就只能得到一颗筑基丹。

  他只是不甘心自己在练气期摸滚打爬了几十年还一事无成,所以才耗尽身家放手一搏,而这一搏成功了,为自己搏出了一生安稳和百年寿元。

  如今距离他筑基已经六十年,青袍道人依旧未曾突破到筑基中期,实力依旧只是在筑基初期顶峰罢了。

  修真界中每一小境界的突破,都是一个瓶颈,而突破后的实力,与之前也是一道鸿沟,修为越到后期则越明显。

  所以要他现在一个人面对王柏,心中实在是没什么底,自家人知道自家事。

  从前练气期时的他还能算是争强好斗,腥风血雨也见了不少,面对任何一个同层次的人,谁也不惧,都敢战上一战。

  要不然他也不能破釜沉舟一鼓作气,一搏之下就突破了筑基。

  要知道修为大境界的突破,最不能露怯,一点露怯,便满盘皆输,突破不能。

  但现在的他不一样了。

  他已经筑基了六十年,他也安稳了六十年。

  六十年平静的生活,没有战斗,他往昔的棱角早就被岁月磨平,没有了当初的志气。

  他现在虽然不能说是在混日子,但也早已经不能说是精通于战斗了,他也没有了当初练气期时与人搏命,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勇气了。

  两人的对视与打量在继续,实际上一系列心理活动的时间并不长。

  而此时自青袍道人出现时,便一直张大着嘴巴,目瞪口呆看着的坊市守卫头领终于反应过来,出声打破了王柏与青袍道人两人之间诡异的静默。

  守卫头领看向青袍道人,然后行礼:

  “见过叶执事。”

  面上带着讨好的笑容。

  而叶执事却只是点点头,然后就不再理他,转而对着王柏说道:

  “我们进去聊?”

  王柏点头同意,于是两人便并行的向着坊市内走去,而守卫头领在后边亦步亦趋的跟着,狗腿子模样。

  此时王柏心中有点慌,面上却没什么表现。

  这还是他第一次离修真世界这么近,虽然是在一种并不怎么没好的情况下接近的。

  路上叶道人打探着:

  “不知王道友来此坊市有什么事?”

  按道理来说,这样的小坊市是吸引不到什么筑基期修真者的,此前有一个散修清光道人已是奇葩,如今却又来了一个王柏。

  而王柏见此试探,却只是随口敷衍道:

  “我四处游历累了,便来此歇歇脚。”

  哪能你问什么我就答什么。

  他面上冷淡的表情明显表明了是不想多说。

  而叶道人见此也只是打了个哈哈,十分自然的就转开了话题。

  王柏不想说他也不能逼着对方,叶道人只是又开口说道:

  “此地虽然偏僻,但也胜在僻静,不失为一个隐居潜修的好地方,王道友若是游历累了,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他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嘴上客气着,邀请王柏常住。

  他一百多岁的老油子了,虽然不精通战斗,但行为也是油滑的很。

  王柏只是点点头,不置可否。

  身处闹市的坊市,僻静一词从何处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