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走在道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远行(二)

走在道途 吴自己 1006 2019.05.26 23:54

  “当然最近被谈论到最多的,还属于王柏的那张通缉令。”

  “嚯,那七个势力可真是大手笔,足足两万两的雪花纹银啊,就为了悬赏一个人。”

  小二眼里有些艳羡。

  听到这里,王柏心中一动,就是这个了。

  此时,他装作漫不经心的说道:

  “将这件事给我仔细讲讲。”

  店小二诧异的看了王柏一眼:

  “客官,你也对这个感兴趣?”

  虽然诧异,但他也没有多想,毕竟听到这么多银子,没有人会不动心。

  不动心的才是怪事!

  接下来的时间,店小二详细的给王柏讲述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虽然大部分都是他道听途说来的,不尽如事实。

  许久之后,直到小二口干舌燥,将他知道的一切都说完了,王柏才点点头。

  “客官,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此时小二的语气已经不像一开始那样恭敬,他用古怪的眼神看着王柏。

  有一种你要再问我就翻脸的感觉。

  从来没有一个客人能像他面前的这位一样,将一个问题翻来覆去的问上三四遍还不罢休,直说得自己口干舌燥。

  “没有了。”王柏拜拜手。

  店小二顿时松了一口气,终于结束了,赚点钱不容易啊。

  他转身离去。

  “等等!”

  小二心中一紧,缓缓回头:

  “客官,您还有什么吩咐?”

  语气颇有些咬牙切齿。

  王柏权当没听出来,问道:

  “你知道有什么去京都的便捷途径吗?能是商队或者镖局这样可以让人随行的最好。”

  店小二听了有些为难,有些迟疑,只听他说道:

  “这个有点不好办呀,客官您也知道这温城是什么情况,再说您这……”

  他小心的瞄了眼仍戴着斗篷遮挡面容的王柏。

  以王柏现在的实力,哪能感受不到店小二的目光,但他没有说话,只是又拿出锭银子扔在桌上。

  “够了吗?”

  声音平淡。

  “够了!够了!”

  店小二眉开眼笑,喜不自禁的收起银子,哪还有先前表现出来的半点为难与迟疑。

  他拍着胸脯保证道:

  “你去找五羊里胡同的老周,就说是我小二介绍过去的,肯定没问题!”

  王柏眉毛一挑,你的名字还真叫小二啊?

  不过他也没多说,起身拍拍屁股走出了客栈,他准备先去看一下自己的通缉令。

  而小二还在后边欢喜着,这银子可都是用他自己的渠道挣来的,按照温城的规矩,那是一分钱都不用上交,全属于自己。

  王柏来到告示墙前,看向自己的通缉令,不禁嘴抽抽,这都是些什么灵魂画手啊!

  只见上边的人浓眉大眼,血盆大口,胡子粗犷,整张图甚至还有点抽象的画风。

  这哪里跟自己有半点相像的地方?

  真的有人能长成这样?

  这样的画风,还遮挡什么,自己就是直接露脸也没问题啊!

  绝对没人认得出来。

  这时王柏的目光突然瞄到了旁边的另一张图纸,哦,原来刚刚是看错了,自己的通缉令是这一张。

  嗯,这上边画得到是挺像的,虽然不是很传神,但依旧称得上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

  看来那几个势力里还是有高人的嘛。

  这么清晰的通缉令,要是想以自己的原貌出现恐怕是有些困难了。

  王柏看完通缉令,没有直接去往店小二说的那个五羊里胡同,而是接连出入了数个店铺,买了不少东西,中途还顺手买了张地图。

  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嘛,而且现在也不是个恰当的好时间。

  回到了客栈,王柏进入早就订好的房间,睡了一觉,直到第二天天蒙蒙亮,才悠悠醒来。

  精神饱满,这是王柏现在的感觉。

  拿出昨天买来的地图,在桌上摊开,王柏仔细看着。

  地图很是粗略,但是大致的地名和距离上边还是标着。

  温县离京都很远嘛,要是一个人赶路路上岂不是要苦死?

  粮食,帐篷,热水,什么都没有,还是找一个镖局或者商队跟着吧。

  放下地图,王柏又拿出昨天买的各式各样的东西,它们大部分是草药,还有些是其它零零碎碎的小东西。

  王柏开始精心调配,这是他从野狼帮藏书阁藏书中看来的一个易容术古方。

  这还是他第一次试验这个东西,调配了好久,终于调配完,此时天色已经大亮。

  王柏手中捧着个罐子,罐子中是些糊糊状的东西。

  王柏将罐子放在一旁,又戴上斗篷下楼去吃饭。

  吃完饭后,王柏一整天都在城内乱逛,他还重点勘察了下五羊里胡同的地形和情况。

  一天结束,王柏上楼休息,这次他没有熟睡,只是小憩片刻。

  半夜时分,王柏突兀睁开眼睛,目中精光闪闪。

  点燃蜡烛,拿出罐子,王柏对着镜子开始仔细化妆。

  这化妆可来不得半点马虎,要不然易容出了问题可都是要人命的事。

  易容还是很有必要的事,要不然整天戴着个斗篷,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到时候进入商队中,那就更显得与众不同了,而这些可都不是王柏的目的。

  一直戴着斗篷,不就是明摆着告诉别人你有问题吗?

  “可惜了,自己还不能夜视。”

  正化妆着,王柏轻叹一声,要不然自己现在都不用用点燃蜡烛这么醒目的方式了,一切都会更加隐蔽,好在这个时辰大部分人都睡了,被发现的几率大大减少。

  嘭!

  突然一道沉闷的声音响起。

  王柏一巴掌拍在了自己头上,自己真是笨死了,为什么非要急着在晚上化妆,再等一天在白天易容好了,不就没问题了?

  他懊恼至极,不过算了,终究最后的结果是好的。

  王柏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满意的点了点头。

  易容后的他,面色苍白,像是有些营养不良的书生,搭配上自己的龟息术(其中有敛气术的部分功能),简直就是天衣无缝。

  起码王柏没看出有什么问题。

  易容完毕,此时天色又是蒙蒙亮了,王柏将斗篷扔到一边,他再也不需要这个东西了。

  打开窗户侧身向下看,没有人,王柏跃了出去。

  落地无声,借着残存的夜色掩护,他飞快的向着五羊里胡同奔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