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穿越唐朝去做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0章 审问黑三

穿越唐朝去做官 妖鸣 2221 2019.07.03 20:36

  有了李峰这雷厉风行铿锵有力的开场,新奉县县衙中登时传来气粗胆壮的喊堂威,震慑四野激荡人心!

  柳嫣一脸兴奋看着公堂之上的李峰,花痴的神态显露无疑。

  陆莹莹则是一脸崇拜的看着李峰,眼睛中激动的近乎要流出泪来,她知道,有这样的青天大老爷,爹的仇又何愁不报呢?

  李峰的惊堂木又是猛然一拍,怒目圆瞪的看着堂下的黑衣人,喝道:“堂下何人?报上名来!”

  黑衣人被李峰振聋发聩的怒喝声吓了一跳,身体也随之一颤,丝丝的冷汗从他的额头渗了出来,结巴道:“我…我叫黑三。”

  李峰厉声道:“昨夜你为何刺杀本官?受谁指使?从实招来!”

  不知为何,黑三的脑海中突然闪出妹妹的音容,而后那个指使者曾经对他说过的话也在此刻回荡在黑三的脑海中:“我没记错的话,你还有一个妹妹吧?”

  “快说!”李峰又是一声大喝。

  黑三惊恐道:“我说,我说,是沈易,是沈易指使小人刺杀大人的!”

  站在一旁的沈易闻言急了:“你胡说!我何时指使过你?你就是血口…”

  李峰厉声道:“住嘴!”而后又对黑三道:“你接着说。”

  黑三道:“不久前,县丞大人突然找到在下,让在下去杀一个人,当小人知道要杀的是大人您时,小人是誓死不从!是,我是一个杀手,可您是朝廷命官,我自然不会傻到去惹官府的人。只是小人还有一个妹妹,沈易见小人不从就拿我的妹妹来要挟小人,小人这才对大人动了杀机。”

  李峰笑道:“经过本官再三查验,确定老驿丞是死于先谋杀而后纵火焚尸!如此说来,那官驿中被害死的县丞可也是出自你手?”

  司马向儒闻言一怔,因为他记得,李峰明明是告诉他老驿丞是死于火灾的,怎么就成了谋杀了呢?再往深了一想,司马向儒不禁是恍然大悟,心里暗道:“此人的心机,讳莫如深啊!”

  黑三惊道:“是,是小人做的。不过都是沈易,都是沈易叫小的做的!”

  沈易在一旁急的是直跺脚,急道:“大人,大人,真的不是我,是他在这无中生有混淆视听!”

  李峰回身笑道:“本官又没说是你,你激动什么?”

  “可…他…”李峰摆了摆手打断沈易支吾的言语,对堂下的刘云志道:“刘云志!”

  刘云志闻言双手抱拳铿锵道:“属下在!”

  “你搜一搜他的身上,既然他说是沈易指使的他来刺杀本官,那他身上定有什么能治沈易罪的物件。”李峰道。

  刘云志上前开始搜索,不出半刻,刘云志果然是搜出来一串流苏,而流苏的上面绣的正是一个“易”字!

  沈易见此赶忙是向自己的腰间看去,才发现原本挂在自己腰间的流苏不见了。

  “你…你怎么会有我的东西!”沈易惊道。

  黑三看见此物,心瞬间是凉了半截,瘫软在地上没了生气。

  李峰笑道:“你想半夜刺杀本官,而后再将这流苏留在案发现场好嫁祸沈易,只可惜你太自信了,你觉着自己失手一次就绝不会再失手第二次,不成想差一点被本官反杀!黑三,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黑三摇了摇头,空洞洞的眼神看着衙门的大理石地板。

  李峰惊堂木一拍,喝道:“老实交代,你究竟是受谁指使?”

  这下黑三就像变成了哑巴,一句话也不说,就算李峰再厉声呵斥,黑三就像是个聋哑人不为所动。

  “大胆黑三!来人,杖击一百!”司马向儒高声喊道。

  “慢着!”李峰突然道:“司马大人,此人已经身受重伤,莫说是一百杀威棒,就是五十打完也足够要了他的性命!”

  司马向儒这才笑道:“李大人说的有道理,可若是不施展酷刑,他是不会说的!”

  李峰笑道:“大人,黑三是一个杀手,和雇主之间仅仅是利益关系绝无其他可言,他所犯之罪已经是罪无可恕,一个将死之人还要誓死保护自己的雇主,想必肯定是因为其他原因才如此的。”

  司马向儒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是,是,说的有道理。”

  李峰又看向刘云志,正色道:“刘云志,把黑三的妹妹带上来!”

  刘云志拱手抱刀行礼,而后阔步离开了县衙。

  黑三闻言一惊,急道:“大人…你…你带我妹妹干什么?她可什么都不知道啊!”

  李峰笑道:“本官如果猜的没错的话,你不想吐露实情想必也是因为你的妹妹,而刚刚你的那番话其实是在有意的暗示本官,对吗?”

  黑三闻言心下一惊,虽折在了李峰的手里但也是心服口服,可即便是李峰猜到,黑三也不能轻易说出雇主的名字,如果再因此连累到自己妹妹的话,那他就算是死恐怕也不能瞑目了。

  没多久,刘云志便带着一名瘦小的女子来到了公堂之上,女子看见身负重伤的黑三也顾不得对李峰参拜,扑倒在黑三的身旁,痛心道:“哥,哥,哥!你怎么了,你怎么了!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

  黑三的妹妹,旋即用恶毒的眼神看向坐在书案之后的李峰,骂道:“狗官!一定是你把我哥伤成这样的!”

  兄妹血浓于水,李峰自然不会把“狗官”二字放在心上,黑三却赶紧道:“妹妹,不要…不要乱说,是…是哥哥咎由自取啊,是我要刺杀大人这才反伤了自己。”

  黑三的妹妹哭道:“为什么,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李峰闻言惊堂木一拍,喝道:“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

  黑三的妹妹吓了一跳,止住了哭声,怔怔的看着李峰,李峰道:“看你身着打扮,想必定是哪个员外的奴婢下人,而你哥以身犯险正是想让你过上好日子罢了!只不过他却傻到以身试法,甚至为了你死也不说指使之人。”

  黑三突然呼喊道:“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和妹妹无关,全是我黑三一时财迷心窍咎由自取!大人,大人!你快判我的罪吧!”

  黑三的妹妹慢慢将脸转向了黑三,带着哭腔道:“哥,这…这是真的吗?”

  黑三再也忍不住,双手抱着头开始痛苦起来。

  李峰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黑三,本官念你是条汉子,给你留条全尸免受凌迟之苦,你若是再执迷不悟包庇恶人,你死后本官也很难护你妹妹周全,难道你不懂斩草除根的道理吗?可若是你说出这背后指使之人,本官定将他绳之以法也能免除你的后顾之忧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