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走在道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一章 收获

走在道途 吴自己 1009 2019.08.15 23:56

  洞府内分为很多个不同的房间,王柏都大致看了下,里边没有枯骨。

  这证明清河上人可能没有埋骨于此,四处也都没有什么陷阱,同样的,也都没有什么遗留物,只有修炼室除外。

  修炼室和最中心的大厅相连,大厅中有石桌石凳,而修炼室中除了一个古朴的蒲团,就只有地上类似阵法的东西。

  阵法的中央是一个芒星图案,而边缘角上则是五个凹槽。

  蒲团上摆放着三枚玉简,而不是王柏原本想象中的书籍,这就是清河上人洞府中所有的遗物了。

  王柏也不客气,他没有去管地上神秘的阵法,而是径直拿起蒲团上的三枚玉简,走到石桌旁坐下。

  在稍微摆弄后,王柏就如前世小说中写的般,运起神识向内探去。

  他原本应该对清河上人的遗物是玉简抱有怀疑,但王柏突然想到清河上人突破先天后的表现,也就释怀了。

  天下之路,或许走到尽头,都殊途同归,而有清河上人的例子,这无疑是十分可能的,武道与修仙之间的差距,或许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所以哪怕现在清河上人留下的是玉简而不是书籍,王柏也觉得不足为奇。

  他放出的神识几乎没有受到什么阻碍,便顺利探入其中,大片的文字瞬间充斥了王柏的脑海。

  这一枚玉简似乎是清河上人的自述。

  “余自青罗527年破武道先天,兜兜转转六十年,又回到此地。

  今大敌当前,不可不避。

  然吾愧受武道圣者之名,此时将离家乡,故欲留传承于后人。

  寻到此地的当是我的武道后辈,另外两枚玉简内都是突破武道先天的法门。

  只不过一门是我的法门,另一门则是赵国的前辈先人寒武尊者突破先天的法门,我偶然得之。

  你皆可取用借鉴。

  若你修为未至后天圆满,则请自求多福,当然,你修为若是未至后天圆满,也看不到我留的这些话。

  愿武道昌盛,先天不绝。

  ”

  玉简里留给王柏的话就到这里,后边的就不是清河上人留给他武道后辈的了,原文如下:

  “若是我的仇家寻到这里,则,嘿嘿,这功法也给你,不过是两门凡俗武学罢了,无伤大雅,就当是打发叫花子了。

  废了这么大的劲却只寻到这么点的东西,你一定很不甘心吧,看到你不开心我就开心了,哈哈哈哈哈!

  他奶奶个腿的,小崽子,爷爷走了,旁边就是传送阵,你要有胆子就追过来!看我弄不弄得死你!”

  狂笑之后就是咒骂,玉简中的后半段都是如此,虽然一连串的痛斥酣畅淋漓,但王柏却从中听出了一丝…气急败坏与深恶痛绝。

  看来当初清河上人一定被他的仇家追杀的很惨,近乎走投无路,所以他才会在脱离追杀的前夕,做出如此行径,以这种方式来出一口恶气。

  也由此可见,那清河上人绝对不是他上边表现出来的那样,是一个简单的,儒雅的,和和气气,循循善诱的前辈,倒像是一个粗狂的糙汉子。

  当然也有可能是实在被追杀的受不了了,所以才人设崩塌,有如此反常的表现,未曾谋面,一切都说不准。

  看来那仇家是没有寻到此地了,王柏暗思。

  若不然对方看到清河上人遗留的话语,必然会被气炸,此处也就不能安安稳稳的保存下来了。

  洞府必定会在对方盛怒之下被毁得彻彻底底,哪怕是有所克制,这三枚玉简也不可能留存下来。

  至于清河上人口中的传送阵,谁若信,谁就真的是傻子。

  就王柏而言,面对打不过的仇家,在知道对方有可能追来这里的情况下,他是绝对不会给对方任何一丝机会的。

  破坏掉传送阵,是最简单的方法,而一个没有目标的传送阵,能传送到哪,传送的过程又是否安全,都是无法保证的。

  没有人敢去尝试。

  王柏的神识从这枚玉简中抽回,玉简顿时寸寸碎裂,王柏有些目瞪口呆,还来不及阻止,玉简就自毁完成。

  这是一次性用品?

  王柏有些可惜,他还想研究一下来着,毕竟这是他除了那幅魔猿图外,第一次亲身接触到的带有仙侠色彩的物体。

  既然已经毁了,那再想也无济于事,反正内容他都已经记下来了,王柏很快就收拾好心情,将目光移向剩下来的两枚玉简。

  这里边记载的就是突破先天的法门了,王柏心头有些火热,这对于他现在来说是刚需。

  王柏随意拿了一枚玉简,再次将神识探入其中,是寒武尊者的功法。

  浏览了一遍,发现其是要求在极致寒冷的环境下,压迫自己的身体,从而进入更深一层次的入定,于生死危机之中,寻性寻命,从而达到精气神的三合一的境界,突破先天。

  至于其中三合一境界到突破先天的过程,倒是语焉不详,只是说冥冥中有一如树根般的存在。

  王柏观察,此法稍有不慎,人就会被活活冻死,而且其过程的中寒气侵袭心脉也是一个大问题,当真是不成功,便成仁,生死一念间。

  好在从功法看,他当初思考的突破先天的思路是没错的,果真走的是精气神三合一的道路。

  除此之外,玉简中还有清河上人的注解与留言,只是这内容有些奇特。

  “奶奶的,这寒武尊者就是个混蛋。

  他当初是用千年寒冰来使自己达到寒冷极限,从而突破先天,但他却没在功法上说,他还用了金阳暖玉护住了自己的心脉。

  单凭这一点,他就是个混蛋。

  也怪我,当初竟然没怎么在意从他枯骨里掉出来的几块红色碎玉。

  早知道就不把他挖出来的尸骨再埋回墓地里了,白费力气。

  幸好当初老子留了个心眼,觉得自己可能承受不住千年寒冰的寒气,才先用百年寒冰试了一下,才只在床上躺了个半年。

  奶奶的,混蛋!”

  话语结束,王柏看完之后,玉简再次碎裂,他的嘴有些抽抽。

  这样子看来,清河上人的形象就要更偏向于另一个了。

  两个人都是王八蛋,一个在功法里做手脚,藏了一手,坑害后人,另一个则是卑劣到去挖别人的墓,竟然还不以为意,振振有词,真是无耻至极。

  金阳暖玉王柏没有,千年寒冰也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他们都已经算是某一方面的神物,这样子看来,这门寒武神功自己是用不到了。

  王柏的目光看向最后一枚玉简,只是,自己怎么突然觉得,有点不敢用清河上人的功法呢?

  好在王柏并没有怎么纠结,因为他原本就没打算用清河上人的功法,他要依靠系统自己推衍出一门合适的功法来,其他人的功法最多只能是借鉴。

  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王柏的神识狠狠的向最后一枚玉简探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