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走在道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战后

走在道途 吴自己 837 2019.05.10 23:55

  寒风吹彻,血满地,潇潇细雨,几人行?

  四周一片凌乱,到处是深深的剑痕,古月生落下最后一剑,将陆家家主的头颅砍下。

  陆家家主瞪圆了一双眼睛,怨恨而又不甘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残缺的尸体零散的落在各个地方,七具一个不少,都在,正好对应各个世家和洪鲸帮的人,只是其中没有黑山老人。

  黑山老人很谨慎,早就见势不妙跑了,他轻功高绝,加上临走时又阴了陆家家主一把,拿他断后,是以古月生没能留下他。

  杀完了陆家家主,周围就再没人了,被劈成两半的大锤,散落各处的尸体,古月生看着这些,忽然感觉到内心有些凄凉,他静默的站了一会儿,兀的开口,用的是沙哑平淡的语气:

  “我不管你们信不信,我从来都没有拿到过清河上人的遗物,这是事实。”

  一时间,空气中除了风雨声,就只有这句话的声音在回荡。

  这些在是说给谁听?

  是在安慰死者的亡灵,还是说给可能还隐藏在暗处的人?这些我们都不得而知,我们知道的只是古月生在抛下这句话后,就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了。

  古月生抬起头,清凉的雨水滴落在他的面上,雨还在下,残尸断臂、血色土地,他想,要不了多久,这天地,这雨水,就会将一切的一切都冲刷干净吧。

  远远的看见武堂主,他用剑拄地,踉跄的前行,古月生头发灰白,神色有些悲哀。

  来到武堂主面前,他蹲下身,伸手探去,却是连尸体都早已凉透了。

  起身再看去,张堂主也已在墙角昏迷不醒,而四妹,神态安详的坐在那里,仿佛只是熟睡,但若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她的内腑早已糜烂,失去气息多时。

  四人来此,只余两人回去,古月生不由有些迷茫,他扪心自问,这样真的值得吗,为了所谓的面子和江湖义气,这样真的值得吗?

  若不是自己执意要为了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深入敌营,二弟他们或许都不会如此。

  古月生不由想到了当初帮派初创,四人结拜时的场景,若是现在他们所有人都还活得好好的,兄妹四人在一起,那么自己这个野狼帮帮主不做也罢,大家都归隐田园,啸傲山林也未尝不可。

  古月生有些心灰意冷,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哪怕他是想要退出江湖,也会有大把的人想让他不得安生。

  【江湖定律8:一入江湖深似海,回头已是百年身。想退出,很难,如苦海行舟,难见彼岸。】

  (想要退出江湖,那就自己悄咪咪的找个小山村隐居去吧,若是没有仇家寻到你,还能安享晚年。要是想搞个金盆洗手大会,后果详情请见笑傲江湖等书。)

  古月生艰难的将三人都移到一起,他虽然看起来快要油尽灯枯,但作为一名还算强大的武者,他清楚的知道,若不出意外,他还有十好几年可活。

  他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有些气喘吁吁,张堂主还是没醒。

  “我是是真的没力气了。”

  古月生自语道,内气干涸,肌肉萎缩,寿命的消耗,亲人逝去的打击,让他现在终于有了一点老人的模样,以他的年龄,在不是武者的普通人中,都是可以当爷爷的了。

  他看着四妹说道:“你死的倒是体面,一点儿都不难看,不像你二哥,血肉模糊的,都不好认了。”

  说道这里他笑了:

  “这样正好,你生前最爱美,到是遂了你的意,你二哥就是个糙汉子,说不定到了下边,还认为这样血肉模糊最显得勇猛呢。”

  ......

  三天后,野狼帮驻地迎来了一批特殊的人,不,也不能说全是人。

  一辆车,一匹马,一个单手赶车的,一个两臂夹板固定住的,还有两具死尸,王柏带人迎接,是帮主他们回来了。

  野狼帮连续遭受了两次重创,第二次更是死掉了两位堂主,这是前所未有的,帮中气氛很是低迷。

  帮中所有高等战力全部受创,已经没有精力再去和金刀门与化铁派清算了,就连高手被杀的七七八八的黄山县都没有人手能去接管。

  数天后,密室内,只有张堂主和古月生在。

  “大哥,帮中一定有叛徒!”

  张堂主重重的拍着桌子,他的伤势最轻,只是双臂被大力震得有些骨裂,现在已经好得七七八八。

  “要不然我们发现仙府的事情这么会被人知道,还以讹传讹的成了清河上人的遗物?

  若不是如此,就不会有这么多事情发生,二哥和四妹也就不会死。

  一定要严查!”

  “我怎会不知有叛徒。”

  古月生有些疲惫的说道,他的伤势最重,已经伤及了根本,到现在还没有好转,这是动用本不该属于自己力量的惩罚。

  “那为何……”张堂主不忿道。

  “我也想立刻查办,只是现在的野狼帮再经不起任何折腾了。”

  古月生猛地咳嗽了几下,摆摆手:

  “放心,知道这件事情的人毕竟还是少数,我们有野狼帮内每一个武者的名单,暗中一个个排查下去,他跑不掉的。无论他跑到哪里,我都会亲自将其抓回来,干掉他!”

  最后一句话,他说得杀气腾腾。

  “对了,黑山老人的行踪查的怎么样?”这时古月生突然话锋一转,问道。

  对于那场惨战中唯一逃掉的后天极限高手黑山老人,他还是非常关心的。

  自己的二弟和四妹都死了,没道理他黑山老人不死啊。

  “没什么发现,也不知道这老东西躲到哪里去了。”

  说到这个,张堂主的面色不是很好,他查了这么长时间竟然一点线索都没找到。

  时间缓缓流逝,转眼一个月就过去了,整个野狼帮逐渐从悲痛的气氛中缓过来,一切似乎又都步入了正轨。

  悲痛的人将悲痛的事埋在心底,不悲痛的人高高挂起。

  这段时间内,经张堂主推荐,王柏暂代战堂堂主。

  帮主召见后,也就同意了,他同样没有问王柏的功力从哪来的,只是让他好好干,王柏感觉到自己好像正在逐渐步入到古月生和张堂主的小圈子里。

  也就在这个时候,叛徒被查出来了:

  叛徒高原,后天中期修为,原野狼帮高等执事,不知从何处得知野狼帮秘密并泄露出去,现居于金刀门内。

  野狼帮,似乎又要起波澜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