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穿越唐朝去做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 好便宜的铺子

穿越唐朝去做官 妖鸣 2371 2019.05.30 08:30

  当天晚上,他们二人便就来到了云州安宁县。

  云州是一个不算大的小城市,物价相对于那些大一些的城市来说还算是便宜,只是临行前,小岚爷爷只给了他们五十文钱,这也是他全部的家当了,毕竟一个常年生活在大山里的人也确实用不上什么钱。

  只是他们晚上才到的云州这样一来就面临着要吃饭和住店。

  吃饭一共花了五文钱,而住店又花了二十文钱,他们剩下的这些钱根本就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唐朝时期还没有出现流通的银票或者是纸币,唐朝时期实行的是“钱帛兼行”的货币流通策略。一般都是绢帛或者是印有开元通宝的圆形铜钱作为流通货币。不过这个世界的唐朝印的却是大唐通宝。

  对于铜钱来说,大家并不陌生,历朝历代几乎用的都是铜钱作为主要的流通货币,那绢帛为什么也能成为唐朝的流通货币呢?

  绢帛是指古代对丝织物的总称,而绢帛之所以能具有一定的流通价值,是因为:第一,既然在许多场合径用绢帛来进行交换,那么许多商品的价值自然会表现为绢帛价格;第二,绢帛是广大农村家庭手工业和城市手工业所普遍生产的东西,人们一般都知道一匹绢含有多少劳动,因此,在铜钱流通有局限的情况下,它适宜于体现社会劳动(因此,唐朝律令“平功庸”,一以绢为准而不用钱;“平赃”虽计以钱,而最后还得折成绢);第三,封建朝廷为了征收绢帛,很久以来就规定了匹绢的长度、宽度、重量、质量,绢帛有一个全国性的统一标准。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绢帛是市场最广、流通量最大的商品这个条件。

  但是,应该注意到,绢帛和铜钱毕竟不同。铜钱虽然微贱,但它是一种脱离价值实体的金属铸币,货币形态更为完整。至于绢帛,它在市场上,基本上是一种“一般商品”。尽管总的看去,它和铜钱终日交织地、不停地一块儿流通,但就一匹绢而言,它只是在它的商品流通过程中暂时一尽货币的职能罢了。

  李峰穿越的这个唐朝帝国实行的也是“钱帛兼行”的货币流通策略,他们之间的换算汇率是一匹绢帛等于二百钱,一钱约等于五文钱,所以一匹绢帛约等于一千文钱。

  一文钱在这个世界能做什么呢?买一个包子,或者一根糖葫芦,再或者丢给一个乞丐。

  李峰躺在灰暗的客栈里,眼睛看着已经有些发黑的屋脊,感受着双脚离地后带给自己的一阵阵麻酥感,就这样躺了很久,他在想着明天还能这样躺一天,后天就不知道会怎么样了。

  不知不觉他就这样承载着还有一天的慵懒舒适无忧无虑的睡了过去,只是半夜不知怎的这肚子饿的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当真还是不能不去想一天以后该怎么办的问题。

  李峰从床上坐了起来,摸了摸有些饥肠辘辘的肚子,只是往旁边一瞧,吓的李峰“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原来小岚正站在李峰的旁边。

  “你…你站这里干嘛?你想吓死我啊!”李峰埋怨道。

  小岚用小手揉了揉肚子,怯生生的道:“我…我肚子饿。”

  李峰看了一眼可怜巴巴的小岚,有些于心不忍,小岚爷爷把她交给自己,总不能让她跟着自己饿肚子吧,当下,李峰开始翻起他的包来,翻了半天可惜是一点吃的都没有。

  李峰有些无奈的安慰道:“小岚,明天一早我带你去吃包子,你想吃什么馅儿的?”

  “肉的,我要吃肉的。”小岚脱口而出道。

  李峰笑了笑,摸了摸小岚的小脑袋道:“好的,没问题,明天早上我们就去吃包子。不过你现在赶紧回到你的床上去睡觉,不然明天早上就起不来吃包子了。”

  小岚认真的点了点头,转身跳进了温暖的被窝,不肖半刻终于是传来了轻微的鼻鼾声,李峰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喃喃道:“看来明天就要想怎么赚钱了,只是不知道如此兴盛的大唐帝国好不好找工作?”

  ***

  第二天,李峰带着小岚去包子铺要了几个包子,吃了一些咸菜喝了几口凉水,不过总算也是饱餐了一顿。

  李峰让小岚看了看钱袋,小岚仔细的数了好几遍,确认只剩下了二十个铜钱了。

  这二十个铜钱刚刚好够他们晚上住店的,所以中午和晚上的饭恐怕是没有了着落。

  “哥哥,我们只有二十个铜钱了。”

  李峰点了点头道:“恩,我知道,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饿肚子的。”

  李峰带着小岚开始围着安宁县最繁华的几条街道找着工作,只是并没有招工的铺子。不过临近街尾倒是有一个铺子写着“租售”二字。

  李峰有些好奇上前询问店家的老板道:“店家你好,你可是这铺子的东家?”

  那店铺的老板是一个朴素的中年男子,见有人询问赶忙招呼道:“这位公子,您看房吗?”

  李峰点了点头道:“这铺子租金是多少?”

  那店铺老板毫不避讳的伸出五根手指,李峰见此询问道:“您的意思是五千文?”

  店铺老板摇了摇头道:“第一年是五百文,第二年是一千文,第三年才是五千文。”

  李峰有些疑惑店铺老板为何会这样算房租,可是也确实是便宜,因为李峰询问之前粗略的估算了一下当时唐朝的房价,按照这种小城市来算,一年五千文是比较合乎情理的,可是第一年却是五百文,如果这间铺子真的五百文就能租的下来的话,那应该也会有人抢着要才对,可来来往往的人这么多,为何别人看都不会去看一眼呢?

  李峰学着电视剧里的模样微微屈膝,拱手询问道:“店家,你着铺子为何会这样来算?第一年为何只要五百文?”

  中年男子手抚着黑色的胡须,一副老谋深算的模样笑道:“这房子地处街尾自然算不上是好位置,这样来算的目的也是替租客省去不少的负担,倘若你第一年经商不顺,那自然只赔五百文租金便可,倘若你第二年生意刚见起色也正是用钱之际,所以我只收你一千文便可,如果你租到了第三年,那说明您已经挣到了不少的钱,所以我自然就照常收取租金便好。”

  李峰闻言当下是给他的灵魂深处来了一次猛烈的撞击,他没想到,古人的道德会这么高,竟然处处为了租客着想,李峰再次作揖道:“店家此举让在下佩服,不知店家可愿意把这铺子留上几天,我现在还没有那么多钱,等几天后我便开找您付租金如何?”

  那中年男子想了一会,最终还是将挂在杆子上写着“租售”的旗子扯了下来,只是旗子似乎已经被太阳晒变了颜色。

  “那好吧,我们可都是讲诚信的,只要客官确实想租,那我就多留上几天,等你把五百文凑够我就去找牙人写契约。”

  注:牙人又叫牙郎,类似于现在的房屋中介。

  李峰拱手谢道:“多谢老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