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走在道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四章 归途8

走在道途 吴自己 1255 2019.08.05 23:58

  王柏看着气势升腾的王开衫,他索性也不用内气,只凭借着强大的肉身和对方硬碰硬起来。

  拳拳到肉,十几招过后,王柏后退了几步,全身肌肉隐隐作痛。

  “痛快!”

  王柏大喝一声,这才是真男人战斗应有的方式。

  内气流转,全身隐隐作痛的肌肉顿时舒缓下来。

  他的内气,早就在服用丹药后,就恢复了圆满。

  “再来!”

  抛下一句话,王柏就如疯虎一般又扑了上去。

  “谁怕谁!”

  王开衫面上满是恼怒,也冲了上去。

  乱拳交错,两人几欲打得癫狂。

  王柏寸步不退,内气疯狂的修复着受损的肌肉。

  而王开衫是越打就越吃惊,以他的力道,哪怕是一块花岗岩摆在面前,也能一拳打得四分五裂,但是打在王柏身上,王柏却好像没有什么感觉。

  连一声痛哼都没有!

  终于,又是一拳,王开衫猛地发力,将王柏逼开。

  他胸膛不断起伏,粗重的喘息,双眼盯着王柏如野兽般,凶猛欲择人而噬。

  王柏“噔噔蹬蹬”后退了数步,每一步都在地面上留下一个浅坑。

  他抬头看着王开衫,面色平静,没有什么表示。

  王柏心里清楚,虽然刚刚两人表面上看起来势均力敌,但实际上是他落入了下风。

  八层的巫体比之顽石生玉境界的磐石功,终究还是差了点。

  这样的境界,恐怕只有九层、十层的巫体才能与之相比了。

  刚刚的战斗,全靠他雄厚的内气,运转疗伤功法支撑。

  “到此为止了。”

  王柏眼帘低垂,轻声自语。

  狂暴的内气从下丹田奔涌而出,瞬间遍布全身。

  诡异的花纹浮现,这是用内气全力催动巫体的表现。

  若说顽石生玉境界的磐石功有一种浑圆的气息,那么王柏现在透露出的,就是隐隐有一丝苍茫的远古气息。

  洪大而沉重。

  若是这样接着战斗下去,凭借内气境界的差距,王柏当然也能将王开衫斩杀于此,只是时间长短罢了。

  但他不可能在王开衫身上花费这么长时间,因为这和他的初衷不符,哪怕王开衫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对手。

  其他几个势力的首领都快跑远了,他不可能就为了一个王开衫,而放过这么多的人。

  他来此复仇,斩草除根,自然不能只针对一个人。

  两人再次碰撞,骨折的咔嚓声传来。

  王开衫惨叫出声,右手臂聋拉在胸前。

  他满眼的不可置信,他不明白之前还和他势均力敌的王柏,为什么会突然间变得这么厉害。

  王柏并不准备再给对方机会,几步快速上前近身,手臂蓄力,拳头打桩似的不断打下,势重且急。

  骨碎声不断的传来,王开衫身子筛子似的抖动,胸膛凹下去了一大块。

  附加上了内气,巫体的威力和之前不可同日而语,王开衫毫无抵抗之力。

  这不是一个层次的战斗。

  满嘴的血沫堵住了王开衫的喉咙,让他说不出话来,他的眼睛渐渐黯淡。

  王开衫的左手高高举起,仿佛是想抓住什么,但最终也只能是无力垂下。

  王柏直起身来,看向四周,空旷一片。

  两人战斗的时候,每个人手上都至少有千斤之力,破坏力巨大,自然无人敢靠近。

  王柏继续朝着青龙寨内深入,边走边从腰间的褡裢里拿出丹药往嘴里塞去。

  刚刚和王开衫一战,他的内气消耗还是很严重的,大部分的内气都用来疗伤修复之前硬碰硬时的肌肉损伤了。

  府军在进攻的时候,是一层层缓步向内推进的,要想正面朝外突围,很困难。

  而在悼青龙率领的队伍被王柏击散后,要再想这样突围,那就更不现实了。

  他们也只能不断向里退,并祈祷青龙寨内有后路这样的地方了。

  ......

  ......

  王柏放下了手中染血的断裂兵器,看也不看面前倒地的尸体。

  不算悼青龙,王开衫,这是他深入青龙寨后杀的第十个后天极限高手。

  境界的差距,让这些人在他面前毫无抵抗之力。

  王柏又咽下了一枚丹药。

  单打独斗,他谁也不怕,也只有两次,集合三四个高手的围攻,才给他造成了一些麻烦,让他受了一些伤,但也仅此而已了。

  这些家伙实力不行,但也还都挺能跑,找到他们花了王柏不少力气。

  但在这些人中,王柏没发现冷面书生,甚至也没发现黑山老人。

  似乎他从一开始就没见到黑山老人。

  王柏回想了下,在最初见到的集合突围十四人中,就没有黑山老人。

  十四人已经被他杀掉了十二人。

  悼青龙已死,那么在剩余的所有人中,冷面书生就是对青龙寨布局最熟悉的人,恐怕他早就找到出路逃跑了。

  王柏微一皱眉,这也只能寄希望于外边的几个黄家的高手能拦住了,至于还有一个人,他也不知道他藏哪了,毕竟青龙寨太大了。

  当然,这青龙寨若还有另一条出山的路,那就没有办法了,他也已经尽力。

  王柏走到一排低平的瓦房前,这似乎是给青龙寨的成员住宿的地方。

  其中偏僻的一座房子,给他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王柏放出神识探去。

  “谁?!”

  一支飞镖穿破房门向王柏激射而来。

  “黑山老人?”

  王柏侧头躲过飞镖,神情有些凝重。

  区区一个黑山老人当然不值得让他吃惊,但是那房间内却有一股隐隐能影响他神识的魔性力量。

  那样的力量不应该和黑山老人扯上关系。

  房门推开,一个枯瘦的人影走了出来,他看见王柏,似乎很是兴奋,哈哈大笑道:

  “好啊,好啊,仙缘!我本还想去找你,你现在却自己送上门来了。”

  这房间是当初黑山老人自己选的,只是因为偏僻。

  王柏眉头紧锁,很是费解,黑山老人身上散发着一股令他很不舒服的气息。

  若是说从前的黑山老人是老当益壮,那么现在的他就是枯瘦如柴,一副行将朽木的样子,还偏偏给他一种危险的感觉。

  是什么让黑山老人在短短一年里,发生了这样惊人的变化?

  王柏的手悄悄摸向了腰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