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穿越唐朝去做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1章 坟地喊冤

穿越唐朝去做官 妖鸣 2065 2019.06.28 21:32

  沈易骑着快马绝尘而去,李峰则是看着沈易离去的背影暗暗笑道:“这位沈县丞倒是有点意思。”

  柳嫣和小岚走上前来,柳嫣看了看已经没了人影的前方又在李峰的眼前挥了挥手,疑惑道:“公子,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县丞,你为何对他低三下四而又不表明自己的身份呢?”

  李峰笑道:“急什么?如果这么快就让他们知道了我的身份,那这些人中谁唱红脸谁唱白脸就真的很难看出了。”

  小岚道:“可是他们早晚是要知道的,如果这些坏人知道你还活着,那你就又危险了。”

  李峰点头道:“说的对,所以我们要尽快查清楚究竟是谁在背后捣鬼!”

  柳嫣看了看日头,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道:“我们现在怎么办,他们都已经去县衙了,难不成我们还要继续守在这里?”

  李峰自信道:“走!我们也去县衙。”

  柳嫣埋怨道:“方才车马齐全你不走,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你又要去县衙,那么远,那么累,那么…”

  李峰弯下腰无奈道:“上来吧我的大小姐,我李峰说话算话!”

  柳嫣心中一喜趴到了李峰的背上,绕有兴致的喊道:“驾!嘻嘻…”

  李峰使劲把柳嫣往上蹿了蹿,埋怨道:“我的姑奶奶,你这是多少斤啊,你这哪儿哪儿都不大,怎么这么重啊。”

  小岚跟在一旁捂着嘴偷笑,柳嫣则气急败坏的伸手揪住李峰的耳朵:“哼!你敢嫌我胖!”

  李峰赶忙求饶道:“哎呦,疼,疼,我不敢了不敢了。”

  小岚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叹道:“唉,哥哥呀,你这辈子算是栽到嫣儿姐姐手里了。”

  李峰气喘吁吁道:“小岚,唐朝不都是以胖为美的吗?我这是在夸她好不好!”

  小岚笑道:“你听谁说的,以胖为美?那后市街街头胡屠夫的女儿为何还嫁不出去?”

  李峰点了点头:“嗯!还真是这个道理,看来从古至今,人类的审美就压根没变过。”

  小岚笑道:“哥,嫣儿姐姐这么漂亮,你一个男子汉受点苦也是应该的。”

  “哎,你…你还是不是我妹妹了?胳膊肘竟然往外拐!”

  ……

  ……

  ***

  “黑三儿!你是不是连驿丞都给杀了?”

  “没有啊,您让我杀的是县令,我杀驿丞做什么?”

  “可…可那驿丞怎么就不见了呢?莫非…莫非在驿站正房睡觉的是那老驿丞?”

  黑三儿怔了怔,随既笑道:“大人,杀人之时我可是看看的清清楚楚,虽说我不认识刚刚上任的知县大人,难道我黑三儿还不认识老驿丞吗?”

  “你…你可确定?”

  “当然确定!这知县大人留宿官驿,哪有驿丞睡正房的说法?再说了,此事可是非同小可,驿站失火烧死了朝廷命官,他驿丞肯定逃脱不得干系,他现在不跑难不成还等着大人您将他抓来严刑拷打吗?”

  另一人点了点头,嘴角渐渐上扬:“嗯,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

  ***

  新奉县县衙。

  “司马大人您看!这就是刚上任的新奉县知县。”赵旭尧指着衙门前堂担架上的尸体道。

  司马向儒捋了捋那花白的胡须,点了点头,布满褶皱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道:“你如何断定他就是新上任的知县?”

  赵旭尧道:“大人,这…这怎么断定?这不就是明摆着的事情,他若不是,那日上三竿了为何还不见有人来县衙赴任呢?”

  司马向儒点了点头道:“唉,一个小小的新奉县竟然一年之内连死了两名朝廷命官,这可真是闻所未闻的事情啊!对了,那官驿的驿丞呢?这官驿失火,他可难辞其咎!”

  “他…他…”

  司马向儒怒道:“他什么他!难道驿丞也被大火给烧死了?”

  赵旭尧拱手道:“大人,他跑了!小的正派人全力寻找。”

  “跑了?”司马向儒惊道:“火难道是他放的吗?”

  赵旭尧拱手道:“大人,我看不像,再怎么说也是一个朝廷命官,他一个小小的驿丞怎么敢放火去杀害朝廷命官呢!小的估计,肯定是怕降罪于他,这才趁着大家救火之际逃走了。”

  “怎么不可能!”一旁的沈易突然道:“大人,在下觉着这驿丞的嫌疑很大,您想啊,这大火早不烧晚不烧,偏偏知县大人留宿的时候突然失火,这有些说不过去吧?所以下官认为,这驿丞定是做贼心虚这才连夜跑路。”

  司马向儒上下打量了一眼说话的沈易,而后又对赵旭尧说道:“这驿丞务必要给本官找到!”

  赵旭尧拱手惶恐道:“是大人!小的就算掘地三尺也一定将驿丞给找出来!”

  ***

  新奉县郊外,坟地。

  “你们快看,前面就是新奉县的县城了!”小岚指着前面鳞次栉比的青砖房子道。

  “哎呀我的妈呀,终于是快到了,姑奶奶你下来走一会不行吗?我跑马拉松也没有这么累过啊。”李峰气喘吁吁道。

  “什么马拉松?你跑他干嘛?”柳嫣好奇问道。

  得,李峰就当是多了句嘴,让柳嫣又避重就轻的好奇什么是马拉松了。

  “快说!”

  “你下来我就告诉你。”

  “那算了,反正我也不想知道。”

  “行,我看哪,这新上任的知县没给大火烧死,反倒是要给你累死了!你要是想我死,那你就别下来。”

  柳嫣一听这话不情愿道:“好了,算了算了,嫣儿下来就是了。其实我哪是走不动,人家还不是想能多和公子…”

  柳嫣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不远处的坟地中,突然传来几声女子哭声,哭声悲切,号恸崩摧,闻者心惊。

  “爹!为什么?为什么啊!难道女儿就真的报仇无望了吗?”

  几人闻声看去,但见一名白衣女子正跪在一座坟头前烧着纸钱,一边烧一边哭,嘴里好像还在念叨着什么。

  “爹,昨日刚来上任的知县大人,县衙的大门都没有迈进去就被恶人给杀了,女儿该怎么办,女儿该怎么办啊?呜呜~女儿本有一肚子的苦水和冤屈要对这位知县大人说,可…可没想到这位大人和父亲一样,终究还是没能斗的过那帮恶人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