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穿越唐朝去做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9章 死于谋杀!

穿越唐朝去做官 妖鸣 2089 2019.06.22 20:55

  李峰起身吐出一口浊气,拍了拍手笑道:“二位大人,草民已经检查完毕!”

  柳青山冷声道:“结果如何?”

  李峰正色道:“死于谋杀!”

  王承德突然道:“你胡说!明明就是撞死的,你为什么说他是死于谋杀呢?”

  张宝清也道:“是啊,先生有什么高见不妨直说。”

  李峰笑道:“柳大人可还记得牢房中的那个被撞出来的凹坑吗?”

  柳青山点了点头道:“那个坑有什么问题吗?”

  李峰笑道:“活人若是撞在墙上,势必会撕裂头部血管且会有大量血液流出,可是大人,方才我们看到的墙面并没有血迹,这说明是裴教头死后又有人故意伪造的自杀现场!”

  王承德突然冷嘲道:“哼,难道死人撞在墙上就不会出现血迹吗?不过是裴教头用力过猛,所以血迹并没有及时沾染到墙上罢了!”

  李峰笑道:“王县丞,人死后心脏必然会停止跳动这就会导致体内血液循环在体内停止。”说完李峰又指了指身体上的尸斑:“所以血液会一直随着重心往下沉,透过皮肤便会形成尸斑。因此死人是不会流血的,这一点就足可以证明裴元霸是死于谋杀而不是自杀!”

  之前说过,李峰所在的那个世界,他的父母都是公务员,他的母亲是首都著名三级甲等医院的外科主治医师,而他的父亲则是公安刑侦大队的队长,由此耳濡目染,李峰对于刑侦学和医学自然知道的比正常人要多一点。

  “好!”李峰见这种推论不足以令人信服,旋即挥了挥手道:“来,诸位大人往前一点。”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才不情愿的将身体挪向棺材,李峰躬下身体,用手扒拉着死者的头部道:“大人请看,死者头部确实发生过撞击,只不过撞击部位伤口糜烂,头盖骨呈现粉碎性骨折状态。”

  柳青山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李峰笑道:“当然有,这种伤口状态并不是一次撞击产生的结果,而是多次撞击才会有的效果,敢问二位大人,一个人如果想一头撞死,他会连撞数下直到将头盖骨撞到粉碎才会死去吗?不可能吧?就算人没死也早就晕过去了,怎么可能会忍着这种非常人能忍的疼痛而让自己在死前受此煎熬呢?”

  柳青山和张宝清均点了点头。

  柳青山正色头:“说的有道理,既然不是撞死的,那他的致命伤在哪里?”

  李峰拱手道:“柳大人问的好!裴元霸是民兵总教头,一身蛮力定也是常人所不能企及的,所以最好杀他的办法就是下毒!”

  “下毒?”张宝清不可思议道。

  “对!诸位大人请看!”李峰手指着裴元霸发紫的外层皮肤道:“这正是中毒的症状!”

  张宝清道:“人如果是窒息而亡的情况下也同样会出现此症状,这一点又如何证明裴教头是死于中毒呢?”

  李峰点了点头道:“张大人说的没错,窒息而亡的人也会出现身体发紫的情况,可是张大人请往这里看!”说完,李峰用手扒开裴元霸的嘴指着里面的黑色舌头道:“舌头质地柔软也是最开始直接接触毒物的地方,所以舌头才会变成骇人的黑色!”

  柳青山和张宝清信服的点了点头,李峰接着道:“大人再看死者的腹部,裴教头死亡时间不过才两天,腹部却已经出现因为脏器腐烂导致的肿胀积气现象,这又说明,裴教头定是吃了毒物,而毒物在其胃部腐蚀发酵,所以才导致死者两天内就开始腹部肿胀积气!”

  李峰胸有成竹的继续道:“想必大人们在验尸寻找证据时定不会单单以死者表面的特征来断定死者的死亡原因,那今天草民便让裴教头的确定死亡原因展示给各位看!”

  李峰回身拱手对看守义庄的老者道:“前辈,麻烦给在下找一根长一些的银针。”

  老者怔了一下,反应过来:“好,好,我这就给先生去取!”

  没多久,老者便拿着一根银的发亮的银针递给了李峰,李峰接过银针而后从裴元霸的腹部插了进去,片刻后,李峰将银针取出,果然,原本发亮的银针顷刻间银针一头已经变成了黑色。

  “啊!还真是中毒!先生真是厉害啊!”张宝清盛赞道。

  柳青山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有些疑惑道:“那究竟是谁想杀他呢?”

  李峰将目光看向站在二人身后的王承德,道:“那大人就要问一问王县丞了。”

  王承德一惊,支支吾吾道:“问…问我做什么?我怎么知道是谁下的毒?”

  李峰笑着道:“当日羁押裴教头的可是县丞大人?”

  王承德道:“正是!”

  李峰接着道:“那敢问县丞大人,裴教头被羁押回来后可否过过堂?”

  王承德道:“当然没有,当时知县大人在河北老家如何过堂?”

  李峰道:“那好,既然如此,为何县丞大人要将裴教头与其他囚室分开,关押在死牢?”

  王承德顿时是冷汗直冒,支支吾吾道:“因为…因为他是民兵教头非常危险,自然要单独囚禁!”

  李峰突然变脸,怒道:“不见棺材不落泪!我们回县衙!”

  众人跟在李峰身后,谢文元则是大叹特叹,这气场竟然是柳青山和张宝清二人相加都不能比拟的。

  乘着快马到了县衙,李峰躬身对柳青山行礼,道:“大人,草民有一请求。”

  柳青山正色道:“说!”

  “草民想由您旁听,由张大人升堂,草民要亲自审问犯罪嫌疑人王承德!”李峰坚定道。

  柳青山点头道:“好!”

  王承德则是一脸的怒气看着李峰:“简直是无法无天,无法无天!你一介白衣竟然想审问朝廷命官,简直就是荒谬!”

  只听公堂之上,惊堂木一拍,张宝清县太爷威严道:“要审你的人是本官,不是先生!升堂……!”

  登时,十名手持杀威棒的衙役一听“升堂”二字,摆好阵形分列两侧,而后用低沉的音调开始喊堂威:威……武……一时间整个公堂势气大涨,似乎高挂在公堂之上的“明镜高悬”四个大字,此刻也是大放异彩庄严无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