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穿越唐朝去做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0章 审问王承德

穿越唐朝去做官 妖鸣 2027 2019.06.23 15:04

  突然,张宝清厉声质问:“见了本官为何还不跪下!”

  王承德有官凭,官与官之间自然不用下跪,王承德以为是在说还是布衣的李峰,故而道:“大胆刁民!既是升堂为何还不跪下!”

  李峰正要发作,但听张宝清惊堂木一拍,怒道:“王承德,本官说的是你!”

  王承德吓了一跳,这才意识到要审判的正是自己,“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而后张宝清用缓和的语气道:“本县知道先生审问的手段,所以先生不必下跪,站着问话便好。”

  李峰点了点头拱手谢道:“草民多谢知县大人。”

  而后李峰回过身形,一声怒喝:“王承德,你可知罪!”

  王承德被李峰这声如洪钟的大喝声吓了一跳,慌道:“我…我没罪,我没杀裴教头!”

  李峰道:“裴教头充其量就是一一草野莽夫,他能以收保护费的形式在安宁县屹立数年不倒,若是没有你这个县丞撑腰,何故如此!”

  王承德惊恐道:“我…我怎么知道,又没有人前来报官,衙门自然就不知道了。”

  李峰怒道:“报官?哼!来报官的人都被你打了板子,谁还敢报?”

  王承德赶紧道:“是,是下官没有彻查,是下官失职,可我是朝廷命官怎么会干这种乱收赋税的勾当呢?”

  李峰冷声道:“好,唐书吏!”

  正坐在公堂一侧作刑讯记录的唐书吏听闻李峰叫他,当下诚惶诚恐道:“先生找小吏何事?”

  李峰道:“劳烦查一下,裴元霸出事当晚,县衙牢房中值班的狱卒是谁?”

  唐书吏闻言不敢怠慢,赶忙开始翻阅相关册目,不多时回道:“回先生,当晚的值班狱卒是张三和李全!”

  李峰笑道:“很好!”而后拱手对公堂之上的张宝清道:“请知县大人传狱卒张三李全!”

  张宝清这一次没有了上次审判王承安时的无可奈何,而是朗声喊道:“传张三李全!”

  不多时,狱卒张三和李全便传唤到堂。

  二人并不知道坐在堂下旁听的乃是云州的知府柳青山,故而便只对着公堂之上的张宝清跪下拱手道:“小的,拜见大人!”

  站在一旁的李峰突然道:“张三李全,现在我代表知县大人问你们二人几个问题,你们要如实回答!”

  张三看向正站在自己面前的李峰拱手道:“先生请问,小的定知无不言!”

  李全没有说话但是使劲的点了点头。

  李峰这才正色道:“张三,我且问你,裴元霸被抓当天,可是你们二人在牢狱中守班?”

  张三点头道:“对,就是我们!”

  李峰又道:“那好,我再问你,裴元霸被抓的当天晚上,有谁去过县衙大牢?”

  张三仔细回想着,片刻突然道:“小的想起来,县丞大人去过!”

  李峰点了点头:“他可是去了裴元霸的牢房?”

  张三摇了摇头:“小的不知,当时县丞大人给在下了三十文钱让在下去长乐街的牛肉铺卖三斤牛肉,说是犒赏我们二人的。”

  “那你呢?你不会也不在狱中吧?”李峰转脸看向李全。

  李全点了点头道:“嗯,先生猜的没错,当时张三走了后,县丞大人说,光有肉没有酒可不行,于是就让小的去买的烧酒。”

  李峰道:“去哪里买的酒?”

  李全道:“也是长乐街!”

  李峰转脸看向王承德,笑道:“哈哈,县丞大人,酒和肉既然都在长乐街就能买到,为何要让两个人都去呢?”

  王承德惶恐道:“我…我当时忘了,所以…所以才又让李全去买的酒。”

  “忘了?”李峰厉声喝道:“哼,我看是你故意支走二人然后好杀裴元霸灭口!”

  王承德赶忙对着公堂使劲的磕着脑袋,嘴里大喊着:“大人,下官冤枉啊,您看在我跟您这么多年的份上也不能轻易相信这外人的话啊。”

  公堂之上的张宝清惊堂木一拍怒斥道:“冤不冤枉由不得你来说!你若是能将这事情说出个顺理成章来,你自然就是冤枉的,如果说不出来,那你王承德就难辞其咎!”

  王承德一时间是没了注意,这县衙大牢只有他一个人去过,裴元霸如果是谋杀的话,凶手不是他王承德又是谁呢?

  李峰喝道:“好!那我问你!你晚上去县衙大牢干什么?”

  王承德回道:“我…我只是去例行巡视罢了,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李峰转而又看向李全:“李全我问你,县丞大人可有晚上巡视县衙大牢的习惯?”

  李全摇了摇头道:“没有。”

  这时,张三突然道:“对了,当时县丞大人手里还拎着一个饭盒,小的偷偷看了一眼,里面有酒有菜应该是给哪个犯人吃的。”

  “一派胡言!”李峰怒道:“想必那酒菜中定有你王承德提前下好的毒,你为了让裴元霸永远闭口这才表面上好酒好菜的招待,实则是心怀鬼胎!如今人证物证俱全,你还想狡辩!”

  这时,公堂之上知县张宝清猛的一拍惊堂木,厉声喝道:“王承德,你要从实招来,不然那杀威棒的滋味可不是那么好受的!”

  “大人,我…”

  就在这时,一名妇人突然从县衙门口围观的人群中挤了进来。

  “夫君!夫君啊!”那妇人爬在公堂之上就开始大哭。

  在古代,若是没有知县的允许,任何人是不允许私自擅闯公堂的,张宝清用力一拍惊堂木,喝道:“大胆民妇,这是公堂岂能容你撒野!来人,杖刑二十!”

  李峰突然道:“大人且慢!”而后李峰转脸看向民妇道:“你是何人?”

  那妇人哭道:“民女…民女是王承德的妻子。”

  “你可知擅闯公堂该当何罪?”李峰喝道。

  妇人哭道:“大人啊,不要审了,不要再审了,裴教头…裴教头就是被王承德给毒死的!”

  众人一惊,就连李峰都觉着不可思议,这妇人哭的如此伤心,显然和王承德的感情还是不错的,可为何又突然擅闯公堂做出这大义灭亲之举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