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穿越唐朝去做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6章 自杀还是谋杀?

穿越唐朝去做官 妖鸣 2011 2019.06.21 21:21

  两日后。

  李峰的赌坊又重新开业了,他又重新回到了日入斗金的巅峰状态。

  只要有了充足的金钱作为后盾,他才能安心的准备两个月后的科举考试。

  按理来说,他现在的收入可比入朝为官的俸禄高多了,虽然985高校毕业的他已经有了足够的见识层面,可以说当今世上肯定是无人可比,但是李峰可不想来到唐朝只是为了挣钱,他想留下点什么,即使做不了大唐的皇帝,他也想让这个世界的后人能够记住曾经有李峰这个人的存在。

  比如生活在唐朝末年的诗人罗隐。

  诗人罗隐来长安参加科举考试,他和许多书生一样,也想借助科举考试踏入仕途,一展宏志。但是,因为晚唐时期政治腐败,科举考试已经不再是选贤举能的一项考试,而是变成了朝廷官员们敛财的工具。

  罗隐信心满满的回客栈等候消息,本以为出色发挥的他即使中不了状元也定能中个榜眼,只可惜数日后等来的却是他落榜的消息,红榜之上并没有他的名字。

  这是罗隐第一次参加科举考试,所以他并没有灰心,决定从长安安心的住下来准备第二年接着考,他坚信下一次考试定能中第!

  到了第二年正赶上大旱,大唐百姓近乎是颗粒无收,唐朝中涌现出了不少的难民。当时执政的皇帝是唐昭宗,那个时候还是封建时期,面对天灾唐昭宗也是束手无策,他只能请庙宇法师作法,祈求控雨的神灵,能降下甘霖。而且,唐昭宗还在科考试卷中加了一道题目,就是问考生们如何防治雨旱灾害。

  罗隐看到这道题目后,便实事求是的将他的见解在试卷中写了出来。他希望唐昭宗要勤政爱民,做到未雨绸缪,而不是祈求神灵!而且罗隐还提了几条防旱抗旱的建议。只是没想到,唐昭宗看后,是龙颜大怒。他认为罗隐是在质疑他的能力,所以没有录取他。

  就这样,罗隐又落榜了。

  经过此番挫折,想必大部分人都应该知难而退才对,可罗隐偏偏不,竟然继续参加科举考试,这一坚持就是十年。以至于当时的阅卷官员和监考官员都认识他,知道长安内有这么一个敢对皇帝指手画脚的“考疯子”!

  到了第十年,罗隐真的绝望了,他知道自己就算再考个十年也不可能及第,国风如此他又能怎么办呢?

  从此以后,他便开始夜夜买醉。有一天,罗隐又喝的个酩酊大醉时,碰巧遇到了早前认识的一个妓女云英。云英看到他后忍住就问:“罗公子为何还没有脱白呢?”(在唐朝时期,只有官宦人家才可以穿带有颜色的衣服,普通百姓只能穿白色或者黑色的布衣。)

  罗隐十年之前身穿布衣,而今依然布衣在身。云英的话让罗隐黯然神伤,他狂笑一声,写下一首传世佳作《自遣》: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没有人会记得那十年中有多少人考取了状元做了大官,没有人会记得场面是如何载歌载舞爆竹声声,但是后人却永远知道唐朝的诗人罗隐,挥洒笔墨豪气冲天的那句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讲这个故事的意思,并不是说李峰要学罗隐,而是他不想就这样甘于平凡,考取功名也并非他的真正目的,但是李峰觉得,混迹官场达到自己最高峰的速度会更快一点,因为仅凭他自己现有的资源是很难的,但是如果借助大唐帝国的资源那就要快很多了。

  “大!大!大!”

  “小!小!小!”

  “怎么又是小啊,真是倒霉!”

  “哎,哥几个听说了吗,这赌坊的老板可真不是一般人啊,裴教头这种狠角色竟然被他轻而易举的就搬倒了。”

  “是啊,听说他和云州知府柳大人还有什么关系,那天缉拿裴教头的官兵就是知府柳青山的人。”

  “如果没有点儿过硬后台,谁敢开这鱼龙混杂的赌坊呢?”

  “不过有一个消息你们肯定不知道!”

  “什么消息?”

  “裴教头当天被带走的晚上就已经死了!”

  “啊!什么?”

  “我兄弟就是那牢狱的狱卒,据说好像是畏罪自杀,生生将狱墙撞了一个窟窿出来,那脑瓜子里面的白浆都是清晰可见啊。”

  “啊,死的这么惨啊。”

  “是啊,不过他也是罪有应得怨不得旁人啊。”

  ……

  ……

  “此话当真?”李峰疑道。

  “当然是真的了,我亲耳听到赌客说的。”谢文元道。

  “裴元霸死的有蹊跷啊。”李峰深思道。

  “他…他不是自杀吗?”

  “自杀?你信吗?”李峰反问道。

  谢文元笑道:“这有什么不信的,他的恶行都够斩十次了,反正都是死,与其恐怖的等待刑部批文上的死期还不如自己了断呢。”

  李峰笑着摇了摇头:“不会有这么简单的,一定是有人怕他说出什么,这才杀了裴元霸,因为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

  “哎,反正死都已经死了,和我们也没什么关系了,我呢好好经营着赌坊,而李兄就赶紧准备两个月后的科举考试。管一个恶人是怎么死的干嘛?”谢文元笑道。

  李峰起身抖了抖有些坐麻的双腿,叹了一口气道:“是和我们没有关系,而且杀死裴元霸的人只怕以我现在的身份也拿他没有办法,但是我想知道究竟是谁在幕后搞鬼,如果敌人一直在暗处,以后我若是置身官场,岂不就等于头上悬着一把利剑,那时候我将很难提防。”

  谢文元正色道:“那李兄的意思是?”

  “我想看一眼关押裴元霸的牢房。”

  “怎么看?去县衙?你我不过是一介白衣,那种地方岂是说去就能去的?”谢文元担心道。

  “我们当然去不了,不过柳嫣可以。”李峰道。

  “说起柳嫣也不知道她和欧阳宇飞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李峰暗自想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