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穿越唐朝去做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4章 后生可畏

穿越唐朝去做官 妖鸣 2139 2019.06.25 14:15

  这个世界的唐朝,如果考中进士而有分封官职机会的话一般是正八品和从六品的区间。(注:正和从的关系是大一级的关系,比如正九品就比从九品的官职大一级。)

  拿张宝清知县举例,他的官职就是正七品,属于中县令职务,七品官员还包括四门博士、詹事司直、左右千牛卫长史、军器监丞、亲勋翊卫队正、亲勋翊卫副队正、中镇将等等一系列的掌管不同方面的职位。

  不过,这里面有很多职位虽然官衔高但是水分很大,以至于很多都已经废除了,就比如说这个“左右千牛卫长史”。

  “左右千牛卫”的前身可以追溯到北朝,“左右千牛卫”正式得名,始于唐代。专责“掌执御刀宿卫侍从”,是皇帝内围贴身卫兵。只是后来随着“府兵制”的瓦解,“左右千牛卫”也逐渐变得徒有虚名,变成了虚衔的一部分。

  但是县令可就不一样了,再怎么说他也是一县之长,在当地可也算的上是最高的行政指挥官。所以大多的考生想考取功名有个小官做,说的正是这七品的县令。

  李峰想做官,他自然不会只将目光放到这七品的县官身上,毕竟他若是想开创一个新的纪元,一个小小的县官所拥有的职权是远远不够的。

  ***

  走进了考试的贡苑,李峰的潜意识还停留在之前世界类似高考的场景中,自然想的大多都是同龄人,可刚进去的刹那,原本想着站在门外的那些老者是考生的家长,只是没想到这些人也一并进了考场,有的人甚至已经是满头花白步履瞒珊。看来,“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的说法是一点也没错。

  而且这个世界的科举考试并非一个场地上千人一起开始,而是分多个区域多个场地,但是考试时间是一样的。

  考场内,一人一桌一椅,非常类似高考,只是人们的衣服和手里的毛笔告诉李峰,这不是高考而是真真正正的科举考试。

  在古代没有照相机这种高科技的东西,监考官光是核查身份就耗费了不少的时间,一般就是根据考生名册,每个考生的名字下方都会有关于外貌的描写,比如有微须、眼角有痣等等,然后挨个再核查一遍,确认无误这才会发题考试。

  李峰看到这一幕差点没把下巴惊掉,之前他还好奇这报了名的考生怎么证明考试的就是自己呢?原来是这样的笨办法,虽然这办法笨,可对于技术相对落后的古代来说,除了这种办法还真的就没有其他好办法了。

  不过还有一些考生,监考官看都不会看直接会让他过,这些自然就是屡考不中还年年都考的“老进士”们了,监考官久而久之自然就认识了。

  一切准备就绪后,贡苑门口进来一人,此人身穿府牧官服,威风凛凛,跟随他的有两个小吏,手里抱着厚厚的考卷。

  “难道他就是欧阳义?”李峰心里嘀咕道。

  在李峰所记忆的历史当中,九州为牧,这府牧的官职是从二品,官职虽然高,可府牧其实并没有什么实权,属于亲王级别的宗室遥领,相当于是一个荣誉称号,真正管事的还是下面的府尹。可绕是如此,这二品的官就是比三品的大,正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府牧没有实权,你也可以理解为他手下没有可供使唤的兵卒,但是他却依然是整个河东道最大的王。

  考卷终于是发了下来,李峰一看,心里顿时乐了,这白花花的考卷上面竟然只有一道题,是作一首七言八句诗,要求诗词一定要正面、豪放、对仗工整。而题目就叫“后生可畏”!

  李峰看到这题目的名字有些好奇:“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考试题目呢?”因为李峰之前所研究的历代科举考试题目中大多都是一些歌颂皇帝丰功伟绩又或者是描写大唐秀丽江山的题目,而今突然出现这么个宏观的题目还真是让李峰有些手足无策。

  但是仔细一想,这次科举考试朝廷亲自指派监察御史督考肯定是要深度挖掘一部分年轻有为的有志青年,所以出现这样的题目也就说的通了。

  李峰开始飞速记忆自己脑海中的古诗词,他想到了很多,比如什么“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赶旧人”;再比如“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李峰想的这些诗词中,要么是不符合七言八句的格式要么就是不够豪放。正在犯愁之际,一首浪漫豪放派诗人的诗词突然出现在了李峰的脑海中。

  那便是李白的《上李邕》!

  李峰沾湿了毛笔,大笔一挥,一首豪放的七言八句诗是瞬间跃然于纸上: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世人见我恒殊调,闻余大言皆冷笑。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

  正当大家还在冥思苦想该如何下笔时,哪知李峰已经是挥洒写完前去交考卷了。

  在众多考生的羡慕眼神中,和监考官惊讶的表情中,李峰恭敬的将自己的考卷放到了书案上,拱手行礼正要离去,哪知被正在巡场的欧阳义抓了个正着,欧阳义厉声喝道:“胡闹!既是来参加科举考试为何如此儿戏!这连半柱香的时间都没有,快回去继续写!”

  李峰回身拱手笑道:“御史大人,意尽矣!无需再写!”

  欧阳义正要发作,其中的一名监考官看到李峰所作的诗词是大为的震惊,赶忙是递给了欧阳义,欧阳义原本想这么短的时间作出的诗定是粗造烂制狗屁不通的,可没成想他这一看也是吓了一跳!

  更让他震惊的是,这考卷的署名竟然是柳嫣口口声声说的那个李峰!

  “你…你就是李峰?”欧阳义不可思议的看着李峰问道。

  李峰有些惊讶:“这府牧大人是如何知道自己名字的?”不过还是拱手回道:“大人,正是在下!”

  欧阳义有些相见恨晚的点了点头,笑道:“还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先生的文采,果然是独树一帜独领风骚,本官佩服!既然先生已经将题答完,那就先离开贡苑吧。”

  虽然欧阳义的声音不大,可众考生是听的一清二楚,也不禁是吓了一跳,那能是怎样的文章竟能得到御史大人的盛赞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