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走在道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七章 归途

走在道途 吴自己 2194 2019.07.21 04:40

  一袭青衫,一匹白马,漫漫归途。

  风吹杨柳树,马蹄踏沙行。

  “嘚嘚…”

  古井无波的湖水,被激起道道涟漪。

  “律…”

  王柏勒马回首,两岸秀丽江山,风景如画。

  他失算了,他以为骑马很简单来着。

  他颤巍巍的下马,然后蹲下,撩起湖水洗了把脸。

  自从王府出发,三天,1000公里的狂奔。

  他感觉他的身子骨快散了架。

  归途上,他并不想像来时那样慢吞吞的,所以他选择了骑马。

  可他并不会骑马啊。

  武力的强大,能让他快速驯服烈性的宝马,但却不能让他一下子适应千里奔行的颠簸。

  他现在还能正常行走,已经是完全依仗于强健的身体素质了。

  自己做的苦果,自己苦着脸也要把它吃下去。

  “走吧,上马,继续。”

  王柏稍作休息,然后便翻身上马,继续前行。

  又三日后,他终于回到了望乡郡。

  这是一个不怎么富饶的郡,但是因为他的家乡在这里,所以王柏在面对它时总是有着一股不一样的情感。

  “回来了啊。”

  王柏牵着马,站在何东县的城门口,语气莫名感慨。

  他还是稍事伪装了下,虽然离那事已经过了一年时间,但还是小心一点的为好。

  他准备在此修整一下,然后就前往野狼帮。

  他将马留在了客栈中,然后又差人打听起了近来发生的事情,最后吃饱喝足,了解情况后,才再次出发。

  他行走在野狼帮的旧地中,这里再没有往昔热闹时的景象。

  那两位修真者早就不在了,那些来犯的敌人也同样早就不在了,只留下经历战斗摧残后的野狼帮一片荒败景象。

  这里没有血迹,这里同样没有枯骨,这里的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这一年里随风消散了。

  只有那些还在风中坚挺着的残垣断壁,还能证明这里曾经有一个野狼帮的存在。

  他看不到那些辛苦训练的狼崽子们,也看不到那个从前一直跟在他屁股后边的胖子小弟齐月半。

  他走过曾经训练的场地,没有人了,走过宿舍,没有人了,走过藏书阁,也没有人了。

  藏书阁中,空无一物,早就被搬空了,训练场上,空无一人,早就都安息了,至于宿舍中,王柏倒在自己床底下的暗格里,找到了一些东西。

  四块灵石还静静的躺在那里。

  他们并没有被拿走。

  哪怕在王柏担任战堂堂主后,他也并没有从原来的学徒宿舍中搬离。

  又有什么人会一寸一寸的搜索学徒宿舍呢,大都是扫了一眼,发现没什么好东西也就走了。

  而这也让灵石顺利保存了下来,要不然,哪怕那些人并不认识灵石,也该知道亮晶晶的东西是好的,必然会拿走。

  有了这些灵石,他要报仇就容易许多了,对面的人什么实力,一目了然。

  哪怕是修真者,就像是上次那两位筑基期圆满的修真者,虽然两位都发现了系统的扫描,但也只有一位精准的定位了他的位置,另一位却不行。

  先前的龟息术只有七层,而这一次他的龟息术早就蜕变成了龟息养神术,并一口气叠加到了九层,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若是真的遇到修真者,他也有信心凭借着系统的扫描提前发现他,然后通过龟息养神术躲避掉他的神识探查,最后当他放松警惕时,悄无声息的溜走。

  但哪会有那么多的修真者呢,王柏至今见到的修真者,也不过就只有三个,当初覆灭野狼帮的师兄妹二人,薛白衣和陆程瑶,还有一个就是瑞王了。

  瑞王没理由来对付他,而陆程瑶,也不至于放过他一次再专门来杀他一次,那若是有修真者,也就只能是和穿白衣服的家伙,薛白衣有关了。

  但想来无论如何,来者实力不会超过筑基期了。

  薛白衣若是专门为自己派来一个修真者,那王柏也就认栽了。

  但认栽归认栽,反抗却还是要反抗的。

  没人能够轻易夺走他的生命!

  不咬下一块肉来,又怎么会知道肉的滋味?

  可惜,王柏并不清楚,当初的薛白衣之所以没有发现他,固然是因为有实力不如陆程瑶的因素在,但还有的,是他也没有想到会有人在那么近窥视他,所以他下意识的忽略了周围的人。

  若是现在两个人再相遇,以王柏的实力,到底能不能躲过薛白衣的探查,还是两说。

  王柏又进入了隔壁齐月半的房子,里边和他的房子一样,也被翻腾过了,就连装饰的瓶瓶罐罐都不知道被谁捡走了,更遑论其他?

  他搜搜绰绰,然后找到了一件没人要的,破破烂烂的,齐月半的衣服,他带走了。

  在王柏和齐月半经常待得那座小山丘上,王柏为齐半月立了座衣冠冢,他看着齐月半的墓碑,感慨莫名。

  然后他伸手在墓碑上刻了齐月半的名字,手指血肉,模糊。

  哪怕灌注着内气,人体又怎么能和石头硬碰硬呢?

  “你的身体是找不到喽,也就只能给你立座衣冠冢了,我不知道你的家乡在哪,但这儿风景不错,你就好好安息吧。”

  王柏有些絮叨,齐月半从来没有谈起过他的家乡在哪。

  “你总说你父母对你不好,不让你吃饱,还找借口将你送到野狼帮来,你还说你以后要好好娶个媳妇,生几个大胖小子,现在好了,你在下边好好找媳妇吧!”

  实际上王柏知道,虽然胖子每次都说父母对他怎么怎么不好,口中对他们再怎么不喜,但是他每个月的例钱还是有大半部分不见了。

  说话间伤感渐起:

  “嘿,你说你当初还挡在我前面,可惜肥肉挡得住冲击,挡不住法术啊!”

  王柏静默了会儿。

  然后他运转得自瑞王府的一门疗伤秘法,内气大段大段的消失,手指伤口开始愈合,血肉开始生长。

  很快,伤口光华如初,而王柏面色微白,内气消失了大半。

  这疗伤秘法原本就是个鸡肋,但经过系统改良后,总算具有了一些再生的特性。

  若是内气足够的话,理论上可以进行一定程度的断肢再生。

  但是以后天武者的内气量,是永远不可能的。

  现在也就只能用来进行局部伤口的加速愈合,但饶是如此,也消耗巨大。

  也就王柏这样可以利用系统快速消化药材补充内气的家伙才敢用。

  王柏朝口中扔了两枚药丸,然后就头也不回的下了山。

  在他的身后,青丘上的一侧,是齐月半的墓碑,而另一侧,则是密密麻麻野狼帮众人的墓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