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穿越唐朝去做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谢文元

穿越唐朝去做官 妖鸣 2097 2019.06.06 11:42

  李峰心下一惊,原来此人早就知道自己的来意,赶忙再次行礼,道:“在下正是为这宅子的事情而来!”

  那男子闻言,将门缝开大了一点,道:“公子,请进来说话。”

  李峰心下惊喜,随着男子进了宅子,这宅子和自己租的铺子差别不是很大,只是原本应该是铺子的地方则是一个垂花门,这样一来,这院子就比李峰租的要大的多了。

  院子里铺着鹅卵石路,呈“十”字形排列,分别通向正房和两边的侧房,鹅卵石路两侧种满了奇花异草,芬香扑鼻。单看这家宅环境李峰便知此人也定是一位儒雅尚德之人。

  进了正房,那中年男子招呼李峰坐下,而后倒水倒茶,滚烫的茶水带着沁人心脾的茶香弥漫到整个房子里。

  李峰打量着房子里的一切,房间当中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书案,案上磊着各种名人书籍,并有一尊十方宝砚、两座笔架和写字用的宣纸数张,笔架上挂满了粗细不一的毛笔。书案一角设着斗大的一个汝窑花囊,插着满满的一瓶已经干成枝叶的白菊。西墙当中挂着一幅《伯牙绝弦图》,墨色古韵,画工精湛,此画一角署名谢文元。

  而在东墙之上,却挂着半句诗词: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

  李峰认得这诗,是出自楚辞,乃是屈原所作,只是这副作品中没有印章没有修饰更没有署名,而且写下这几个字的人,定是带着愤怒所创,笔法潦草但又带着一种刚劲的穿透力,虽然白色的宣纸之上仅有这十四个黑字,但是整体气势却要远胜于西墙之上的《伯牙绝弦图》。

  中年男子举茶道:“公子请尝尝今年的新茶。”

  对于这人的热情,李峰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赶忙是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细细品来,这茶清香怡人,滋味鲜醇,汤色淡绿明亮。再看杯底的茶叶,茶芽细嫩,色泽带紫,其形如笋,非常有特色。

  李峰有些好奇道:“这茶何名?”

  中年男子翘着兰花指也喝了一口,才道:“此茶名叫紫笋茶,属于朝廷贡品。”

  李峰竖着大拇指道:“这茶果然不错!”

  这茶既然是朝廷贡品自然非常好喝,只是李峰此番前来可不是为了喝茶的,当下拱手道:“大哥,我想问下关于王承安宅子的事情,不知大哥是否方便告知?”

  中年男子端起茶杯又喝了一口,只是他似乎从这茶中品出来了苦味,苦笑一声道:“你可知王承安的靠山是何人吗?”

  李峰摇了摇头。

  中年男子道:“他的靠山乃是云州的县丞。”

  “县丞?是不是仅仅比县令的官职小一点?”李峰问道。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道:“不错,他叫王承德!”

  “王承德?莫非和王承安是兄弟关系?”

  中年男子又点了点头。

  李峰有些好奇道:“可这些和他的宅子有什么关系?”

  中年男子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而后道:“你租的宅子死了一个姑娘,是王承安杀的!”

  李峰闻言大吃一惊:“你的意思是说,大家都知道是王承安杀的人,但是他位高权重这才拿他没有办法?”

  中年男子点头道:“不错,只不过知道的人并不多,大多数人只是知道王承安的宅子死过人而且还闹鬼,但是具体是怎么死的却没有人知道。”

  “你也不知道吗?”李峰问道。

  “我?”中年男子将桌子上的茶杯攥紧,摇了摇头道:“我…我也不知道。”

  “那你怎么肯定就是王承安杀的?”李峰又问道。

  中年男子道:“自从那姑娘死后,怨气难平,迟迟不肯离开,自此王承安一家便搬离了这里,只是每当有人租下这铺子,晚上就能听到一个女人的凄惨哭声,若不是被王承安害死又岂会有亡魂深夜作祟呢?”

  李峰笑道:“你相信这世上有鬼吗?”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道:“当然有。”

  李峰又道:“如此说来,昨晚我听到的哭声正是那姑娘的亡魂所发出的?”

  中年男子点头道:“肯定是的,我劝你还是赶快搬离这里吧,这宅子已经有一年没人住了,上一个租客就是因为闹鬼所以直接疯掉了。”

  李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多谢提醒,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若是没有人替她申冤,她的亡魂可能会一直在那间偏房里,凄凄苦苦永远都无**回。”

  中年男子叹了口气道:“哪有那么容易,如今王承安和官府有关系,去衙门告他等于是自寻死路!你还是快走吧,这种恶人迟早会有报应的。”

  李峰笑道:“事在人为,我不信天,我只信我自己!若是要等到老天爷去报应他还不知道他要祸害多少好人。”

  中年男子闻言一惊,当下小心道:“那依公子的意思是?”

  “将事情查清楚,渡亡魂,杀恶人!”李峰斩钉截铁道。

  中年男子起身,对着李峰拱手作揖道:“若真是能如此,我就在这里替那位死去的姑娘谢谢公子了。”

  李峰摆手道:“大哥不必客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而且这铺子也确实便宜,如果现在让我搬走也有些太可惜了。”

  中年男子又重新坐回位子上,给李峰的茶杯中倒满了水,笑道:“一看公子就不是寻常之人,既然冤鬼的哭声都不能动摇公子要查明真相的原因,我想此事一定可成。”

  李峰其实也有些打怵,一想到到了晚上有可能又要听到那女人凄惨的哭声,他的心里就开始有些发毛。

  李峰拱手笑道:“大哥过奖了,在下李峰,还没请教阁下是?”

  中年男子回礼道:“我叫谢文元。”

  李峰听到这个名字,头不由自主的转向了挂在西墙之上的《伯牙绝弦图》,因为这幅画的署名就是谢文元。

  李峰指着西墙的画道:“文元兄好才华啊。”

  看到这幅画,谢文元满是溢彩的双眼中突然变的有些空洞和伤感,转而又笑道:“是在下闲暇之余瞎画的,算不得什么才华。”

  李峰笑着道:“我若是有你这等才华也不至于去开一个赌坊了。”

  “赌坊?”谢文元有些吃惊道:“李兄你租下铺子来是要开赌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