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穿越唐朝去做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2章 柳府

穿越唐朝去做官 妖鸣 2012 2019.06.14 08:49

  “我…啊,不!不!不!不是!我说的不对,我没有强奸杨初柔,我没有,我没有!”王承安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开始无力的辩解着。

  李峰脸上带着得意,冷声笑道:“哼!既然没有怎能这么快就答出知道或者不知道?王承安,凶手就是你,就算你有个做县丞的哥哥,他也救不了你!”

  王承安听到“县丞”二字,最后求生的欲望指引着他猛的转向了站在公堂之上的王承德:“大哥,你要救我啊,你一定要救我啊,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你一定要救救你的亲弟弟啊!”

  王承德似乎非常失望,他将脸别向了一旁叹了口气:“唉!认命吧,神仙也救不了你!”

  县令用非常怪异的目光看了李峰一眼,这眼神中有欣赏但更多的却是惊异和恼火,当堂将自己的审判结果全部推翻,想必站在他的位置上任谁都不可能只用欣赏的眼光去看的。

  县令从签桶中掷出一支令签:“罪人王承安强奸民女,证据确凿,押进死牢,秋后问斩!”

  此话一出,围在衙门口的众人发出一声欢呼呐喊,最高兴的就属谢文元了,他挣扎的站了起来紧紧的抱住了李峰,此刻的他已是激动的泣不成声,大概积压在心中五年的仇怨都在这拥抱的哭泣声中全部释然了。

  谢文元被李峰等人搀扶着回了他的宅子,一直跟在左右的柳嫣却显得有些闷闷不乐起来。

  李峰有些好奇道:“嫣儿姑娘,你心里是横着什么事吧?”

  柳嫣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手托着下巴叹了口气:“唉,明日可就是母亲五十岁的寿辰了,本想着能让谢优伶届时献唱助兴,可他现在被打了三十记杀威棒,下地都困难,我此番回去肯定又要挨骂了。”

  李峰知道柳嫣的身份不是普通人,能让知县大人都为之诚惶诚恐想必定也是官宦世家,而这次谢文元身有重伤不能远行,这正是李峰展现自己的大好机会。

  李峰坐在了柳嫣一侧,笑道:“嫣儿姑娘,不如我代文元兄去可好?”

  柳嫣当下一惊,不可思议道:“你?”

  李峰点了点头:“至少嫣儿姑娘此番回去能够交差也省去挨骂的烦恼了。”

  柳嫣有些慌道:“可是…可是我的意思是母亲喜欢的是戏曲,不是…不是诗词啊。”

  李峰笑道:“无妨,那在下就为老夫人献上一曲,只是相比文元兄怕是就差的远了,到时还希望老夫人和嫣儿姑娘不要嫌弃才好。”

  柳嫣惊喜道:“没事没事,若是公子能去可帮了嫣儿一个大忙了,即便不如谢优伶以公子的才华也好过我们这些普通人吧。”

  李峰起身拱手道:“那在下可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第二日。

  李峰和小岚跟随着柳嫣荷香乘着两辆马车出发了。

  李峰生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坐马车,刚开始很新鲜,之后才发现做马车的痛苦,大概是他一直在和现代舒适的汽车作对比,相比马车的上下颠簸,就算是五菱宏光都要比这马车强上一百倍。

  “坐马车的感觉真好,这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小岚坐在李峰的对面暗自感叹着。

  李峰笑道:“放心,以后等咱们的赌场挣了钱,就让你天天坐马车。”

  小岚有些兴奋的抚摸着马车窗棂上的纹路,期待的点了点头,李峰则看着小岚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李峰的追求可不单单是物质上的,他的目标是苍穹大海,他要以自己脑子里现代化知识的绝对优势赢在唐朝,他要亲手创造一个历史,他要让自己的名字载入这个世界的史册供后人敬仰!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两辆马车穿过数条街道停在了一处大门前,大门前有两护卫身穿甲胄腰佩宝刀分列大门两侧,两尊硕大威严的石狮子蹲在护卫的身后,堂哉皇哉。正红朱漆的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的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两个金色大字‘柳府’。

  红色大门敞开,来来往往贺寿的人不计其数,门口一管家模样的人见马车停下,赶忙上前勤快的将马车上的垂帘撩起,殷勤道:“少主,您回来了。”柳嫣随和的点了点头,在荷香的搀扶下下了马车。

  “哇塞,好气派的宅子啊。”李峰看着柳府的宅子感叹道。

  柳嫣上前笑道:“辛苦公子不远前来,公子请随我进来吧。”

  李峰随着柳嫣越过高高的大门门槛往里走,院内高大红墙环护,绿柳周垂,百花齐艳,四面是抄手游廊甬路相衔,阶下则是圆滑石子漫成的小路,中间有水池、假山和青松点缀。整个院落富丽堂皇,雍容华贵,给人的感觉来的不是一处府邸,而是公园。

  走过石子路穿过两间垂花楼,便来到了柳府贺寿的寿宴厅。

  让李峰感到惊讶的是,来贺寿的人除了一些富庶的员外商人之外还有不少的知县官员,其中就包括那个审判王承安的张县令。

  到了中午时分,宾朋客满,寿星高坐正堂,而另外一男子坐在一侧,想必他定就是柳嫣的父亲。

  宴会进行的热闹而流俗,丝竹之声不绝于耳,席间觥筹交错,言语欢畅,看上去其乐融融。然而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人人都无聊得紧,彼此之间不过寒暄敷衍,歌舞升平不假,却是官官之间数见不鲜的东西,让人只烦不奇。

  “嫣儿,你找的谢优伶为何还没来啊?”席间,老夫人突然问道。

  嫣儿起身欠身道:“回母亲,谢优伶身体欠安不能前来。”

  “不能前来?是不是你给的钱不够,人家不愿意来啊?”老夫人反问柳嫣,脸上隐隐间浮现出了怒色。

  嫣儿回道:“回母亲,谢优伶刚挨了板子,确实不便前来,不过孩儿又找了一个会戏曲的人来,希望母亲欢心。”

  “哦?那还不赶紧请出来让我们大家开开眼?”老夫人怒色消散,满脸的期待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