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穿越唐朝去做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 以毒攻毒

穿越唐朝去做官 妖鸣 2022 2019.06.10 21:21

  当天晚上,李峰刻意将柳嫣留了下来,因为只有她会弹奏古琴。

  而李峰之所以要这么做,就是想通过柳嫣来引出谢文元,李峰要给他来个以毒攻毒!

  当大家知道这“鬼”并非是鬼时也就没有那么害怕了,李峰让柳嫣就坐在正对着偏房的凉亭里,如果偏房里再有哭声传出,柳嫣就开始弹奏乐谱上的曲子。

  虽然大家不知道李峰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李峰毕竟是破解了偏房闹鬼的秘密,这么做也一定有他的道理。

  待到深夜时,那悲切的哭声准时从偏房中传了出来,只不过李峰和小岚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频率的音调,没有了之前的兴致,所以院子里空无一人,就好像他们已经睡熟了一样。

  见没有什么动静,那“鬼”的哭声又提高了几个音调,似乎非要将熟睡的人吵醒一般。

  可就在这时,气宇悠扬曼妙,宛如天籁之音的琴声缓缓的响起,而哭声也在此刻突然没了踪迹似乎是怕污染到这美妙的琴声。

  琴声听起来如此熟悉,虽相隔五年却宛如就像发生在昨天。它像月光、像流水、像瀑布、像漫天星辰,抚过心田,令人陶醉,思念更甚!

  “哇,嫣儿姑娘可以啊,琴艺竟然如此之高。”李峰躲在暗处暗暗夸赞道。

  一旁的荷香却是趾高气昂道:“那是当然了,三小姐弹琴的本领可是受过刺史大人亲口夸赞的。”

  “受过刺史大人亲口夸赞?刺史可是相当于高官级别的人物,想不到柳嫣竟然连这种大人物都能接触到,太厉害了!”李峰心里暗自佩服道。

  “吱呀”

  就在这时偏房的木门突然从里被拉开了,李峰等人大气都不敢喘死死的盯着门口。果然不出所有人的期望,偏房中终于缓缓的走出一人,而李峰从身形中不难看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谢文元。

  因为白天刚刚下过雨的原因,所以这地上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听着悠扬熟悉的琴声,杨初柔的身影面容似是真的在凉亭中若隐若现。

  “初柔,初柔真的是你吗?”谢文元看着凉亭中若隐若现的身影紧张的问着。

  可就在这时,琴声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奇怪高亢的音调,谢文元似是明白过来赶紧道:“对不起初柔,我…我忘记你不能说话了。”

  谢文元说完这话,那琴声又恢复了正常,只是速度上突然加快了不少,李峰知道,方才不过是柳嫣被谢文元吓的有些紧张了。

  “初柔,你为什么不早一点出现,为什么要我等上整整五年?”谢文元带着哭腔道。

  “你知道这五年来我是怎么度过的吗?我每天都在望穿秋水的想你,我永远会记得曾经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开心、快乐、幸福甚至伤心、难过的所有日子。而现在,我每天都生活在痛苦中,我每天都生活在仇恨中,我很想替你报仇,可奈何王承安那个淫贼有县丞撑腰,我只能每天在你生活过的地方扮“鬼”来让他不得安宁,只是…只是…”说到这里,谢文元竟然委屈的哭了起来:“只是我不知道这样做对还是不对,我没有勇气去官府报官,因为我怕那些个狗官会倒打一耙,我怕他们会发现我们曾经幽会时的通道。我怕我真的解释不清我们之间的关系,我真的好怕!初柔,你如果能听的见就回应我一声好吗?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谢文元一点一点的往凉亭的方向靠近着,而这时柳嫣的琴声也慢慢的奚落下来,李峰知道,这个时候该是自己出马的时刻了。

  李峰从黑暗中突然走了出来。谢文元当真是吓了一跳,可他也顾不得外人看到自己,生怕自己稍有片刻的分神“杨初柔”就会突然消失不见,所以谢文元快步的冲到了白色身影前!

  谢文元以为抚琴之人是他朝思暮想的杨初柔,可当他带着兴奋与激动,双手扶住柳嫣的双臂,想要穿越阴阳再看一眼心上人时,他的眼睛充满期待的看着柳嫣,而后又似乎是变成了死灰一样,整个人瞬间都失去了生气,他保持着先前的动作一步一步的往后退,嘴里大喊着:不!不!你们这些骗子!骗子!

  而柳嫣的眼睛里早就浸满了眼泪,她想不到谢优伶竟然是如此痴情的男人,哪怕自己的心上人可能已经入了轮回,哪怕这样做除了痛苦毫无意义,哪怕风流蕴藉温文尔雅的外表下做着装神弄鬼下贱可笑的事!他不傻,可如今若不是相思入骨又怎会被李峰这样的小伎俩给诓骗呢?

  终于,当倒退到李峰身前时,谢文元的心理防线彻底崩塌,他整个人坐在了地上嚎啕大哭,就像是一个受了多大委屈的孩子。

  李峰也坐在了地上,手轻轻的拍着谢文元的肩膀,安慰着:“文元兄啊,这样做你觉着能给你的心上人报仇吗?”

  谢文元只哭不说话,因为李峰知道,这是他所能想出的最好办法了。

  待谢文元的哭声渐渐小了一些的时候,李峰这才说道:“文元兄,能给我讲讲你们之间的故事吗?”

  谢文元双臂抱着膝盖,看了李峰一眼,李峰给了他一个非常善意的微笑。

  谢文元没有想到的是:整整五年,他通过扮鬼吓跑了好多的租客,甚至还有人被吓的疯掉,可唯独却被这个其貌不扬的少年给破了玄机,而且仅仅用了三天的时间。绕是如此,谢文元知道,李峰的心里此刻非常的理解他,而刚刚那个微笑就是最好的证明。

  李峰接着道:“文元兄啊,很多我们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人,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日子里,被我们遗忘了,但是我也没有想到,你竟然以现在这样的生活状态整整度过了五年,你对她的执着已经深入到了骨髓甚至已经成为了你人生中不可缺少的习惯。所以我想你们之间一定发生了不少的动人故事,不知文元兄是否愿意说出来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