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穿越唐朝去做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2章 李峰的开导

穿越唐朝去做官 妖鸣 2082 2019.06.24 17:26

  柳青山疑惑道:“难道是张宝清?”

  李峰看着柳青山,摇头道:“不是!如果真是张大人,王承德犯不着选择张知县不在的时候动手,难道他就不怕引人怀疑吗?”

  柳青山顿时被李峰看的有些发毛,惊恐道:“你…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难道你怀疑是本官做的不成?”

  李峰摇头笑道:“草民虽为一介白衣,可还不会傻到羊入虎口的地步,如果我真怀疑柳大人的话,那我也不可能坐在这里跟你聊这些事情了,而且你也不可能听了我的话来县衙调查裴元霸被杀一案。”

  柳青山暗暗点头:“嗯!说的有道理。”而后又正色道:“那你可有怀疑的对象?”

  李峰摇了摇头道:“没有。县衙的捕快只在王承德家中搜出不过十五匹绢帛,虽然是比俸禄高一些可若他真是主谋的话又岂会只有十五匹?想必这些钱大部分都上了另外一个人手里。可这人究竟是谁草民确实查不了。”

  柳青山道:“你的意思是让我来查这幕后的老虎?”

  李峰摇头道:“柳大人贵为一州之府您查自然是顺理成章的事,但是敌人在暗我们在明,这会他早就听到了风声已经偃旗息鼓,所以此刻再大张旗鼓的去查已经没有了意义而且也只会让他更加谨慎。”

  柳青山有些疑惑:“那先生的意思是?”

  李峰道:“大人平日里接触的定都是官场上的重要人物,只希望大人能平时多留意一下,只要过了这风声他再敢露头,我们就一定能踩住他的尾巴!”

  柳青山点了点头:“好,没问题。”柳青山夹了一口菜放了嘴里突然问道:“对了,听嫣儿说你要参加本次的科举考试,可有此事?”

  李峰点头道:“对啊,草民正有此意。”

  柳青山举起酒杯道:“来,我家小女没有看错人,我祝你金榜题名!”

  李峰哪敢怠慢,随即举起酒杯道:“柳大人客气了。”

  放下酒杯,李峰突然想起柳嫣和欧阳宇飞的事情来,这几日也一直未见柳嫣露面,这才问道:“柳大人,之前听嫣儿姑娘说您给她说了门亲事,据说来头还不小,不知…呵呵,我的意思是现在怎么样了?”

  柳青山苦笑一声摇头道:“黄了!”

  李峰故作惊讶道:“黄了?”

  柳青山喝了一口酒,怅然道:“黄了也好,小女说心有所属我当然会尊重她的意愿了。”

  李峰笑道:“哦,是,嫣儿姑娘确实跟在下讲过,只是这么好的机会,令夫人恐怕不会善罢甘休的吧?”

  柳青山闻言一怔,借着酒意气愤道:“那又如何,一个妇道人家管的事也太宽了点,女儿的终身大事岂能容她胡闹!”

  李峰摇了摇头道:“柳大人,话可不能这么说,毕竟你岳丈大人可是河东道的刺史啊,若是得罪了夫人,恐怕…”

  “刺史又怎么样!”柳青山怒道:“我柳青山又不是靠他司马向儒走到今天的,哼,知州…”说完又是一杯酒喝进了腹内。

  虽然柳青山嘴上强硬,可那种无可奈何李峰也看的明白,当然了,心里也是深有体会。

  在李峰穿越之前的世界,有这么一个广大男同胞公认的说法:千万不要和女人讲道理,一个月流血七天还不死的生物,在这个星球上本来就是逆天的存在!是的,李峰的女友,也是这种生物。只是没成想到了古代男尊女卑的时代,竟然也会有这种现象,更加讽刺的是,柳青山还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知府大人,可真是可悲可叹啊。

  李峰笑道:“柳大人,这些糟心事我们就不提了,嫣儿姑娘在哪里,怎么许久都见不到人了呢?”

  柳青山摇头,叹息道:“被司马菁关起来了。”

  “为何?”

  “因为黄了!”

  “哦”李峰点了点头道:“那要关多久?”

  柳青山摇头道:“不知道!”

  李峰知道柳青山此刻有多么的无可奈何和无能为力,而究其源头就是因为司马菁的父亲司马向儒,随即开导道:“柳大人,不要活在别人眼里,也不要活在别人嘴里,命运要靠自己掌握在手中。令夫人再厉害也要讲道理,一味的忍让只会让她越得寸进尺,而你头顶上司马知州的大山会一直压着你。”

  柳青山放下刚要举起的酒杯:“先生的意思是?”

  李峰笑道:“你是朝廷命官,对外硬气,对内更要果敢!大人想做什么就尽管去做!比如先想办法把嫣儿姑娘放出来!”

  柳青山忙点头表示赞成,可老感觉哪里不对劲,冷道:“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是在教本官怎么做?”

  李峰赶忙摇头道:“大人误会了,我只是在讲一个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道理。”

  柳青山笑道:“哈哈,好一个当局者迷,没想到我这糟心的家事你竟然也能一语道破,嫣儿说的没错啊,你还真是聪明,想必两个月后的科举考试你肯定是势在必得了。”

  李峰笑道:“柳大人过奖了,不能叫势在必得,只能叫听天由命!”

  “此话怎讲?听天由命如何说起?”柳青山疑惑道。

  李峰笑道:“大人你想啊,这科举考试中考的可是吟诗作赋?”

  “是!”

  李峰又道:“这就对了,这吟诗作赋和数理差别很大,它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也会出现不同的文风,如果监考官正巧不喜欢在下的文风,那岂不就名落孙山了?”

  柳青山笑道:“哈哈,好一个伶牙俐齿,没想到这科举考试还没开始你就已经为自己落榜之后找好借口了,哈哈。”

  李峰正色道:“大人莫笑,这不是借口而是事实!说句实话,科举制度对读书人的摧残真的很大,我刚来云州之时便发现了一位街斗对对的老先生,他的才华确实令在下折服,只是屡考不中,而今其岁数已近花甲,毕生大好岁月全部奉献给了科举考试,如今落得个孤苦无依岂不可怜?”

  柳青山叹了一口气道:“这件事情嫣儿对我讲过,可我们大唐帝国的考试制度就是如此,想要改变真的很难啊。”

  李峰笑道:“大人可知朝代更替皆因何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