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穿越唐朝去做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5章 案情推测1

穿越唐朝去做官 妖鸣 2049 2019.07.01 12:15

  李峰这才一五一十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又对柳青山说了一遍。柳青山暗暗点头,疑道:“照此说来,这驿丞却是死于火灾?”

  还没等李峰开口,柳嫣走上前来突然质问道:“爹,陆知县是怎么死的?”

  柳青山被问的有些发懵,转脸看向李峰,李峰赶紧招呼众人:“你们都先下去吧,本官与柳大人有要事要谈!”

  众人闻言,纷纷退下,李峰这才招呼柳青山陆莹莹等人去了屋里。

  柳青山有些疑惑,怎么就冷不定提起陆大人的案子来了,柳青山问道:“嫣儿,你问这话什么意思?”

  柳嫣将陆莹莹推上前去,冷声道:“你问她!”

  李峰看着场面有些尴尬,所以赶紧道:“柳大人,这位就是陆永超陆大人的亲生女儿陆莹莹。”

  柳青山闻言一惊:“你是陆永超的女儿?”

  陆莹莹点了点头:“民女正是陆永超之女,此番前来也正是为了家父被害一案!”

  柳青山有些疑惑道:“可那是几个月前的案子,不是早就已经结案了吗?”

  李峰突然道:“柳大人,陆永超死前曾经去过柳府,要给您看一样东西您可知道?”

  柳青山摇了摇头:“什么东西?”

  “一本花名册!”

  柳青山越听越糊涂:“什么花名册?本官是闻所未闻啊!”

  李峰又转脸看向陆莹莹道:“陆姑娘,你可还记得令尊是几月几号去的柳府?”

  陆莹莹坚定道:“四月二十五号!第二天父亲便就遇害了。”

  柳青山仔细回想着四月二十五号发生的事情,终于柳青山突然道:“我想起来了,四月二十五日那天正好下了一场大雨,我这腿最是怕阴雨天气,疼的厉害,所以当天我一直在家,并没有外出。”

  陆莹莹突然道:“可我父亲去找你,夫人说你不在,所以父亲当天便又乘快马返了回来。”

  柳青山疑惑道:“不在?”

  柳嫣突然厉声道:“快说!”

  柳青山被柳嫣这一声大喝吓了一跳,环顾着几人,道:“我可是知府,你…你们难道就是这样像审问犯人一样审问本官吗?”

  李峰笑道:“柳大人,下官只是想尽快弄清楚事情的真相罢了。所以那天你究竟在不在柳府,我需要准确的答案。”

  柳青山正色道:“我当然在,而且我根本就没听说陆大人去找过我。”

  李峰看向陆莹莹道:“陆姑娘,当日陆大人的那份花名册可让柳夫人看过?”

  陆莹莹摇了摇头道:“没有。”

  “也就是说,柳夫人并不知道陆大人要去送的是什么对吗?”

  陆莹莹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当时是什么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听父亲的意思,柳夫人很关心父亲要送的东西究竟是什么,父亲只是说很重要非要亲手交给柳大人不可,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李峰认真的点了点头,深思道:“其实,如此说来,柳大人的嫌疑已经基本可以排除了。”

  柳嫣以不可思议的口气激动道:“为什么排除?”

  柳青山一听,是满脑门的黑线,似乎自己排除了嫌疑自己的女儿有多么不情愿一样。

  陆莹莹道:“李大人,您为何这么说?”

  李峰笑道:“其实陆大人死时的特征,陆姑娘已经表述的非常清楚了,令尊之死定是有人情急之下迫不得已才杀人灭口,而自杀现场也是伪造的过于拙劣。想必寻常仵作肯定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谋杀而非自杀,如果陆永超真是和柳大人有什么关系的话,柳大人为何要避而不见?”

  陆莹莹道:“那…那见了的话岂不嫌疑更大?”

  李峰笑着摇了摇头道:“假如柳大人事先知道令尊是去送贪官污吏的花名册,他大可以提前准备好半路劫杀!因为人死在半路就有太多种可能了,可以是坠崖而死,可以是被土匪劫财而死,也可以是路远地滑坠马而亡,四月二十五号,那日正好是大雨倾盆,不正是杀人越货的好时机吗?”

  众人听着李峰的分析点了点头。

  李峰接着道:“而陆大人没有看到他想看的人,怕有什么变故所以才又着急乘着快马回去,而此时已经没有时间再从半路动手,所以,迫不得已这才选择在新奉县的县衙动手。而如此一来,就必定会引人怀疑,好在此人是一手遮天,这才没有将事情败露,而一本鱼肉百姓的账目名册彻底让陆大人坠到了地狱!”

  “那杀害陆知县的凶手可有什么嫌疑的对象吗?”柳青山问道。

  李峰笑道:“当然有!第一个就是你柳大人的夫人司马菁!”

  这第一个怀疑对象,众人也大概是猜到了,所以并没有太过吃惊。但是柳青山还是道:“按理来说,她本是女流之辈涉足官场的话恐怕为大多数人所不能相信。如果要怀疑司马菁你可得有充足的理由!”

  李峰问道:“柳大人,令夫人平日里是否有占卜吉凶或者对这方面非常忌讳的时候?”

  柳青山摇了摇头:“没有,她从来不信这些东西。”

  李峰笑着点头道:“不知柳大人是否还记得柳夫人摆寿宴时发生的一个小插曲,一位知县大人在寿宴上向你提出陆大人的死亡疑点,只是没成想柳夫人的反应会那么大。”

  柳青山疑道:“你的意思是是司马菁有意打断?”

  李峰笑着道:“假设,我只是假设,柳夫人猜出陆知县要送的是什么东西,这才在陆知县走后又派了一位比较业余的杀手前去杀害陆知县,事后大家都没有找到陆莹莹口中所说的那本花名册,说明杀手就是奔着这个动机去的。如此说来,陆知县死在县衙中也就顺理成章了。而寿宴之上柳夫人突然因为此事发作也自然说的通了。杀人动机和作案条件她基本上都具备,只是唯一让人无法相信的就是柳夫人的身份。”

  柳青山冷嘲道:“照你这么说,陆大人所写的那些贪官污吏的名字全是司马菁的人?”

  李峰摇头笑道:“不一定,也许是刺史大人的人也说不定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