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诗仙剑序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 泥船渡海诵六甲 妙笔生花观百家2

诗仙剑序 凤夕来 2693 2019.03.12 02:31

  .

  因为这事,侯贵管家身份被摘,还被李客罚去龟兹国带货跑商,风尘雨露两三年恐怕才得回来。至于李白,则被李客罚去西院书房面壁思过,谁都不得见,哪怕母亲月娃。毕竟棒打父亲乃是忤逆犯上,为大不孝,当受天谴。虽然李白还没有下打去手,甚至可以说不知者不怪,但李客却十分反常,对此事居然恼怒得很是厉害,连月娃都被吓得懵愣疑惑,不敢道半字劝言。

  直到几日后夜坠秋深,行闺中房事后,月娃才问李客到底因何而生气。沉闷许久,李客终将怒消,紧搂月娃在怀,叹说:“夫人,实不相瞒,我李家祖上曾出过一个不孝之徒,玄杀亲足,武斩无辜,门囚父母于软,异窥权力于位,变邪为正。我祖侥幸,逃于胡塞隐居方才得活,否则下场骇然。所以夫人,我看似是生白儿之气,但实则却是在生那厮逆祖之气。”

  月娃聪明,当即听出李客话中隐喻,不由万般大惊和诧异,没想到李客竟是如此家世身份。但月娃却半字没有追问,尽管好奇满满,只因月娃知道此事非同小可,若是不慎传到有心人耳朵里,那不止李府上下要被满门抄斩,便是这突厥国都有可能被觞唐覆灭,一个不留。月娃听后很理解李客用意,故而再无多话,辗转侧身入君怀,睡去。

  与此同时另一方,李白被罚来这西院书房并不怎么大,但也不怎么小。以前这本是个道观,但因此处是塞外胡地,百姓只信佛来不信道,故这道观主人没多久便被赶出突厥,三清神像也给砸得粉碎。恰那时李客要与月娃成亲,正需选址建屋,于是李客就花钱将这道观周遭买下,欲盖成府。

  可怪哉的是,其他地方无论挖也好,砸也罢,都顺风顺水毫无异事发生。唯独这道观神乎,那四面墙壁似是铁制铜烧一般,什么办法都拆不掉。李客当时所带货物中有种厉害宝物叫做‘黑火药’,燃之即炸,炸之即碎,叫人害怕。

  侯贵出主意说用这黑火药炸,结果整整十大箱轰出去,这道观四面墙壁依旧是屹立不倒,甚至连半点皮都不破。最后出于无可奈何,李客便命人将这道观改建成书房,孤零零落座于花草之间。处处皆是清风秀景,美难眼收,李客和月娃常常到此舞文弄墨、吟诗作对,也算快意。

  不过,这西院书房虽是美景怡人夜色香,花草嗦啼风来芳。但李白此时却无心赏景,也尚未觉得困意,而是坐在门边望着天上月亮发呆,一动不动静得出奇,似在思考着什么大事,像圣人模样。

  直到大约半个时辰之后,李白才终打哈欠生了睡意,向天上残月叹出一口气,他便站起身子准备回房歇息。却料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凉风忽从背后吹来,冷得李白哆嗦一颤。恐怖的是,隐隐约约间,竟听到这凉风里夹杂着些许怪声,似若孩婴小童那咯咯嬉笑,阴森至极。

  李白闻声想转过头去看,结果才至半途,就见五个孩婴小鬼蹭一下蹿出,蹦到近前将他团团围住。它们身穿红婴兜,发梳冲天辫,无眉黑眼脸煞白,咯咯笑着,十分恐怖。李白此间年才三岁,当即便被吓得大哭大叫,声嘶力竭转身想跑。

  却不料那五厮小鬼居然二话不说,当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捂住李白嘴巴,然后抬着他飞一般跑进屋子。等把门死死关上后,其中一厮小鬼忽说:“恩人莫要害怕,三年前幸得恩人相救,破掉那囚牢封印,我们五个才得以摆脱大祭司魔爪,重获自由。所以,我们此次是前来报恩的,万万不会伤害恩人!”

