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走在道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血元果

走在道途 吴自己 3267 2019.04.08 21:45

  王柏快速的向着声音来源处奔去,临近时却又放缓脚步,慢慢靠近。

  突然之前那两道巨大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这次离得近,感受截然不同,如同炸雷一样在耳边轰鸣,震得王柏脑袋嗡嗡响。

  王柏藏身于一片灌木丛中,晃了晃自己有些晕乎乎的脑袋,小心翼翼的探头出去,只看见两个庞然大物在对峙。

  其中一个王柏认识,和虎牛劲观想图上所画之物近乎一样,正是虎牛,另一个则是一只凶禽,整体形象是一只巨鹤,它有着尖锐的鹤喙和锋利的爪子,翼展开来有着近十米长,王柏远远的看着那闪着寒光的利爪,恐怕它有着碎金裂石的威力。

  虽然王柏不认识这只鹤形凶禽,但这并不妨碍王柏观看它和虎牛之间的战斗。

  虎牛围着鹤形凶禽绕圈,脚步不快,常作势欲扑,时不时的还从喉咙中发出一阵阵低吼作为威胁。那鹤形凶禽巍然不惧,每当那虎牛靠的过于近,便毫不客气的拍打着翅膀,用那可碎金裂石的利爪迎上去。

  但两者从不接触,每当那利爪袭来,虎牛便纵身一退,继而接着围着鹤形凶禽转圈圈。

  王柏趴在灌木丛中仔细观察着虎牛,力求能习得虎牛的一缕真意。在虎牛劲快要大成的王柏眼中,虎牛一举一动都能让他触类旁通,在脑海里多出许多灵感。

  王柏相信,只要再给他一些时间,自己一定能将虎牛劲推至第五层,虎牛劲大成,臻至后天。但同时他心中有着一些疑惑,是什么让着两只凶兽争斗至此。

  王柏随意一瞥,随即目光微微一凝,望向鹤形凶禽身后山崖上的一朵血红色的花朵,其上还结着一颗半个婴儿拳头大小的果实。

  “那是,血元果?!”

  据《奇异草志》宝药篇记载:血元草百年而开花,又百年而结果,再百年而成熟,历经三百年而成者,是为血元果。武人食之可大量加强气血,增进修为。有益补内气之奇效。

  注:此物对禽类凶兽有着强烈的吸引力。禽类凶兽食之功效倍增。

  王柏有些心动,有了它,自己再要提升武学就不用愁了,

  “不对,这血元果好像还没有完全成熟,据《奇异草志》上记载,血元果完全成熟有着婴儿拳头大小,而这个只有半个婴儿拳头大小。

  看来应该是这两个凶兽中的一个先发现了血元果,后又引来了另一只凶兽,才发生的争斗。”

  突然旁边的灌木丛一阵晃动,王柏神色一紧,双目紧盯着那晃动着的灌木丛。

  这时有一个人影从那灌木丛中钻出来,看清场内的情况后又急忙趴了回去。

  王柏认出了他,眼睛微微一眯。

  “是瘦猴,刘奎的跟班之一,选修的武技是猴拳,就是不知道修炼到什么程度了。看来,还有其他人注意到这里的动静正在赶来,我得快点动手了,要不然等人多了就不好办了。”

  这是瘦猴也认出了王柏,但两人都没有任何动作。

  这时场上的虎牛好像已经等待的不耐烦了,蹄子微微刨地,咆哮了一声,便猛冲了上去。

  鹤形凶禽毫不露怯,扇动着双翼,用利爪向虎牛的背部狠狠的抓去,那虎牛一退,将头一甩,用角顶了上去,鹤形凶禽的爪子立刻和虎牛的角碰撞在了一起,这时,两方谁都不敢先松力,局面顿时僵持下来。

  王柏看见这一幕,眼前一亮,暗道:“好机会。”

  只见王柏暗中运劲,踏着踏云飞步的步伐悄悄地向着血元果靠近。

  这时瘦猴正惊诧于两只凶兽的对抗,突然眼睛余光发现王柏不见了身影,急忙搜寻,正看见王柏迅速的向着一株血红色的花朵靠去。

  他虽然不认识那血红色的花朵是什么,但他知道值得王柏冒着生命危险也要抢夺的东西肯定是好东西,很可能就是一株宝药。

  宝药,那可是后天后期高手都要争抢的宝贝。

  而在他瘦猴看来,只要是好东西,就应该是他的。他不只是看不起王柏,就连他的老大刘奎,他都看不起。他一直认为刘奎就是个傻大个,除了天赋好一点,其他也就没什么了。而这常让他嫉妒万分,为什么他能当老大而自己只能当个跟班,若是自己有刘奎的天赋,自己也可以当老大,所以他经常对刘奎的命令阳奉阴违。

  瘦猴眼看着王柏已经接近那血红色花朵,而且马上就要得手,眼中满是阴毒,“我得不到的东西谁都别想得到。”

  随即只见瘦猴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子,掌中运劲,朝那血红色花朵旁狠狠砸去,然后冷笑道:“让你拿!”。

  那鹤形凶禽听到声响,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人正向着自己宝贵的珍宝伸出邪恶的双手,顿时怒不可遏。(老子还没舍得碰的东西你都敢碰)

  鹤形凶禽连面前正在对抗的虎牛都不管了,猛地松开虎牛角,合身便向王柏扑来。

  “唳!”

  王柏心中惊怒万分,他早在看到石子的时候就暗道不好,这时又感到身后有叫声传来,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现在收手已然来不及,而且现在一旦收手就什么都得不到。

  王柏眼中狠色一闪而过,与其这样,还不如去搏一把,起码还能把血元果带走。他没有回头,也不去管身后袭来的劲风,只是尽全力的运转煞身,顿时一股股煞气围绕他的全身,形成一道道防护,同时他伸出手,将血元果连果带花的连根拔起,毫不顾忌这样对血元果造成的损伤。

  刚做完这些,王柏就感觉到背部传来一股沛然巨力,力不能当,连煞身都只是起到了缓冲的作用。王柏不由得吐出一口血,随即便被一翅膀扇到了山崖上。

  王柏立马强运气起身,不敢停留,将血元果揣入怀中放好,就运起踏云飞步飞速离去。

  鹤形凶禽还想再追,这时虎牛终于发力,一跃而起,咬住鹤形凶禽的一翼,使劲撕咬不放松。鹤形凶禽惨鸣一声,再无力追赶王柏。对虎牛这等凶兽来说,同等级凶兽的肉和精血也是大补。

  瘦猴见王柏逃出去了,不怒反喜,立马起身跟了上去。在他看来,王柏和齐胖子在以前被自己和刘奎追得那么惨,抱头鼠窜,实力肯定不咋地,就只是逃跑的速度快了一些罢了。更何况王柏现在还受了伤,以自己的实力追上去,解决他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到时候那神秘的血红色药材就是自己的了。

  至于王柏使出的那门冒黑气的防御武学瘦猴并没有放在心上。这也不能怪瘦猴,毕竟他不了解煞身的玄妙和鹤形凶禽的实力,所以在他看来,王柏只是施展了一门防御武学,然后连鹤形凶禽一招都没接下来,自然就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了。

  王柏向前跑了一阵,见鹤形凶禽没有追上来就停下了脚步,毕竟刚刚那一击已经伤到了他的肺腑,现在他需要的是好好修养。

  这时身后有脚步跟了上来,王柏回身一望,是瘦猴。

  只见他到:“王柏如果你乖乖的将那株血红色的宝药交出来,我说不定大人有大量能饶你一命。”

  “刚刚那石子是你扔的?”王柏没有理会他的话,只是淡淡的问道。

  “是我扔的,只是可惜没有弄死你。”

  “好胆!”

  “既然你不肯交出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去死吧!”说着瘦猴就运起猴拳的架势攻了过来。

  “找死!”王柏怒道,想到之前他之前陷害自己的事情,这人该死。

  一瞬间手臂上就已经聚起十层浪涛劲,一掌拍了过去。

  “咔嚓。”

  瘦猴的手臂应声而断。

  瘦猴惨嚎着:“不可能,你的实力怎么会这么强?”

  看着王柏一步步向着自己走来,瘦猴慌了:

  “别过来,别过来,放过我,我再也不敢找你麻烦了,求求你,放过我。”

  突然,从旁边密林传来一声暴喝:

  “住手!你敢杀他?”

  瘦猴听到这个声音大喜,再也不复之前对于刘奎的不服和嫉妒,大声喊道:

  “刘奎,快救我,不,老大,老大,救我啊。”

  接着只见刘奎带着一个跟班残虎从密林中走出来。

  王柏看见刘奎和他的跟班残虎脚步微微一顿,随即便迅速的打断了瘦猴的两条腿,转身离去。

  现在自己的身体不耐久战,暂不宜与刘奎发生冲突,这两条腿足以让瘦猴在这个森林中活不下去了。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照顾一个废人三个月。

  刘奎皱着眉看着王柏转身离去没有出手阻止,毕竟他听从了自己的话没有杀瘦猴,而且万一这时候受了伤,在这森林中对试炼很是不利,危险会大大增加。

  再加上自己早就看瘦猴不爽,他对自己阳奉阴违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若不是看在他名义上还是自己的小弟,自己就连出声都不会出声,更别指望现在为他报仇。

  至于瘦猴之后怎么想,刘奎不在意,毕竟瘦猴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在乎废人的想法干什么。

  瘦猴躺在地上怨毒的看着这一幕,他知道自己完了,自己不好过别人也别想好过。

  于是他喊道,口中不带丝毫敬意,满是怨毒,

  “刘奎!王柏手里有宝药,是他从两头凶兽手里抢过来的,而且他还受了伤,我不知道药的名字,但服用下去一定可以突破后天。杀了他,宝药就是你的!”

  王柏霍然转身,看向瘦猴,这次他是真的怒了,恨不得将其挫骨扬灰,三番两次的想置他于死地,其心可诛!

  “那你还是留下来吧!”刘奎出手了。

  宝药啊,无论是什么宝药,只要自己得到,就一定能进阶后天,刘奎眼中满是贪婪。

  现在的出手和以前的任何矛盾都没有关系,不过是有人起了贪婪之心。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