  这厮小鬼所言非虚,它们此来确为报恩,三年前若不是李白大闹浸礼,五厮小鬼也不会从那圣池中得救;还有,若不是李白骑着那青翼蛇鱼出手相救,五厮小鬼早被大祭司打得魂飞魄散。

  而在这三年间,大祭司已探知李白非是凡物,不可以寻常手段杀之。故,她便苦苦修得一种厉害本领,专门用来对付李白,报仇雪恨。这本领是火术,唤呼‘三昧真火’,说心者君火,亦称神火也,其名曰上昧;肾者臣火,亦称精火也,其名曰中昧;膀胱,即脐下气海者,民火也,其名曰下昧;此,共称三昧。

  这三昧真火非同凡火,乃是精、气、神养就离精所成。只要施展开来,便是水不能熄,土不能灭,唯有烧毁一切方才得烬。可谓是神鬼仙魔皆怕,沾者必燃,燃者必死。就连那些个仙术阵法,封印结界,都有可能被这三昧真火烧破成空,化为乌有。

  所谓人有人道,鬼有鬼道,五厮小鬼那日逃躲之后,本入阴界想要投胎转世,可冥府鬼司却告诉它们说:“尔等阳寿虽尽,但阳缘未绝,若想投胎,就必需前往阳世找李白报恩,并设法除掉大祭司,否则只能做那孤魂野鬼,永世不可入进轮回。”

  无奈,只得回来等待时机,并一直在暗中盯着大祭司,试图寻等机会将之除掉。但奈何大祭司行事来无影去无踪,滴水不漏,根本不见任何诛杀希望。至了今日,五厮小鬼忽然发现大祭司要来找李白寻仇,于是便趁着夜色天黑潜入李府,一来告密,二来保李白周全。

  “恩人!”又一厮小鬼,说:“我现在就松开手,你可千万莫要再叫,要是引来旁人,我们就得被那凡人阳气给逼走了。”

  李白虽小,可胆子却大,听得这般说道,也不再挣扎,当即连连点头;见状,这厮小鬼便将手渐渐松口。遂,听得李白长舒一气,诧问:“你们真是鬼?”

  五厮小鬼点头。

  “那……”李白稍稍顿顿,说:“那你们帮我一个忙好不好?”

  “恩人请说!”五厮小鬼虽是孩婴模样,但心智却已数十岁,当即拍着胸脯保证道:“无论恩人要我们作甚,哪怕刀山火海,我们也一定帮恩人办到,决不食言。”

  “当真?”

  “当真!”

  “那好!你们凑过来!”李白突然变得十分高兴,朝这五厮小鬼招招手,等得他们围拢过来后,才压低声音,故作神秘说道:“贵叔走的时候告诉我,说他把冰糖葫芦藏在东院厨房当中,叫我找机会去拿。可是我现在被爹爹罚在这里面壁思过,完全不得离开。方才我坐在门口想了整整半个多时辰,结果还是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所以,你们能不能帮我去厨房把这冰糖葫芦拿来?就放在墙上的竹篓里,进门便看得见。”

  五厮小鬼听后哭笑不得,本以为是天等大事,却料竟是这鸡毛小事。遂,一厮小鬼便朝着东院厨房幻身遁去,仅仅瞬刹,就背着个竹篓回来。李白见状高兴,二话不说,打开拿起便开吃,让旁边五厮小鬼看得口水直流;想要尝尝,可又不好得讨要。到后来他们实在被诱惑得忍受不住,一厮小鬼便试探着问:“恩人,可否让我们也尝一个?”

  “你们要吃?”李白脸色生疑,顿了顿,问:“鬼也能吃冰糖葫芦?不是只能啃蜡烛么?”

  五厮小鬼顿时无言以对,面面相觑。李白所说没错,不过也不完全对,鬼的确是以蜡烛香火为食,但只要修为道行足已,那便可如人一般,吃喝荤素供物。五厮小鬼虽说鬼龄已有数十载,却奈何都被大祭司所控,无有多少修炼,也无有多少道行,故还吃不得这冰糖葫芦;只能忍受着诱惑,眼睁睁看着李白吃得津津有味。

  就这时,在李府那高阁屋瓦之上,高风残月之下,忽然出现一个阴阴人影。手里握着巫幡杖,脸间蒙着乌巾纱,正是大祭司。

  此间风在吹,影在动,但大祭司却是二话不说,当即施展开术法,使出那三昧真火,朝着西院书房燎烧而去。才仅仅刹那,屋内屋外就变得火光冲天,浓烟滚滚,将李白和五厮小鬼死死困在其中,毫无半条生路可以逃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